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如来藏 萧平实  着

学佛以来,每见佛子随同信仰一神教之佛学研究者云:「如来藏思想非佛说」,以此观点而推翻大乘唯识如来藏系经典。更有甚者,身为佛教大法师及弘扬佛法之居士,竟认同一神教徒之佛学研究结论,派遣弟子出国留学,以彼为师而研究佛学,怀疑如来藏思想,进而否定或批判如来藏思想;乃至着书立说,鼓吹「如来藏思想非佛说」之歪理,此类行为无异砍伐佛法大树之根本。

 

如来藏思想乃三乘佛法及世间一切法之根本,舍如来藏之根本,则一神教之一切法及世间诸法,乃至三乘佛法之茎干枝叶花果,皆无所附丽,全盘瓦解,则佛法变成佛学。

 

佛学乃世间学问,正可归类于东方哲学之内。此则深符研究佛学之一神教徒本心。彼等藉此成为佛学专家,可提升其在一神教徒所统治世界中之身份地位而获名闻利养;亦可贬抑佛法之伟大深奥,争取一神教于未来一、二百年间苟延残喘之生存空间。佛子不察,落此窠臼者不少,其中不乏一时俊彦,随外道破佛说法而起舞,斲丧佛法大树之根本。此乃佛教之悲哀,亦是末法众生少福之证验。

 

佛学研究者未必是佛法之信仰者,更未必是佛法之实践者,佛子阅其著作时,务必多所保留。以检查探讨之心态读之则可,以之修学佛法则万万不可。譬如研究唯识之专家学者甚多,然多非实践者,以其研究学问之结果而著作唯识学之书籍;以非亲证故,无有证量,用彼思惟所得而说,错误甚多。唯有考据部份略可读之,然读此无益佛法之修证,反将因之削减对于佛法之信心,并误导佛法修证之方向。故佛子阅读诸方知识之著作时,应有拣择,不可迷信名声、权威、世俗身份地位等,免因彼等之误导而入歧途。

 

佛学研究者迅速成名之道无他,唯特立独行、敢作敢为尔。若能选取一部如来藏系经典,加以考据,说为佛灭后出现之伪经--是后人所造;则此佛学研究者必定立刻成为风云人物,一举成名,利养随之而来,风光一生。此等人绝不在意来世之果报,身坏命终时业报方现前故,造业之时业报犹未现前故,不信有谤法因果。若能一举成名天下知,立刻享受世间之名闻利养,不计死后有无果报,此乃愚痴人也。

 

然更有愚痴者,谓随其错误思想而加以引述弘传之佛子。名闻利养早归否定佛经之外道得,佛子引述传播其谤正法之思想,现生不得名闻利养,死后却得谤法重报,无乃愚痴中最。

 

佛学研究者每喜以佛经出现之时间,作为考证佛经真伪之依据。殊不知佛经三大藏,有说于人间者,有说于龙宫者,有说于四王天者,有说于忉利天者……乃至有说于色究竟天宫者。若有菩萨具大神通,能至龙宫乃至他化自在天宫,阅读现存之佛经;若有菩萨修入初地以上,乃至能到色究竟天宫面见释迦牟尼佛之庄严报身--卢舍那佛,亲随受法。此等菩萨返回人间,便将其所阅所闻,依宿命智通,一字不漏而笔记之,何得谓非佛说?

 

大藏经所录佛经有真有伪,非真悟者不能知之。譬如《佛说八阳神咒经》是真,《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又如续藏之《佛说无量寿佛名号利益大事因缘经》亦是伪经,违佛所说理故。犹如诸宗部所载禅宗诸祖有真悟者,有错悟者。大正藏所载日本道元禅学之主角--道元禅师,是否证悟,仍有疑义。近人傅伟勋研究道元禅学,着有《道元》一书,摘录其悟道后之最精彩开示,加以翻译。但末学认为彼诸开示仍未能证明其已证悟,盼有精通日语者,将大正藏八二册一至三0九页之道元禅师全部开示著述译为中文,才能判定。不应以其为道元禅学之主角,便判定其为证悟者。

 

对于佛经亦复如是,不应依其出现时间之早晚而断定真伪,应依其内容是否符合佛意而判真伪。今观如来藏系等唯识经典,不唯符合原始佛教阿含四部,亦乃成就阿含四部,使阿含四部佛说声闻、缘觉诸法,立于不败之 地,一切外道、人、天等所不能坏。

 

然大乘唯识--如来藏系经典,甚深极甚深,非声闻阿罗汉及缘觉辟支佛之所能知。菩萨初悟(顿悟)后犹未能知,须顿悟后方能入渐悟菩萨位,以其所悟之如来藏为基础而随佛(或佛说唯识如来藏系经典)修学,才能渐悟渐深。非未顿悟之人读之能得渐悟,非一般唯识学研究者之能渐悟,非错悟之佛子而能渐悟,更非信仰一神教或不信佛之佛学佛经考证者所能渐悟。

 

唯有真正顿悟之佛子,能以其所悟之如来藏总相,而渐悟如来藏系唯识经典所说如来藏体用之各种别相,并加以体验。故如来藏系之唯识经典是真非假,一切真悟之人皆知其真实。唯有未悟及错悟之人说之为假,便将如来藏系等唯识经典列入东方哲学范畴,成为世间学问,唯能作为国际佛学会议之素材、博取世间名闻恭敬之资料。彼等所说所著,每贻笑于证道者,何益于解脱乎?

 

民初有大师主张「人生佛教」,毕生提倡人生佛教,此乃正办。此十余年来则有大师主张「人间佛教」;愚意以为:若欲将佛教广为弘传,使其久住人间则可。若将佛教局限于人间,则万万不可。佛教若局限于人间,则不如一神教之有天堂,则净土一宗亦将殄灭。故人间佛教之说,难免自我局限之虑。

 

阿含四部,处处说有天人常来礼佛学法;而人间有地上菩萨,能现庄严报身,面谒报身佛于诸天天宫,何得局限佛教于人间?自古至今,有明显瑞相可证实往生西方安养世界者,其数甚多,何得将佛教局限于此娑婆银河系中?故人间佛教之说,乃是管窥蠡测,难逃管豹唯见一斑之讥。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世界之所以出现成、住、坏、空之现象而不断轮替重复,皆因有缘众生之如来藏中蕴含之共业所感;唯众生真心中之不可知执受所共成,非自然有,非某神所造。三界中一切法之生、住、异、灭,皆因如来藏--阿赖耶识,经由其相分及见分(七转识)而显现。然七转识见分之运作,不能离于如来藏阿赖耶识之外相分及内相分,离此则七识见分无能运作,则吾人能知能觉之心无能运作,故云法相唯识--一切法皆不离一至八识。

 

一切证悟者(错悟者除外)皆能以其证悟之如来藏阿赖耶识、及其所生七转识,而证验「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理。此非未悟及错悟佛子之所能知,更非信仰一神教及不信佛之佛学研究学者所能知,故玄奘大师于长安城门高悬四字:「真唯识量」,不但穷其一生,乃至如今,无人能破。

 

「真唯识量」即是「真如来藏量及真真如量」,古来禅宗一般证悟之禅师,犹未能知「真唯识量」四字内涵,何况古今错悟之禅师及未悟之凡夫?故药山惟俨禅师等人,悟后猛读经典,其故在此。

 

然禅宗祖师之证悟者,每多因悟生慢,排斥唯识学,乃因误解唯识学所致。亦因如来藏系唯识经典甚深难解,真悟者欲求融会贯通亦非易事,故禅师们大多望崖而退。此非佛子之过,实因真正的证悟极为不易,证悟后欲求贯通如来藏系唯识经论,又复倍难。苟无多劫所修善根信根福德因缘,则不能遇宗教俱通、定慧等持之真善知识,欲通达唯识如来藏系经典,诚非易事。

 

证悟后,未先融会贯通如来藏系唯识经典之人,欲探究《成唯识论》而解其真意者,绝无可能,何况错悟及未悟之佛学研究者?故瑜伽宗自玄奘大师创立之后,唯有窥基大师阐扬,数代便亡。然此非二大师之过,实因《成唯识论》陈义极高,证悟之人尚难通达,何况未悟及错悟之人?偏定偏慧之人亦不能通达,唯有宗教俱通而又定慧等持之人方能通达。

 

佛法东来,分为八宗,此八宗皆是佛法,不应分门别派,故末学今作此书,非专为弘扬瑜伽唯识一宗,亦乃同时护持佛法根本。实因如来藏真实非假,为末法中之广大佛子计,不得不说,不得不作。然有许多禅师、法师、居士、佛学研究者,因未证得如来藏,而不信有如来藏,乃以如来藏系等唯识经典出现于人间之年代较晚,而断定如来藏系经典为非佛说。则末学于此书中,不便引述唯识如来藏系等唯识经典作证,乃纯以众所公认之阿含四部、大乘般若空、及诸正理而作辨正,证明确有如来藏。

 

一切反对如来藏思想之凡夫,亦皆各自具足本有之如来藏;乃至一神教号称全知全能的神,亦具有如来藏而自不知。读者细读本书,便知其理,无庸诤议。

 

末学于此书中之辨正,虽不能违背佛诫而将证量说出,然不免将证量体验化为理论,隐其密意而作论述。证悟之人一阅即知,可使悟后之般若慧转深;利根未悟之人,或可由此书中之蛛丝马迹而悟入,则世间又增知音数 人,无乃菩萨道中一大乐事。因名此书曰:《真实如来藏》,是为序。

 

              菩萨戒子 萧平实

                    预序于公元一九九七年仲春

**************************************

==>回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