成佛之道

十方論壇

 

 

搜索
十方論壇 廣場 佛法討論區 立言邪見區
查看: 8200|回復: 40
go

立言邪見區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33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對真見道位唯入地心的偏執見
立言言:『□□兄:
如果你真以為立言『莫非汝已默認,所以才無法回應』,那你就大錯了!立言只是在想要用什麼方式說明才能讓你瞭解七住位開悟與入地心真見道的差別,所以在思索罷了!』
略覆:真見道的悟入是一念相應而悟入的,而且一悟即於諸方大師而不疑,因所悟正真,故能斷疑見,亦能判諸方錯悟大師之落處,不像汝疑見未斷,還大言不慚的在網路上公開自己是證悟者,說巳證解禪宗所悟的阿賴耶識,但心中仍一直有疑,誤以為真見道在入地心,末學也貼攝大乘論釋告知汝,在地前的勝解行地即能悟入,非是在入地心才能悟入。而攝大乘論釋即是成唯識論所依之六經十一論之一,亦是玄奘菩薩所譯。因為汝疑心重是未根熟之人,所以才會對玄奘菩薩所譯之攝大乘論釋有疑,證明汝信力未具足,不能堪忍受持大乘法,還大言不慚的說是個證悟者?這不是貽笑方家嗎?
再者,見道的判位乃是錯綜複雜的,這是因為有關個人對於性障的消除和禪定的功夫及慧力的見地有關,如小乘見道一般,有的因有四禪八定的功夫所以在一見道時就能入阿羅漢位。有的只有初禪以上的功夫,但於四禪八定未自在,故見道時有的位登慧解脫阿羅漢,有的只有三果人而巳,乃至有人無禪定功夫,見道時只是初果或二果人而巳。大乘見道亦復如是,有人一悟即可入初地,可是有的一悟卻只是七住、十住、十行、十迴向等等之差別,因為這是有關個人對性障的消除及禪定的功夫和慧力見地及福德莊嚴..等之差異,及久學菩薩與新學菩薩之關係,才有如是差別。故窥基大師才說菩薩見道依五地的講法,並不是汝所執言的唯四禪見道入初地心態的偏執見。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35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對悟真見道時即入初地心之邪見
立言云:『你也同意真見道的引發須要《辯中邊論述記》卷3:「增上忍位及世第一二空雙印得入真故。」,這種引發的條件 窺基菩薩說得很清楚:「言菩薩(見道)亦依五地。此中料簡世第一法.及增上忍唯第四定。」,也就是在地前四加行之終的「增上忍位及世第一」,那麼在這引發之後一剎那不就是『入地心』了嗎?並不是『七住位』呀!』

略覆:如果真見道引發之後一剎那就能『入地心』,辨中邊論及攝大乘論就不會說真見道的引發在勝解行位了,直接說入初地引發真見道就可以了,何必再說勝解行位引發呢?那麼簡單的邏輯思考怎汝會不知呢?何況攝大乘論釋說見道修道有四處能入而第一見道悟入者乃在勝解行位,第二悟入才在初地,如下:
《攝大乘論釋》卷6:「論曰: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釋曰:入如是類及入行相。今當顯示。意地尋思說名意言。如是意言以大乘法為因而生。此中顯示意言差別。大乘法相等所生者。是此教法為緣生義。
或有即於勝解行地名能悟入。由但聽聞一切諸法唯有識性。深生信解故名能入。
於見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如理通達故者。謂於意言如理通達。云何於此如理通達。謂此意言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
如是通達於修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治一切障故者。謂觀此意言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時。便能對治一切障故.
究竟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離一切障故者。謂善清淨妙智位中。最微細障亦無有故。」
因此真見道證唯識性而相見道未圓滿時不可能是初地之通達位的,要俱足真見道與相見道時才能稱初地之通達位。
因為,窥基大師說見道的體性稍寬,乃至於相見道時,後得智數數發起久時仍然是見道位所攝,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10:「以見道位體性稍寬。乃至相見道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今簡於相,唯真見道。真見道中唯取無間惑滅智生。故說初斷。非相見道亦能斷故。」
以是之故,真見道非如立言兄所說的是初地通達位,而是地前所攝,要於相見道圓滿時才是能入初地的才可以稱通達位,況且窥基大師說見道位體性稍寛,於相見道,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由此可見,相見道位非是一時能立即現觀俱足的,是要修學百法明門的唯識相,一一現觀八個心王與其相應的心所是如何配合,及要深入證知二所現影的十一種色法乃至要了達識之分位、三位差別的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還有了知於此九十四種有為法和合運作時,是如何顯示出六種無為法的。
由此可見,相見道唯識相的修學及現觀是要久時才能完成的,因此窥基大師在述記中才會說見道體性稍寛,玄奘 菩薩於成唯識論中才說初地菩薩於多百門已得自在。所以初見道時(真見道)不可能是初地的通達位,是要相見道圓滿,於百法明門得自在時才是成唯識論所說的通達位,不是立言所說的於增上忍及世第一法悟入時即能入初地心的。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36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略覆立言善士真見道是否為初地的通達位
有關真見道時是否為初地的通達位,成唯識論說要真見道與相見道圓滿,菩薩得此二見道時才是能入初地的,才可以稱通達位,是故見道時不等於通達位,如:
《成唯識論》卷9:「前真見道證唯識性。後相見道證唯識相。二中初勝,故頌偏說。前真見道,根本智攝,後相見道,後得智攝。、、、、、、菩薩得此二見道時生如來家。住極喜地。善達法界得諸平等。常生諸佛大集會中。於多百門已得自在。自知不久證大菩提。能盡未來利樂一切。」
因此真見道證唯識性而相見道未圓滿時不可能是初地之通達位的,要俱足真見道與相見道時才能稱初地之通達位。
因為,窥基大師說見道的體性稍寬,乃至於相見道時,後得智數數發起久時仍然是見道位所攝,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10:「以見道位體性稍寬。乃至相見道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今簡於相,唯真見道。真見道中唯取無間惑滅智生。故說初斷。非相見道亦能斷故。」
再者,要證真如後,於後得智中才能了達依他起性的如幻觀、陽焰觀等八喻,但是這八喻非是真見道中所能全部了知的,乃至相見道圓滿入初地時也只能了達至猶如鏡像的現觀而巳,不能於八喻皆能全部了知,是要於菩薩五地後乃至佛地才能全部了達此八喻,如:
《成唯識論》卷8:「無分別智證真如已,後得智中,方能了達依他起性,如幻事等。雖無始來,心心所法已能緣自相見分等。而我法執恒俱行故不如實知眾緣所引自心心所虛妄變現。猶如幻事、陽焰、夢境、鏡像、光影、谷響、水月、變化所成、非有似有。」
《成唯識論述記》卷9:「論:無分別智至如幻事等。
述曰:先證真如已後得智中。方能了達依他起性如幻事.陽炎八喻等也。非初見位一時雙見。第五地後。及佛能爾。至下當知。」
因此蕭導師判真見道是七住位乃是符合成唯識論及述記所說,所以者何!因蕭導師說十住成就如幻觀、十行就就陽焰觀、十迴向成就如夢觀、初地成就猶如鏡像、二地成就猶如光影、三地成就猶如谷響、四地成就猶如水月、五地成就猶如變化所成。
因此述記才會說此八喻並非最初真見道時能一時雙見(如幻觀、陽焰觀)的,是要五地後及佛地方能了達此八喻的。
以是之故,真見道非如立言善士所說的是初地通達位,而是地前所攝,要於相見道圓滿時才是能入初地的才可以稱通達位,況且窥基大師說見道位體性稍寛,於相見道,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由此可見,相見道位非是一時能立即現觀俱足的,是要修學百法明門的唯識相,一一現觀八個心王與其相應的心所是如何配合,及要深入證知二所現影的十一種色法乃至要了達識之分位、三位差別的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法,還有了知於此九十四種有為法和合運作時,是如何顯示出六種無為法的。
由此可見,相見道唯識相的修學及現觀是要久時才能完成的,因此窥基大師在述記中才會說見道體性稍寛,玄奘 菩薩於成唯識論中才說初地菩薩於多百門已得自在。所以初見道時(真見道)不可能是初地的通達位,是要相見道圓滿,於百法明門得自在時才是成唯識論所說的通達位。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40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略覆立言錯執菩薩真見道唯第四禪之謬見
《成唯識論》卷9:「菩薩起此煖等善根。雖方便時通諸靜慮,而依第四方得成滿。託最勝依入見道故。」
《成唯識論述記》卷9:「此中復言,前方便時通諸靜慮。而依第四方得成滿。即最後入時唯依第四。第四禪望餘禪最勝。要託最勝依入見道故。不依下地入,有菩薩功德。六十九說:雖諸靜慮皆能引發。多依第四靜慮。」
依此成論及述記所說,諸靜慮皆能發真見道,非唯第四禪方能入真見道,但是最後身的菩薩要成佛時必定是要有四禪之定力,不依下地禪入,因為第四禪是最殊勝故,才能斷最後一分所知障隨眠,方能究竟成佛,如是才是成論及述記之真實義。

因此,菩薩證真見道位,非唯第四禪才能入,若依戒慧直往菩薩來說乃先修慧,佛說菩薩於三賢位修四加行及學般若,證悟藏識,生般若慧,漸漸通達而入初地,修學百法明門滿足而入二地;二地持戒清淨及修學千法明門而入三地,三地修增上心學----四禪八定及四無量心,將至滿心位方修五神通,此是戒慧直往菩薩之道。但首要乃在證自真心依此而成就中道觀行,相見道俱足而後隨入初地之無生法忍及二地、三地之無生法忍,依三地無生法忍之般若而修諸禪定,禪定成就具足之後始修習五神通;乃是以般若慧為主,未得三地無生法忍前,不修五神通。聞慧、思慧、證慧不具之汝及羅丹等人,怎會知曉此中道理呢?

又為何末學言,戒慧直往菩薩至三地才修四禪八定呢?有經論為證,如下: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27:「發心出世間、得入於初地、二地淨持戒、三地修諸禪。」
《攝大乘論釋》卷11:「論曰:地中有四者。一依實諦阿僧祇。二依捨阿僧祇。三依寂靜阿僧祇。四依智慧阿僧祇。
釋曰:初地至三地名依實諦地,初地發願,二地修十善法,三地修習諸定並依境界故名依實諦地,四地至六地名依捨地,四地修道品,五地觀四諦。六地觀十二緣生。並依道捨惑故名依捨地。七地八地名依寂靜地。以七地無相有功用。八地無相無功用故。名依寂靜地。九地十地名依智慧地。以九地自得解勝。十地令他得解勝故。名依智慧地。」
《仁王般若經疏》卷6:「三地已還造有漏業,初地行施,二地持戒,三地修八禪有漏定。」
《新華嚴經論》卷24:「三地修八禪。治色無色界煩惱。初地明凡夫發心但有大志樂忻求大法故。三地修八禪者。明上界禪皆息想安定。心而住禪。」
《新華嚴經論》卷25:「初地修檀住世間。第二地修戒明能淨世間。第三地修八定明得出世間。」

復次,菩薩見道亦非唯初地所攝,乃地前三賢位即能般若正觀現前而入見道,生如來智慧家,如新華嚴經論所言,其論如下:
《新華嚴經論》卷27:「如經安立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皆為現前一分生如來智慧家。頓斷三界麁惑。地上漸治習氣,如初地明觀世法。二地以戒波羅蜜以治欲界惑習。三地修四禪八定治上二界惑習。」
《新華嚴經論》卷30:「若以一乘通十住初心得憶念諸佛智慧光明門。名生佛智慧家。名得音聲忍。亦名順無生忍。但為隨行名異故。但約十住初生佛智慧家。約名順佛正智慧無生忍。以十行中名以佛智慧隨行無生忍。以十迴向中以約理智之中。以無畏大願起大慈悲門。和融理智大悲大慈使令均調。名和融大願大悲大智寂用無生忍。此是地前隨行隨順無生忍。」
如此證明,地前巳能真見道證人我空之無生忍,要至初地通達相見道圓滿才能證法我空之無生法忍。又地前之見道非唯獨第四禪才能入,是通諸靜慮皆能入真見道,因此立言善士執言唯第四禪才能入真見道,及菩薩真見道唯初地之通達所攝,乃是不能融會貫通佛法修行次第有千差萬別之差異,如通教迴心轉入別教修大乘者,此皆在迴心前都俱有四禪之定力,故能於真見道證解阿賴耶識時能以第四禪而入,而直往菩薩並不一定唯依第四禪方能入,是故成論、述記及瑜珈地論六十九卷說:「雖諸靜慮皆能引發」,即是此中道理,但是此等道理汝及羅丹等人,怎能知其義呢?唯能茫然不知,如墮五里迷霧之中爾。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43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略覆立言對三摩地的之誤解
立言云:『如果真正依教門增上忍或世第一法發無間定入『真現觀』而『悟入唯識性』的人,立言保證此人必不會認為『散心位』的『心得決定』便是『得四如實智』。所以結論很清楚了:『教門的四加行要依止四種三摩地而成就,而這四種三摩地屬於「五地定」或「六地定」,正覺佛子確實對四如實智有誤會』。
也請正覺佛子們仔細省思補強這部份法義的認知,切莫認為立言在找碴,早一點發現錯誤,便可以及早更正,以免折損福德而不自知,豈不冤枉?!
阿彌陀佛!
立言 合十 』

略覆立言:
汝誤解三摩地的含意了,因為三摩地的含意是很廣的如下:
《瑜伽師地論》卷29:「四三摩地。謂欲三摩地。勤三摩地。心三摩地。觀三摩地。
當知由欲增上力所得三摩地,名欲三摩地。
由勤增上力所得三摩地,名勤三摩地。
由心增上力所得三摩地,名心三摩地。
由觀增上力所得三摩地,名觀三摩地。」
但四加行之定,乃觀三摩地,是屬所緣時,能審諦正思惟觀察,心一境性,如
《瑜伽師地論》卷11:「三摩地者。謂於所緣。審正觀察。心一境性。」
《瑜伽師地論》卷3:「三摩地云何?謂於所觀察事。隨彼彼行,審慮所依,心一境性。」
《瑜伽師地論》卷55:「三摩地云何?謂於彼彼境界,隨順趣向。為審慮依,心一境性。」
《瑜伽師地論》卷77:「云何心一境性?善男子。謂通達三摩地,所行影像,唯是其識。或通達此已。復思惟如性。」
《瑜伽師地論略纂》卷2:「定,令心一境。名心一境性。」
《大乘五蘊論》卷1:「云何三摩地,謂於所觀事,令心一境不散為性。」
《瑜伽師地論釋》卷1:「又三摩地。三摩鉢底。三摩呬多。名有寬、狹。三摩地名目心數中等持一法,通攝一切有心位中。心一境性,通定、散位。」

《成唯識論述記》卷6:「其等持者。平等持心等但於境轉。名為等持。故通定散 」(CBETA, T43, no. 1830, p. 432, c23-25)
語譯:「等持的話,是心平等持心,此等能轉移所觀境界,名為等持,故等持是通於定心位及散心位中。」

因此三摩地的意思是於所觀境中能心一境性等持所觀法,又三摩地是通攝一切的有心位中比皆有,是令心專注於境性上思惟,是通於定心位及散心位,不是入定位時才能稱三摩地。

[ 本帖最後由 思亮 於 2009-4-1 21:44 編輯 ]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46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云:『請問你一個問題:
窺基菩薩說:『入地菩薩名為勝者。彼契唯識故能證解阿賴耶識。』
《成唯識論》說:「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名為勝者。彼能證解阿賴耶識。」,
這是不是你所知道的真見道?可以發表你的看法嗎?
立言 合十 』
略覆:
立言真會斷章取義,自生妄解,看看窺基大師底下是如何說的,
《成唯識論述記》卷4:「述曰:不問地上.地前菩薩皆名勝者。佛皆為說。地前雖猶未能證解。而能信解不生誹謗。希求此識轉依之果。故亦為說。我即世尊自指稱也。開示對於若我.若法。皆准前解。不說地上已前同故。」
如是述記言『不問地上.地前菩薩皆名勝者』,而勝者乃為『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名為勝者。彼能證解阿賴耶識。』又見道有真見道之總相智的我空與相見道之別相智的法空,菩薩得此二見道時才登初地,因親證二空(人我空及法我空)所顯真如故。
而文中的『地前雖猶未能證解者』,乃說對阿賴耶識的相見道觀行未能圓滿證解,因相見道的觀行是要修百法明門,而五位百法的現觀不是一時就能具足的,所以窺基大師於
《成唯識論述記》卷10才說:「以見道位體性稍寬。乃至相見道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今簡於相唯真見道。真見道中唯取無間惑滅智生。故說初斷。非相見道亦能斷故。」
不是說地前不能證解阿賴耶識,因地前有真見道的證解唯識性,於後相見道證唯識相圓滿者才能住極喜地。如,
《成唯識論》卷9:「前真見道證唯識性,後相見道證唯識相。二中初勝故頌偏說,前真見道根本智攝、後相見道後得智攝。、、、、菩薩得此二見道時生如來家,住極喜地,善達法界得諸平等。常生諸佛大集會中。於多百門已得自在。自知不久證大菩提。能盡未來利樂一切。」
復次,攝大乘論釋說見道修道有四處能入而第一見道悟入者乃在勝解行位,第二悟入才在初地,如下:
《攝大乘論釋》卷6:「論曰: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釋曰:入如是類及入行相。今當顯示。意地尋思說名意言。如是意言以大乘法為因而生。此中顯示意言差別。大乘法相等所生者。是此教法為緣生義。
或有即於勝解行地名能悟入。由但聽聞一切諸法唯有識性。深生信解故名能入。
於見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如理通達故者。謂於意言如理通達。云何於此如理通達。謂此意言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
如是通達於修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治一切障故者。謂觀此意言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時。便能對治一切障故.
究竟道中如是悟入。今當顯示離一切障故者。謂善清淨妙智位中。最微細障亦無有故。」
這是之前問汝的問題,在地前勝解行位已能悟入真見道,初地再圓滿相見道之觀行是第二悟入,汝至今皆未回應,莫非汝已默認,所以才無法回應,但是汝心中仍有所不服,因信力未具足故,非是根熟菩薩,所以再次斷章取義,將成唯識論所說證解阿賴耶識名為勝者謬執唯入地心,不明地前根熟菩薩也亦名勝者,如今未學將述記所說勝者的真正義理是轉貼如上,再次的讓汝百口莫辯,證明汝不是法義膚淺,就是故意曲解。
至於地前的根熟菩薩窥基大師說為七住之證據如下:
《金剛般若論會釋》卷1:「此中總顯根熟菩薩在七住後.不退位中。未熟菩薩在六住前可退位內故。瑜伽論說:能成熟有六種住。又勝解行位亦名能熟。即是此中在七住。」
金剛仙論亦說根熟不退菩薩能觀三種謂:一遍計所執自性、二依他起自性、三圓成實自性。 二諦謂:世俗諦與勝義諦。及二種無我謂:人無我、法無我。而能觀此者,當知需以真見道無分別智之基礎現觀才能如是成就,若圓滿者才能入於初地,如:
《金剛仙論》卷1:「地前菩薩復有二種:一者外凡。二者內凡。就內凡菩薩復有二種:一根熟。二者根未熟。今言善護念者,嘆如來善護地前姓種解行根熟菩薩。善付屬者,嘆付屬習種性中根未熟菩薩。此二種菩薩所以言護念付屬者。若如來不護念付屬者。此菩薩起心發行,所觀境界容有錯謬退失。不能決定入於性地。乃至或時逕劫住世不能速入初地。故須如來護念付屬也。
根熟者。性種解行中。觀三種、二諦、二種無我。一大僧祇欲滿不滿。欲證彷彿見理。無生法忍光明已現在前分中。具足功德智惠二種莊嚴等。八萬四千諸波羅蜜決定能證。初地永不退失。故名根熟。」
又窥基大師之根熟菩薩見道之判定是同於金剛仙論及菩薩瓔珞本業經的,如
《菩薩瓔珞本業經》卷2:「佛子!入無生畢竟空界。心心常行空無相願故。名不退住。」
《菩薩瓔珞本業經》卷1:「若修第六般若波羅蜜正觀現在前。復值諸佛菩薩知識所護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
以上證明地上、地前皆名為勝者,彼皆能證解阿賴耶識,在地前的勝解行位之根熟菩薩即能悟入真見道而證解阿賴耶識,不是立言所謬解的地上唯名勝者,立言於諸論法義無法融會貫通,才會妄解成論與述記之文義,自妄情解,於攝大乘論釋說地前的勝解行位能悟入之說於心中無法信受,而誤會窺基大師及玄奘菩薩也!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15:55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略覆立言善士對真道要有第四禪的定力之謬解
略覆:
有關真見道是否真要第四禪的定力,於四加行位(暖位--明得定、頂位--明增定、忍位--印順定、世第一法位--無間定)的定來說,非是禪定的定,而是「心得決定」的意思,如
《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三麼地者,此云等持,於所觀境令心專注不散為性,智依為業。謂得、失、俱非境中,由定令心專注不散,依斯便有決定智,生心專注言顯,所欲住即便能住,非唯一境;不爾,見道歷觀諸諦,前後境別,應無等持也。」(CBETA, T44, no. 1836, p. 48, a19-24)
語譯:「三摩地是定的別稱,這裏說為等持,也就是於所觀境中能令心專心不散作為其體性,而決定智是依此作為業用。如得、失境及非得非失之境中,由於定能令心專注不散,依此便有了決定智,這定心所的引生是由於心的專注而顯示的,想要定住即便能夠定住,而且這不是只有一境而已;不然的話,於相見道中的安立諦的二種四諦十六心之現觀,前後境是不同的,那應該沒有等持。」
註:而這裏的見道為何不是真見道呢?因為真見道是一念相應只緣證二空所顯真如,不緣四諦十六心,歷觀四諦十六心是相見道位所觀,非真見道故。
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9:「以真見道但總緣真。諸論共說。」
語譯:「以真見道只總緣真如,不別緣四諦,諸論都共同這樣說的。」

《成唯識論》卷9:「以相見道緣四諦故。」

復次《辯中邊論述記》卷2:「述曰:次世第一法前位,及與世第一法。皆能發起真見道」
因此於上品忍的印順定及世第一法的無間定所發起的真見道,非是禪定的定,而是心得決定的意思,因為禪是般若,非是禪定之意。所以六祖才會說:「唯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又說禪定是二法非是佛法,因為禪定是通外道法,而佛法是不二之法。又成唯識論的論主玄奘菩薩巳是登地菩薩,但於捨壽前皆無四禪的定力,請問玄奘菩薩沒有真見道嗎?六祖當年於忍和尚處初悟時亦無四禪的定力,難道六祖也沒有真見道嗎?如果真見道位皆要有第四禪的定力,那歷代開悟的祖師就沒幾個符合這個標準的。

又照立言所言真見道是屬通達位,但通達位是初地所攝,莫非立言善士認為一悟即可入初地菩薩耶?

[ 本帖最後由 思亮 於 2009-4-1 21:39 編輯 ]

Rank: 1

發表於 2007-8-6 20:31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這位專立胡言的立言網友說:《《禪心兄,你知道為甚麼立言常常在羅丹兄回應之後,等半天才回應你嗎?你知道原因嗎? 因為羅丹兄對教理的見地深厚,常常將立言想要講的重點點出來了!所以便讓它榜示半天不遮蔽它。》》(Sat.07/21, 2007 11:34 pm)
這立言網友自稱禪宗明心、已明得阿賴耶識,卻讚歎主張「第八識是方便施設法教」羅丹教理見地深厚。
任何證得阿賴耶識之人,皆可現觀阿賴耶識之真實性與如如性,都不會同意羅丹所說「第八識是方便施設法教」的破法言論。
所以這立言網友自稱明心,連鬼都不相信喔!

Rank: 1

發表於 2007-8-7 08:35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云:【所謂疑不疑,那要看什麼事而定!
比如說,有人學了小學算術便以為天下無敵,從此不疑還有更高深的數學,這叫做『自大』而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瞭解嗎?
還有啊,雖然『攝大乘論10卷本』是 玄奘菩薩所譯,但是他老人家也是有所抉擇,所以才會說:「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名為勝者。彼能證解阿賴耶識。」,這就表示 玄奘菩薩所認定的『勝者』指的是『已入見道諸菩薩眾得真現觀者』,他老人家的標準比較嚴格。就好像成論另一處說:『菩薩起此煖等善根。雖方便時通諸靜慮而依第四方得成滿。託最勝依入見道故。』也是一樣, 玄奘菩薩要求入他所說的『菩薩見道』的標準是要依第四禪入!既然,我們現在談的是『成唯識論』,當然要以 玄奘菩薩的觀點為準來談。
成論所說的真見道是『謂即所說無分別智。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兄,你自己摸摸良心說話,七住位最低層次開悟者可有『實斷二障分別隨眠』?你敢違背自己良心且無懼於犯大妄語罪業說有嗎?如果七住位開悟明心時尚未能『實斷二障分別隨眠』!請問你,主張『七住位開悟明心便是成論真見道』不是犯大妄語罪嗎?』
這就是立言覺得悲傷之處!道理那麼明顯,汝等正覺佛子卻視而不見!
立言 無言+搖頭+嘆息! 】
略覆立言:
見道斷的三縛結—斷我見、疑見、戒禁取見,是出世間法,汝拿世間法算術的不疑來類比見道所斷之疑見,不正顯示汝之外行嗎?這會讓人覺得汝是個沒有出世間智慧的人耶!
成論的第四禪最勝依入見道,乃以最高品質入見道來說,但非唯執第四禪才能入見道的,否則述記也不會說菩薩見道亦依五地之言,又玄奘菩薩所譯的攝大乘論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說於勝解行位就能悟入,但汝卻偏執言悟入時唯初地,非地前的勝解行位,汝的這種偏執見分明是在與世親菩薩及玄奘菩薩在作對、唱反調啊!
復次,分別隨眠者乃煩惱、所知二障種子之別名,於中有見道所斷及修道所斷之別,而成論中言:實斷二障分別隨眠者乃是初斷之意,此二障分別隨眠亦非相見道能斷的,如述記言: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十:「論:煩惱障中見所斷種,於極喜地見道初斷。彼障現起地前已伏。
述曰:以見道位體性稍寬,乃至相見道位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今簡於相,唯真見道。真見道中唯取無間惑滅智生,故說初斷,非相見道亦能斷故。」
但以上之文立言卻不解其義。謂煩惱障中見道所斷之異生性種子,體性粗故,斷抑不斷,易可得見,故說煩惱障相應之見道所斷異生性種子,為三乘見道所共斷者;是故聲聞初果所斷之煩惱障中見道所斷異生性種,菩薩於佛菩提道之真見道時亦已同時斷盡之,是故說為「分別所斷、三乘共斷、易可得見。」然而所知障中之見道所斷異生性分別種子(分別相應之種子者,謂意識貪瞋分別所生之異生性種子也),則不與二乘共論,其體性深細寬廣,極難斷盡,唯有親證法界實相心體之阿賴耶識時,方能初斷少分,而猶未能盡之,非諸二乘聖人所能斷其少分者;是故要待真見道位後之相見道位中,多劫進修相見道諸法之後,「於極喜地見道初斷」,此時方能斷盡;是故成論中說「以見道位體性稍寬,乃至相見道位後得智起位久時,猶名見道」,意在此也!
然而初見道時之真見道位,非不斷之,唯是初斷少分而未能盡,是故
成論云:「真見道中唯取無間惑滅智生,故說初斷,非相見道亦能斷故。」此謂真見道位明心之時,唯得根本智無間惑滅智,此無間惑滅之智,乃說初真見道明心時之多剎那間所起無間滅惑之智,此智粗淺,只能斷煩惱障中見道所斷之異生性種子,而不能斷盡所知障中見道所斷之異生性種子。
然而此無間惑滅之智,雖然只是根本智,雖然其智粗淺,唯斷所知障中見道所斷之極少分異生性,而此極少分異生性卻不是相見道位所能滅除者,必須是觸證阿賴耶識心體之多剎那無間之際所得根本智方能滅除者;然後要依此無間惑滅智為基礎,方能進修相見道位諸法故。此位由多剎那間證得無間惑滅智故,初斷所知障中,見道所斷的異生性種子,而未能斷盡,要在後後時之相見道滿足時,方能斷盡。
成唯識論的意思如是極明鮮,汝詳細思後,應當可知 !然而若未能如實了知真見道與相見道的差異分別者,則往往會誤會,如同立言汝因文字障重而誤解成論與述記之義旨。
由是故說:煩惱障中見道所斷之分別生異生性種子,於斷除我見之時立時斷盡;但是所知障中見道所斷的分別生異生性種子,於前真見道時唯斷少分,要依其後之相見道加行功德,方能在始入初地心時斷盡;初地入地心位,函蓋真見道之明心七住位及相見道等23心故。
因此所知障中見道所斷的分別生異生性種寬廣深細而難斷,必須悟後23心之無數劫進修已,方能斷盡;非如煩惱障中見道所斷分別生異生種之狹窄易斷、之見道頓斷也。(以上部份內容摘自燈影一書)
由此可知:所知障中見道所斷,分別隨眠之所生異生性種極為寬廣深細,非是立言所能了知,若只讀成唯識論,而不配合述記乃至掌中樞要來閱讀,是很容易誤解成唯識論之真實義的。而此二障之分別隨眠之甚深意對立言來說,也只能無言(無言以對)+搖頭(吾不能知也)+嘆息(怨歎吾不及也)!罷了(作罷了!)

Rank: 1

發表於 2007-8-14 18:29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zhenghua 發表於: Tue.08/14, 2007 10:08 am  (註:發表位置於其他網站)
立言 發表於: Sat.08/11, 2007 01:29 pm
zhenghua 兄:
何須爭執那些支節末微的事,看看底下的新證據吧!
《菩薩地持經》卷10:「菩薩於解行地入歡喜地。云何離惡趣報。是菩薩於解行地。依世俗淨禪集菩提具。於百一十苦眾生修悲愍心。為惡趣眾生久處惡道如己舍宅。於此學無上菩提故。堪忍能為一切眾生作除苦因。一切眾生三惡道業。以清淨心願悉代受。畢竟修行一切善業修習正願。以世俗淨禪正願力故。惡道煩惱染污受身不久得斷。菩薩轉惡道身。諸惡道業一切不行。是名菩薩離諸惡趣。過解行地入淨心地。」
《瑜伽師地論》卷49:「問菩薩從勝解行地。隨入淨勝意樂地時。云何超過諸惡趣等。答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於如前說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哀愍無餘思惟。由此修習為因緣故。於彼色類諸有情所。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由是因緣為利惡趣諸有情故。誓居惡趣如己舍宅。作是誓言。我若唯住如是處所。能證無上正等菩提。亦能忍受。為除一切有情苦故。一切有情諸惡趣業。以淨意樂。悉願自身代彼領受苦異熟果。為令畢竟一切惡業永不現行一切善業常現行故心發正願。彼由修習如是世間清淨靜慮悲願力故。一切惡趣諸煩惱品所有麁重。於自所依皆得除遣。由此斷故菩薩不久獲得轉依。於諸惡趣所有惡業畢竟不作。於諸惡趣決定不往。齊此菩薩說名超過一切惡趣。亦名超過勝解行地。亦名已入淨勝意樂地。」

看到了嗎?《菩薩地持經》和 玄奘菩薩西天取經帶回的《瑜伽師地論》『菩薩地品』裡頭,都說「菩薩於解行地入歡喜地。云何超過諸惡趣等。」或「問菩薩從勝解行地。隨入淨勝意樂地時。云何超過諸惡趣等。」要『依世俗淨禪集菩提具』、『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這麼明確 彌勒菩薩說『要先修習世俗淨禪』才能夠『一切惡趣諸煩惱品所有麁重。於自所依皆得除遣。』!
知道什麼是『淨禪』嗎?
答:『第四禪捨念清淨』簡稱『淨禪』。
1.立言閣下謂:「何須爭執那些支節末微的事,看看底下的新證據吧!」閣下諸多說法為人所破,答不出他人之質疑,便說:「何須爭執那些支節末微的事!」!立言閣下,那些「支節末微的事」你都無法答覆了!不是「支節末微的事」對你而言更是有問題了!故閣下至今對後學暨其他師兄仍有許多問題皆未答覆!但既然閣下自認為已找到新證據,那便來瞧瞧閣下的新證據為何?
2.立言閣下舉《瑜伽師地論卷49》為證,並認為該中所說「世間清淨靜慮」即是禪定(或說是第四禪定)!但真是如此嗎?我們來解析看看便知:
問:菩薩從勝解行地,隨入淨勝意樂地時,云何超過諸惡趣等?
答: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

此中問:菩薩從勝解行地,隨入淨勝意樂地時,云何超過諸惡趣等?
回答說: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的緣故等!

但是,是如何的依止世間清淨靜慮而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呢?接下來便有解說!
於如前說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哀愍無餘思惟。
此處說:對之前所說的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對於他們的哀愍無餘思惟。
注意到了嗎?此中已經點出,所謂的依止世間清淨靜慮,主要所指並不是禪定或是第四禪定,而是修習對於論中之前所說的百一十苦諸有情類起哀愍心的無餘思惟,依止於此,並且心得決定!
到此不是已經很明白了嗎!若覺證據不夠,以下論中便對依止修習此哀愍無餘思惟做更進一步之解說!
由此修習為因緣故,於彼色類諸有情所,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
由是因緣為利惡趣諸有情故,誓居惡趣如己舍宅。
作是誓言:我若唯住如是處所,能證無上正等菩提,亦能忍受,為除一切有情苦故。一切有情諸惡趣業,以淨意樂,悉願自身代彼領受苦異熟果,為令畢竟一切惡業永不現行,一切善業常現行故心發正願。

上述就是上所言菩薩所依止之世間清淨靜慮(思惟),故而能發起種種哀愍意樂及悲意樂,一般禪定能證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嗎?故如上所述此處更證明了此論中所謂之「世間清淨靜慮」所指並非禪定或第四禪定!
到此證據應該夠了吧!如果覺得不夠,論文接下來還有!
彼由修習如是世間清淨靜慮悲願力故,一切惡趣諸煩惱品所有麁重,於自所依皆得除遣。由此斷故菩薩不久獲得轉依,於諸惡趣所有惡業畢竟不作,於諸惡趣決定不往,齊此菩薩說名超過一切惡趣,亦名超過勝解行地,亦名已入淨勝意樂地。
注意到了嗎?此中說:「彼由修習如是世間清淨靜慮悲願力故...」,「如是世間清淨靜慮悲願力」所說的「如是」是如什麼是呢?就是如上所說的修習哀愍無餘思惟以致於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等等!所以論中不是早就已經對此中所說的: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之「世間清淨靜慮」為何做出說明了嗎?而菩薩轉依於此,因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等故能於諸惡趣所有惡業畢竟不作,於諸惡趣決定不往等等,而成就已入淨勝意樂地。若是靠一般禪定之力能於諸惡趣所有惡業畢竟不作嗎?
而立言閣下所引《菩薩地持經卷10》:
「菩薩於解行地入歡喜地。云何離惡趣報。是菩薩於解行地。依世俗淨禪集菩提具。於百一十苦眾生修悲愍心。.........菩薩轉惡道身。諸惡道業一切不行。是名菩薩離諸惡趣。過解行地入淨心地。」
其中所說:「是菩薩於解行地。依世俗淨禪集菩提具。於百一十苦眾生修悲愍心。」不正是《瑜伽師地論卷49》中所說的「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於如前說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哀愍無餘思惟....」等等嗎?
又上所引《菩薩地持經卷10》中亦說:「堪忍能為一切眾生作除苦因,一切眾生三惡道業,以清淨心願悉代受。畢竟修行一切善業修習正願....」
上述不也正說明了此中所謂「世俗淨禪」並不是指第四禪定,而是以以清淨心願悉代受一切眾生三惡道業等,並依於此而心能得定,故能諸惡道業一切不行,以致於過解行地入淨心地!
故上述《瑜伽師地論卷49》中所說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之「世間清淨靜慮」,及《菩薩地持經卷10》此段經文中所說「世俗淨禪」並非是如立言閣下所言是一般禪定或第四禪定,而是指「於如前說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哀愍無餘思惟。」依止於此,並且心得決定!而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以致於過解行地入淨心地!
3.上述後學所說之菩薩心能得定,有其他經典能證明嗎?當然有: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九十二 第十五靜慮波羅蜜多分之二》中有提到種種菩薩心定,舉例如下:
爾時滿慈子白佛言:「世尊!齊何應知菩薩心定?」
爾時佛告滿慈子言:「若諸菩薩摩訶薩眾,隨見彼彼諸有情時,便作是念:我當精勤修菩薩行,證得無上正等覺時,決定當令彼有情類入無餘依般涅槃界,或證無上正等菩提。齊此應知菩薩心定........若諸菩薩摩訶薩眾,於一切處心得定已,應知名為安住靜慮波羅蜜多。」

《般若綱要卷九》則將其濃縮為:
滿慈子白佛言:「齊何應知菩薩心定。」
佛言:「菩薩見彼有情,便作是念:我當精勤修菩薩行,證得無上正等覺時,決定當令有情入無餘依涅槃界,或證菩提,乃至方便勸導,修行一切法,安住此已。即持如是所集善根,迴向趣求一切智智。
齊此應知菩薩心定。若於一切處心得定已,應知名為安住靜慮波羅蜜多。」

《大寶積經卷第一百一十五  無盡慧菩薩會第四十五》
佛告舍利弗:「善男子善女人,若聞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心得決定不驚不怖不沒不悔,當知是人即住不退轉地。」
综合上述佛經菩薩論可知:立言閣下你又錯解經論之意矣!
================================

以下為對羅丹閣下意見之補充說明:(2007/8/14 17:20)
羅丹 發表於: Tue.08/14, 2007 10:22 am
呵呵,蕭平實弟子,拜託,此中「靜慮」不是指禪定,是甚麼?《丁福保: 佛學大辭典》解釋「靜慮」:「(術語)梵語:耶演那 Dhya^na,譯為靜慮。七種定命之一。見三昧條。此靜慮有生定之二種,為生於色界四禪天,修其禪定,謂之四種定靜慮(見四禪定條)。其所生之天處,謂之四種生靜慮。」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九十二 第十五靜慮波羅蜜多分之二》中有提到種種菩薩心定,舉例如下:
爾時滿慈子白佛言:「世尊!齊何應知菩薩心定?」
爾時佛告滿慈子言:「若諸菩薩摩訶薩眾,隨見彼彼諸有情時,便作是念:我當精勤修菩薩行,證得無上正等覺時,決定當令彼有情類入無餘依般涅槃界,或證無上正等菩提。齊此應知菩薩心定........。
若諸菩薩摩訶薩眾,於一切處心得定已,應知名為安住靜慮波羅蜜多。」
羅丹閣下禪定(四禪等)只是靜慮之一種,不是全部,觀上述《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即知,閣下莫要僅信《佛學大辭典》卻不信佛經!
羅丹 發表於: Tue.08/14, 2007 10:22 am
看清楚原文吧──《瑜伽師地論》卷49〈3地品〉:「問菩薩從勝解行地。隨入淨勝意樂地時。云何超過諸惡趣等。答是諸菩薩依止世間清淨靜慮。於勝解行地已善積集菩提資糧。於如前說百一十苦諸有情類。修習哀愍無餘思惟。由此修習為因緣故。於彼色類諸有情所。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
菩薩依止世間禪定,並在這基礎上積集種種福慧資糧....其次,關於「哀憫眾生」等語,即應納入「四無量心」的修習,這無量心同樣也是定力展現,且,別忘了,「四無量心」亦是佛陀叮囑菩薩的必修功課!!
羅丹閣下,此處經論中所說雖亦是講述「四無量心」的修習,並依此得哀愍意樂及悲意樂而積集菩提資糧!但此中所說並非是指依世間禪定(特別指第四禪),而來積集菩提資糧!
故並非如立言閣下所說,必須依止於第四禪才能才能夠『一切惡趣諸煩惱品所有麁重。於自所依皆得除遣。』!
而是依止於「修習哀愍無餘思惟」,才能夠『一切惡趣諸煩惱品所有麁重。於自所依皆得除遣。』!
也不是如羅丹閣下所說:必須依止世間禪定(特別指第四禪)才能「修習哀愍無餘思惟」(四無量心)!
有《成唯識論》為證:《成唯識論卷第九》
此位(指資糧位)未證唯識真如,依勝解力修諸勝行,應知亦是解行地攝。所修勝行,其相云何?
略有二種,謂福及智。諸勝行中,慧為性者,皆名為智,餘名為福。且依六種波羅密多,通相皆二,別相前五說為福德,第六智慧。
或復前三唯福德攝,後一唯智,餘通二種。
復有二種,謂利自他。
所修勝行,隨意樂力,一切皆通自他利行。
依別相說,六到彼岸,菩提分等自利行攝,四種攝事、
四無量等,一切皆是利他行攝。
如是等行差別無邊,皆是此中(資糧位)所修勝行。

上述論中之文說在資糧位中需修學四無量心,資糧位中一定要俱足四禪嗎?羅丹閣下,汝等說入初地一定要四禪,並說加行位亦需俱備四禪等,現在該不會又說資糧位也要具備四禪吧!
修習四無量心並不一定要具備四禪,但若能具備四禪再來修學,則是以勝入!不止《成唯識論》中做如此相類似之說,其他經典中也有此說,如《菩薩地持經卷第一》中說:
云何為福?云何為智?
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是名為福;
般若波羅蜜,是名為智;
禪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各有二分:一者福分,二者智分。

依禪故,修四無量等,是名福分。
依禪故修陰界入巧便,處非處巧便,觀苦習滅道,善不善法,有罪無罪法。下法上法,垢法淨法,及諸緣起,皆能如實分別觀察,是名智分。
依精進故,修行施、戒、四無量等,是名福分。
依精進故修聞思修惠、陰巧便等如前說,是名智分。
如是福、智略說六種,廣說則無量。

上經文中雖說:依禪故,修四無量等,是名福分。但也說:依精進故,修行施、戒、四無量等,是名福分。也就是說修學四無量心並不是一定要依止於四禪!
羅丹 發表於: Tue.08/14, 2007 10:22 am
搞清楚了──四無量心就是禪定一種,你若瞭解這一點,就不會像樓上這樣胡言亂語啦。
若依照羅丹閣下所言:四無量心就是禪定一種,而後學上述所引經論又說修學四無量心並非一定要依止於四禪此種禪定!
所以四無量心就是四禪八定以外的另一種禪定囉!
所以羅丹閣下上述所說靜慮僅能說是禪定(指四禪八定等)之向來主張也就不攻自破了!

Rank: 1

發表於 2007-8-14 19:02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下文 大部分文章 zhenghua 曾於 Mon.08/13, 2007 12:42 pm 發表於其他網站,內容並曾參考禪心師兄之論)
立言 發表於: Sat.08/11, 2007 06:06 pm
玄奘菩薩所譯『大般若波羅蜜經』也說『往昔菩薩摩訶薩眾皆依靜慮波羅蜜多,隨意所樂引發般若波羅蜜多』、『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趣入正性離生,證會真如捨異生性。』?
羅丹 發表於 Mon.08/13, 2007 10:50 am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401-600卷》卷591:「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趣入正性離生。證會真如捨異生性。」
釋尊在這部經典裡已經表明了很清楚了──證入初地必以第四禪入。還有甚麼疑義呢?
依立言及羅丹上述之言,現在就再來仔細看一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401-600卷》卷591〈第十五會靜慮波羅蜜多分〉中到底是如何說!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住王舍城鷲峯山中,與大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具壽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云何方便安住靜慮波羅蜜多?」

此處說: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是菩薩摩訶薩,是大菩薩,不是外道也不是剛發心的菩薩!
爾時世尊告舍利子:
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應先入初靜慮,既入如是初靜慮已應作是念:
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作所應作身心寂靜,故此靜慮於我有恩,今復應入作所應作,此為一切功德所依。

以上從初靜慮一直到第四靜慮,後面接的經文都是既入如是靜慮(初靜慮至第四靜慮)已應作是念:
「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作所應作身心寂靜,故此靜慮於我有恩,今復應入作所應作,此為一切功德所依。」
以上說這些菩薩摩訶薩入如是靜慮(初靜慮至第四靜慮)都作是念:「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註:初禪至四禪),作所應作身心寂靜」這表示什麼?表示這些菩薩摩訶薩,都已經證過無數次的初禪到四禪了,而且久遠劫以前就已經「作所應作身心寂靜」,不是現在才第一次修證諸禪定,也不是第一次「作所應作身心寂靜」!
審如此這些已經證過無數次初禪到四禪,而且作所應作身心寂靜的菩薩摩訶薩們,會僅是第一次入初地菩薩的菩薩嗎?甚至是還從未證悟過的凡夫嗎?
此中不是已經很明顯的表達出此中所說菩薩摩訶薩,是指即將要證無上正等菩提的最後身菩薩嗎?
這樣證據還不夠嗎!?若覺得不夠,那再接著看下去:
此菩薩摩訶薩(註:即上述已經證過無數次初禪到四禪,而且作所應作身心寂靜的菩薩摩訶薩們),既入如是四靜慮已復應思惟:
此四靜慮於諸菩薩摩訶薩眾有大恩德,與諸菩薩摩訶薩眾為所依止。
謂諸菩薩摩訶薩眾將得無上正等覺時,皆漸次入此四靜慮。既入如是四靜慮已,依第四靜慮引發五神通,降伏魔軍成無上覺。
往昔菩薩摩訶薩眾皆修靜慮波羅蜜多我亦應修;
往昔菩薩摩訶薩眾皆學靜慮波羅蜜多我亦應學;
往昔菩薩摩訶薩眾皆依靜慮波羅蜜多,隨意所樂引發般若波羅蜜多,我亦應依如是靜慮波羅蜜多,隨意所樂引發般若波羅蜜多。

很顯然的此段落中之「此菩薩摩訶薩」就是上段經文中已經是「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註:初禪至四禪),作所應作身心寂靜」的菩薩摩訶薩們!
而此段經文更明白的指出:
此菩薩摩訶薩應作是念:「謂諸菩薩摩訶薩眾將得無上正等覺時,皆漸次入此四靜慮。
(註:此中所指「皆漸次入此四靜慮」即是上段經文中所說:「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正等菩提,應先入初靜慮,既入如是初靜慮已應作是念:
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作所應作身心寂靜,故此靜慮於我有恩,今復應入作所應作,此為一切功德所依。」
一直到到入第四靜慮。)
故此中之「此菩薩摩訶薩」所指正是指即將得無上正等覺之最後身菩薩!而此最後身菩薩思惟往昔的最後身菩薩都做了哪些示現,現在我亦應如是,故才有:「
謂諸菩薩摩訶薩眾將得無上正等覺時,皆漸次入此四靜慮。既入如是四靜慮已,依第四靜慮引發五神通,降伏魔軍成無上覺。
往昔菩薩摩訶薩眾皆修靜慮波羅蜜多我亦應修;
………..」等等!故此段落所說亦是最後身菩薩,而且說的很清楚明白,這樣證據還不夠嗎!?若認為不夠下一段還有證據!
又舍利子,
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趣入正性離生,證會真如捨異生性。
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

是什麼菩薩能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當然是最後身菩薩!初開悟的菩薩能嗎?初入初地的菩薩能嗎?當然不能!
故整篇經文從說證禪定思惟「我從無際生死以來,數數曾入如是靜慮(註:初禪至四禪),作所應作身心寂靜」的菩薩摩訶薩,一直到「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其中之菩薩摩訶薩都是在說最後身菩薩!
審如此則與「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同一段落,在其上之「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趣入正性離生,證會真如捨異生性。」其中之「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當然是在說最後身菩薩。
否則在其下文之「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如何能成立?否則上下文又要如何連貫呢?
從以上所說故知此處經文:
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趣入正性離生,證會真如捨異生性。
一切菩薩摩訶薩眾無不皆依第四靜慮,方便引發金剛喻定,永盡諸漏證如來智。」
其中之「一切菩薩摩訶薩眾」正是指最後身菩薩!

Rank: 1

發表於 2007-8-19 21:59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對修四無量心所觀一百一十苦與相見道所斷一百一十二分別隨眠混為一談之邪見
立言云:『此根本煩惱中,『見道所斷欲界四十。上界各三十六。』,欲界40+色界36+無色界36=112種。簡略說為『百一十苦』,知道了嗎?其中還有更微細的部份,力言就暫時不說了!
將入地菩薩因為悲愍三界眾生受這『百一十苦』而輪轉生死,所以『依止世俗淨禪』無餘思惟,尋求其對治道。你以為不入禪定可以觀察到色界苦嗎?你以為不入「世俗淨禪」可以真實體證到色界苦的解脫嗎?不要那麼天真了吧!』
略覆:
立兄請問百一十苦與相見道所斷的一百一十二種分別隨眠是一樣的嗎?這110是等於112嗎?不知汝的數學怎會那麼差?
請看瑜伽師地論是如何講解這一百一十苦,如下:
《瑜伽師地論》卷44:「何等名為百一十苦?
謂有一苦。依無差別流轉之苦。一切有情無不皆墮流轉苦故。復有二苦:
一欲為根本苦。謂可愛事若變若壞所生之苦。
二癡異熟生苦。謂若猛利體受所觸。即於自體執我我所。愚癡迷悶生極怨嗟。由是因緣受二箭受。謂身箭受及心箭受。
復有三苦:一苦苦。二行苦。三壞苦。
復有四苦:
一別離苦。謂愛別離所生之苦。二斷壞苦。謂由棄捨眾同分死所生之苦。三相續苦。謂從此後數數死生展轉相續所生之苦。四畢竟苦。謂定無有般涅槃法諸有情類。
五取蘊苦。復有五苦:
一貪欲纏緣苦。二瞋恚纏緣苦。三惛沈睡眠纏緣苦。四掉舉惡作纏緣苦。五疑纏緣苦。
復有六苦:
一因苦。習惡趣因故。二果苦。生諸惡趣故。三求財位苦。四勤守護苦。五無厭足苦。六變壞苦。如是六種總說為苦。
復有七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會苦。六愛別離苦。七雖復希求而不得苦。
復有八苦:一寒苦。二熱苦。三飢苦。四渴苦。五不自在苦。六自逼惱苦。謂無繫等諸外道類。七他逼惱苦。謂遭遇他手塊等觸蚊虻等觸。八一類威儀多時住苦。
復有九苦:一自衰損苦。二他衰損苦。三親屬衰損苦。四財位衰損苦。五無病衰損苦。六戒衰損苦。七見衰損苦。八現法苦。九後法苦。
復有十苦:一諸食資具匱乏苦。二諸飲資具匱乏苦。三騎乘資具匱乏苦。四衣服資具匱乏苦。五莊嚴資具匱乏苦。六器物資具匱乏苦。七香鬘塗飾資具匱乏苦。八歌舞伎樂資具匱乏苦。九照明資具匱乏苦。十男女給侍資具匱乏苦。
當知復有餘九種苦:一一切苦。二廣大苦。三一切門苦。四邪行苦。五流轉苦。六不隨欲苦。七違害苦。八隨逐苦。九一切種苦。一切苦中復有二苦:一宿因所生苦。二現緣所生苦。
廣大苦中復有四苦:一長時苦。二猛利苦。三雜類苦。四無間苦。
一切門苦中亦有四苦:一那落迦苦。二傍生苦。三鬼世界苦。四善趣所攝苦。
邪行苦中復有五苦:一於現法中犯觸於他他不饒益所發起苦。二受用種種不平等食界不平等所發起苦。三即由現法苦所逼切自然造作所發起苦。四由多安住非理作意所受煩惱隨煩惱纏所起諸苦。五由多發起諸身語意種種惡行所受當來諸惡趣苦。
流轉苦中,復有六種輪轉生死不定生苦:一自身不定。二父母不定。三妻子不定。四奴婢僕使不定。五朋友宰官親屬不定。六財位不定。
自身不定者。謂先為王後為僕隷。父母等不定者。謂先為父母乃至親屬。後時輪轉反作怨害及惡知識。財位不定者。謂先大富貴後極貧賤。
不隨欲苦中復有七苦:一欲求長壽不隨所欲生短壽苦。二欲求端正不隨所欲生醜陋苦。三欲生上族不隨所欲生下族苦。四欲求大富不隨所欲生貧窮苦。五欲求大力不隨所欲生羸劣苦。六欲求了知所知境界。不隨所欲愚癡無智現行生苦。七欲求勝他不隨所欲反為他勝而生大苦。
違害苦中復有八苦:。一諸在家者妻子等事損減生苦。二諸出家者貪等煩惱增益生苦。三饑儉逼惱之所生苦。四怨敵逼惱之所生苦。五曠野嶮難迫迮逼惱之所生苦。六繫屬於他之所生苦。七支節不具損惱生苦。八殺縛斫截捶打驅擯逼惱生苦。
隨逐苦中復有九苦,依世八法有八種苦:一壞法壞時苦。二盡法盡時苦。三老法老時苦。四病法病時苦。五死法死時苦。六無利苦。七無譽苦。八有譏苦。是名八苦。九希求苦。如是總說名隨逐苦。
一切種苦中復有十苦:謂如前說。五樂所治有五種苦。一因苦。二受苦。三唯無樂苦。四受不斷苦。五出離遠離寂靜菩提樂所對治家欲界結尋異生苦。是名五苦。復有五苦:一逼迫苦。二眾具匱乏苦。三界不平等苦。四所愛變壞苦。五三界煩惱品麁重苦。是名五苦。前五此五總十種苦。當知是名一切種苦。前五十五今五十五。總有一百一十種苦」
復次,相見道所斷的一百一十二分別隨眠,是要觀三界之四諦,依現觀忍現觀智而斷一百一十二分別隨眠,如
《成唯識論》卷9:「謂觀現前不現前界,苦等四諦各有二心。一現觀忍。二現觀智。如其所應,法真見道,無間解脫見分觀諦,斷見所斷,百一十二分別隨眠名相見道。」
《成唯識論述記》卷9:「論:謂觀現前至二現觀智。
述曰:現前界者。謂下界。即欲界。現於欲界入見道故。上二界名不現前。」
謂觀現前(欲界)、不現前界(色、無色界),苦等四諦,各有二心。
依現觀忍、現觀智,斷一百一十二分別隨眠。
『欲界四諦四十。上界各三十六。諦各除嗔故一百一十二也』如下:
相見道所斷之112分別隨眠(意識相應之煩腦障分別我執、及所知障分別法執)
欲界=貪、嗔、癡、慢、疑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苦、集、滅、道四諦=40
色界=貪、癡、慢、疑、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苦、集、滅、道四諦=36
無色界=貪、癡、慢、疑、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苦、集、滅、道四諦=36, 合計112個分別隨眠
其中在現前的欲界就可以入見道,非是立言之前所言一定要入色界的第四禪才能見道,而這不現前界的色無色乃是以此現觀忍、現觀智思惟可知,故名不現前界。以是之故,這一百一十苦與一百一十二種分別隨眠二者是不一樣的,前者是修四無量心所觀之苦;後者是相見道所斷之分別隨眠。如今竟有立言胡塗之人,竟以牛頭不對馬嘴,將二者混為一談,正顯其法義之膚淺,而貽笑方家。
再者,之前立言說,真見道就能斷盡二障分別隨眠,何以相見道時仍需再斷一百一十二種分別隨眠呢?是故真見道所斷之分別隨眠乃初斷之意,非是究竟斷,如:
成唯識論卷九:「見道略說有二:一真見道。謂即所說無分別智,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
此中分別隨眠者乃意識心相應之煩惱、所知二障種子之別名,於中有見道所斷及修道所斷之別。而成論中言:實斷二障分別隨眠者,是屬見道所斷之分別隨眠,是初斷之意,因隨後又說這二障的分別隨眠是要經很多刹那方能究竟,而其念念刹那刹那相似相等,故總說為一心真見道。
又此見道所斷之二障分別隨眠,於相見道中亦要除斷軟品、中品、一切分別隨眠,乃至緣安立諦之十六心相見道中仍需斷一百一十二種分別隨眠。故真見道之「實斷二障分別隨眠」乃是初斷,非是真實斷盡之意。

Rank: 1

發表於 2007-9-3 13:50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這篇文章最後由思亮在 2007/09/03 10:27pm 第 1 次編輯]

立言對真見道一詞為入地心菩薩專用之邪見
『立言查過了,『真見道』這個名相是 玄奘菩薩在成論中首度提出來用的,專為『入地心菩薩』所用,不是用來指『七住位開悟明心』用的!他老人家特地加一個『真』字,就是為了要簡別「勝解行地」所悟入的『相似見道』或說為『方便見道』,知道了嗎?』
略覆:
真的是這樣子的嗎?請看玄奘菩薩是怎麼說真見道的,如下:
《成唯識論》卷9:「二乘見道現在前時,唯斷一種名得聖性。菩薩見道現在前時,具斷二種名得聖性。二真見道現在前時,彼二障種必不成就。」
因此真見道一詞,是有分二乘的見道及大乘的見道,而這二種見道皆稱真見道,不是立言所說的真見道一詞,專為入地心菩薩所用,而是指小大乘見道的通稱,但此中仍是有差別的,小乘的真見道是指斷我見等三縛結而言,而大乘的真見道是指證唯識性之第八識自體所顯示之真如性而言。
復次,二乘的見道,唯斷見道所斷,煩惱障之異生性分別隨眠而巳,未能斷所知障之異生性分別隨眠,但是菩薩真見道現在前時,具斷煩惱,所知二障之分別隨眠,但此具斷乃是小分斷,非全斷盡故, 如下:
《成唯識論述記》卷10:「問:若異生性,不定性聖。未全斷盡故。仍得名異生。未全得無漏。應不名聖者 
答:異生之性通二障。不定之性已分斷。可名分斷異生性。二真見道名為聖。已得小分名為聖。未全斷盡故。」
因為菩薩的真見道只證唯識性,屬根本智攝,而相見道是證唯識相,屬後得智攝,
然而根本智於見道所斷,只斷見惑之迷理隨眠,相見道於安立非安立相,能斷思惑之迷事眠隨眠,如
《成唯識論》卷10:「有義:後得無分別智,雖不親證二空真理,無力能斷,迷理隨眠。而於安立非安立相,明了現前,無倒證故,亦能永斷迷事隨眠。故瑜伽說修道位中,有出世斷道,世出世斷道。無純世間道,能永害隨眠,是曾習故,相執引故。由斯理趣,諸見所斷及修所斷,迷理隨眠,唯有根本無分別智,親證理故能正斷彼。餘修所斷,迷事隨眠,根本後得俱能正斷。」
見惑之迷理隨眠乃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思惑之迷事隨眠乃貪、嗔、癡、慢、疑。
次則,菩薩真見道時非是立言所說的入初地,是要相見道現觀圓滿時才能入初地的,如《成唯識論》卷9:「菩薩得此二見道時,生如來家,住極喜地。善達法界,得諸平等。常生諸佛大集會中,於多百門,已得自在。」
因此菩薩未得相見道圓滿,於唯識性、相之百法明門,未得自在時,非能入於初地,因此真見道只是地前的三賢位菩薩而巳,仍要努力修行,依親證唯識性之基礎而現觀百法明門之唯識相及斷除異生性之迷事隨眠,才能入初地的。
以是之故,真見道不是立言所說的『真見道一詞,專為入地心菩薩所用』,而是指『小大乘見道的通稱』。再者,見道位中的真見道之實斷二障分別隨眠,也不是立言所說的斷盡112種見、思惑之分別隨眠,而是見道位中之真見道以根本智斷見惑之迷理隨眠,相見道以後得智斷思惑之迷事隨眠;修道位之迷理隨眠唯根本智斷,修道位中之迷事隨眠,根本.後得二智皆能斷之。

Rank: 1

發表於 2007-9-5 17:34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對入圓成實之邪見
立言倒不否認你所說的『因此真見道一詞,是有分二乘的見道及大乘的見道,而這二種見道皆稱真見道。』這段話。
立言舉示一項予你知:
《成唯識論述記》卷2:「下二障中五識所知障亦初地斷。」
此即是其中一種必須破的所知障,此『五識所知障』之破須『現觀不現前界』才能親身體驗!入『方便見道』的菩薩也能分破此所知障。這也是 玄奘菩薩在成論中為什麼說底下這一段話的原因了!
《成唯識論》卷9:「二者依觀下上諦境別立法類十六種心。謂觀現前不現前界苦等四諦各有二心。一現觀忍。二現觀智。」
立言之所以知道此所知障何在?以及在此時點出此關鍵點,是因為有實際相似體證經驗的緣故。立言亦有「七住位菩薩明心」的見地,兩相比較便知「七住位菩薩」未必有現觀不現前界的體驗,但是「近見道四加行位」的菩薩如果入了『方便見道』得現觀時,那是必入『不現前界的現觀』的!立言親身體驗過,也在其中再次體證一次「真心」「本來面目」!然而即便如此,立言比對成論 玄奘菩薩的『見道標準:四禪入見道及所須實斷二障隨眠』,實在慚愧的很!出觀後仍然發現有許多習氣隨眠未實斷除,而這個入觀見地其實比七住位明心深細太多了!可是仍然離『成論真見道』很遠!所以立言可以體會 窺基菩薩所說的:『《攝論》初文煖、頂二位悟入所執,忍、第一法悟入依他,初地初心入圓成實。』這句話的深意。
略覆:
厚臉皮的立言,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真見道一詞唯入地心菩薩所專用之名相,如今被末學所破斥,竟然還不知廉恥的在此與羅丹等人沆瀣一氣,胡說法義。
如今又說:「立言倒不否認你所說的『因此真見道一詞,是有分二乘的見道及大乘的見道,而這二種見道皆稱真見道。』這段話。」這不是自打嘴巴的令人諦笑皆非嗎?
而真見道乃是地前三賢位菩薩所攝,立言至今仍還誤執為入地心,因立論前提巳錯,故以下之解說更是錯誤連篇,因為觀現前、不現前界之苦等四諦之現觀忍與現觀智是屬相見道之觀行,非是真見道之觀行,因為真見道唯證見惑之迷理隨眠。
再者,立言拿《成唯識論述記》卷2:「下二障中五識所知障亦初地斷。』來引證說是見道所斷,但是據實五識的所知障乃是修道位中所斷的,非是見道位所斷,因為修道位是從初地的住地心起至十地的成佛前皆名修道位,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9:「論:四修習位至所住修道。
述曰:即從初地住及出心,乃至金剛無間心位,名為修道。」
《成唯識論述記》卷2:「故十地中皆有修道。言勝法空。顯法空觀簡遊觀心。唯取無間斷法執道。此中說執不言五識。若所知障五識亦通十地中斷。」
以上明言所知障五識亦通十地中斷,由此可見這裏的五識所知障是初地住心以上的修道位中斷,非是立言所胡說的見道位中斷,立言竟將見、修二者所斷,混為一談,可見其法義是如何的膚淺及混淆了。
再者,何謂圓成實性呢?
《成唯識論》卷8:「二空所顯,圓滿成就諸法實性名圓成實。顯此遍常體非虛謬。」
《成唯識論述記》卷9:「論:二空所顯至名圓成實。
述曰:依二空門所顯真理。一圓滿。二成就。三法實性。具此三義名圓成實。
如何真如具此三義?
論:顯此遍常體非虛謬。
述曰:由此真如,一者、體遍。無處無故。即是圓滿義。二者、體常。非生滅故。即是成就義。三者、體非虛謬。諸法真理。法實性故。即此體言貫通三處。論影略故通上常.遍也。」
是故,真如即是圓成實性,但真如是第八識的代名詞,如:
《大乘入楞伽經》卷6:「顯示阿賴耶、殊勝之藏識、離於能所取、我說為真如」
因為真如是第八識自體分所顯示出的真實相分,故以真如一名代表第八識名,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2:「真如亦是識之自證。應為相分。真如是識實性攝故。、、、真如但是識之性攝。體實無相。」
《成唯識論》卷10:「真如亦是識之實性。故除識性無別有法。」
第八識何以能稱為真,因為此心體是真實有的,從無始時來就有能生諸法的功能差別,成佛時亦不會斷滅,改名為無垢識,只改其名不改其體,如:
《大乘密嚴經》卷3:「阿賴耶識亦復如是。是諸如來清淨種性。於凡夫位恒被雜染。菩薩證已斷諸習氣。乃至成佛常所寶持。」
再者,為何第八識心體所顯示出的自證分,能稱為真如呢?因為真如是表法,表第八識的心體是真實不虛妄,表第八識的心體於六塵中是表無變易的如如不動的常住性,如
《成唯識論》卷9:「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 
復次,前六識心體所顯示出的自證分,是依他起性的生滅法,不是真實不虛妄性的,故不能稱為真;及前六識的心體是能緣於六塵的,不是如如不動性的,亦不能稱為如.乃至第七識心體所顯示出的自證分,是偏計所執性的,於涅槃時會斷滅,也不是真實不虛妄性的,故不能稱為真,及第七識的心體是能緣法塵,不是於六塵中有如如不動性,所以也不能稱為如.只有第八識心體所顯示出的自證分,現觀實是具有真實不虛妄性.因為十八界滅後,第八識也沒滅,十八界出生後第八識也沒有出生,故此第八識是不生不滅的真實不虛妄性,所以稱為真,又第八識是不於六塵中有所了別,於六塵中是有如如不動性的.因此第八識以此真實不虛妄性及如如不動性才合稱為真如一名;也就是說只有第八識才能稱為真如,因為此第八識是真實有,不是虛妄假設的,於六塵具有如如不動性的常住性,故是真如。以是之故,真如是表法,是第八識的代名詞。
再者,何以第八識能稱圓成實性,因圓成實性是要有圓滿成就諸法的真實性,如第八識能直接出生六根、再間接出生六塵,依此根、塵才能從第八識中流注六識的種子,是故十八界皆從是第八識所出生。復次,一切法的諸法--有漏有為法、無漏有為法及無漏無為法,皆都不離第八識而有,因為有為法的心王七轉識是第八識所生,心所法亦與之相應、二所現影的色法亦是第八識所持,三位差別的心不相應行法亦是第八識之分位差別,無為法更是第八識所顯示,如:
《成唯識論述記》卷7:「論:是故一切至皆不離識。
述曰:釋頌第四句。有為.無為若實,依他有別種生。或常住實法。不相應假法。瓶等假法。一切皆是不離識。有為識所變。無為識之體。皆非識外有。名不離識。非一切體即是一識名為唯識。」
由以上引述論證,可知真如是第八識所顯示的自體相分,表此心體真實不虛妄,表此心體於六塵中常住不動,表無變異,乃假名施設真如一詞以表第八識之體性。又真如是圓成實性,但真如乃第八識之表法,以是之故,第八識才是真正的圓成實性,能圓滿成就諸法的真實性,但以真如一詞表示之,故真如亦可名圓成實性。
復次,入圓成實性,攝論有二種說法,一種是初地入,二種是勝解行地四善根中入,而成唯識論說要初地入三性,窥基菩薩解說如下:
《成唯識論掌中樞要》卷2:「
攝論初文:煖.頂二位悟入所執。忍.第一法悟入依他。初地初心入圓成實。
攝論第二文:煖.頂尋思,悟入初二性。四如實智,悟入圓成。
成唯識文:要入初地,方悟三性。
雖有三文義理唯二:
一者二證、二者相似。
成唯識中據實親證。由無漏二智,真.俗前後,方可證得,後二性故。、、、
攝論次文悟入三性。總據相似,意趣而說。創觀名.事不相屬,故名悟所執。、、、攝論據相似,意解三性,別明悟入。唯識據真實,別證二性。通證所執,雖文有異,而不相違。餘所有文,皆准此釋。」
如文所說「雖有三文義理唯二:一者二證、二者相似。」此中二證者乃是指具足真、相見道通達名二證,相似者乃指真見道名相似,因相見道未通達故名為相似。此中說:「由無漏二智,真.俗前後,方可證得。」因為前真見道證唯識性屬真諦攝,後相見道證唯識相屬俗諦攝。所以成唯識論才說要入初地的真、相二見道方據實親證悟入依他、遍計、圓成之三性。但攝論的第二文說在勝解行地的四如實智中即可悟入圓成實性,所以成論是講初地的通達位,攝論是講勝解行地的真見道位,二者皆可入圓成實性,只是一者能通達,一者未通達爾,因此窥基菩薩才會說:『雖文有異,而不相違』。
又《攝大乘論釋》中說四種位階能悟入之論文如下:
《攝大乘論釋》卷6:「論曰:何處能入?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大乘法相等所生起。勝解行地、見道、修道、究竟道中。於一切法唯有識性。隨聞勝解故。如理通達故。治一切障故。離一切障故。
釋曰:何處能入者?
問:所入境及能入位。
謂即於彼有見等者。謂於大乘法相所生。決定行相,似法似義意言。能入於此境界。能入是用。所入境界。是業是持。於此意言。
或有能入,在勝解行地。於一切法唯識性中。但隨聽聞生勝解故。
或有能入,在見道中。如理通達此意言故。此中如理而通達者。謂通達彼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故。
或有能入,在修道中。由此修習對治煩惱所知障故。
或有能入,在究竟道中。最極清淨離諸障故。如是四種是能入位。」
以是之故,在勝解行地中能引發真見道名相似,在初地中才能真、相見道通達名二證,在初地住地心以上之修道位中主要是對治煩惱所知二障之習氣隨眠,在究竟道的最後成佛才能淨除二障習氣隨眠,純留無漏種不在新薰,最極清淨。
由此可知立言之人法義膚淺,道理不通,只會斷句取義,與羅丹等人在此沆瀣一氣,胡說亂解佛法,被末學一一破斥後仍不改其性,可見其種性非是善類。

Rank: 1

發表於 2007-9-29 22:38 |顯示全部帖子

立言邪見區

立言對生空真如的邪見
立言云:『《瑜伽論記》卷21:「泰云:聲聞,證人無我所顯真如,未證得真如自體,但證得真如上差別無我相,故云差別相。菩薩,證得法無我所顯真如自體相,故名自相也。」
此說甚合於立言於「相似見道」中所得見地,「聲聞見道」與「菩薩見道」的差別主要在此。而有一分不定種性的聲聞人因為因緣成熟,佛菩薩亦令於「聲聞見道」中突然證見根本心,因此得「信現觀」而迴小向大!
你自己也應該心知肚明,「七住明心的見地層次」根本就還沒達到「成論真見道」的地步,』
略覆:
聲聞證人無我所顯真如,就是「生空真如」,這是從菩薩的角度來談,因為聲聞阿羅漢斷煩惱障之見思惑的解脫果是等同八地菩薩的境界,然而八地菩薩在所知障上的進修,尚有大乘法中所修證之一切種智,是諸定性聲聞緣覺所沒有的,因為定性二乘未證第八識,不破所知障,唯斷惱障,在成唯識論中玄奘菩薩說為下劣轉;不像菩薩能證解阿賴耶識,能通二空所顯真如,俱斷煩惱所知二障,而名為廣大轉,如其所言:
《成唯識論》卷10:「五下劣轉。謂二乘位。專求自利,厭苦欣寂,唯能通達,生空真如,斷煩惱種,證真擇滅,無勝堪能,名下劣轉。
六廣大轉。謂大乘位。為利他故,趣大菩提,生死涅槃,俱無欣厭,具能通達二空真如,雙斷所知、煩惱障種,頓證無上菩提涅槃,有勝堪能,名廣大轉。」
因此『生空真如』不是立言所說的「此說甚合於立言於「相似見道」中所得見地,「聲聞見道」與「菩薩見道」的差別主要在此。而有一分不定種性的聲聞人因為因緣成熟,佛菩薩亦令於「聲聞見道」中突然證見根本心,因此得「信現觀」而迴小向大!」
因為《瑜伽論記》亦說:「聲聞,未證得真如自體」,而真如自體即是第八識,第八識是要由二空所顯,非由證人無我之生空所能顯示,故二乘之生空真如,乃是從菩薩的角度來談,阿羅漢斷煩煩惱障之見思惑的解脫果等同八地菩薩的境界,而名為證生空真如。
復次,二乘阿羅漢雖斷煩惱障的現行,在《成唯識論》中方便名為「證得生空真如」,只是顯示其解脫果同於八地初心菩薩,不等於菩薩所證之佛菩提果。因為二乘定性阿羅漢所證之生空真如,是依大乘菩薩所觀二乘證境而說,非由定性二乘聖人所得智慧境界而說;二乘聖人唯知斷煩惱障之內容故,不知打破所知障之內容故,更不知斷除所知障之內容與次第故。所以不是立言所說的聲聞見道等同大乘的相似見道,因二乘人未證第八識,不破所知障,何來有相似見道之言呢?
再者!大、小二乘之見道在成唯識論中皆名為真見道,如
《成唯識論》卷9:「二乘見道現在前時唯斷一種名得聖性。菩薩見道現在前時具斷二種名得聖性。二真見道現在前時彼二障種必不成就。」
因此真見道一詞,是有分二乘的見道及大乘的見道,而這二種見道皆稱真見道,就是『真實見道的意思』,所以「二真見道」指的是大小乘二種不同的真實見道而言,不是立言所說的真見道一詞,專為入地心菩薩所用,而是指小大乘見道的通稱,但此中仍是有差別的,小乘的真見道是指斷我見等三縛結而言,而大乘的真見道是指證唯識性之第八識自體所顯示之真如性而言。
澄觀法師亦說成論的二真見道即是大小二乘之見道,如下:
《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卷56:「初中言二真見道者。彼疏不釋。
有云:謂真見道。及相見道。此釋非理。言二真故斷惑正在真見道故。
有云:人法二空此亦難依。二空所證今說能斷故。
有云:無間解脫為二。此二應非斷惑。正在無間道故。
若爾!何者指南?應是大、小乘為二故。」
以是之故「聲聞見道」與「菩薩見道」皆名真見道,是大小二乘真實見道之差別,非如立言所云:『「聲聞見道」中突然證見根本心,因此得「信現觀」而迴小向大。』
當知聲聞見道非能得第八識之根本心故,因彼不破所知障,何來有證第八識所顯之法空呢?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成佛之道

GMT+8, 2014-10-23 07:52 , Processed in 2.86712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