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文化談

(西 藏 密 宗 的 秘 密)

                                   耶律大石 著

***************************

實 例─

 

  實地訪問不丹佛母:朱巴基米雅(古子文 著)

 

我和紮凱撒仁一早從普那卡出發,沿谷地正南往正東行,翻過一道山梁又是一條谷地。谷中有一群房捨,那就是東莎宗(也寫作湯薩),老遠就看見東莎堡巍然屹立。我們沒有停留,又翻過一道山梁,又下到一片谷地,又望見一座城堡。這裡叫紮西羊宗(也叫塔西崗)。我的夥伴紮凱撒仁當年裹在出逃的人流裡從庫魯穀出境而不是從亞東或樟木出境,就因為這裡有基米雅佛母可以投奔。我明白紮凱撒仁此次鼓動我橫穿不丹的目的是想拜望收留他十餘年的恩人,作為人可以忘卻仇恨,但不可忘卻恩惠

 

城堡的路比較寬,石板嵌地。城堡的牆夯土而成,有三米厚。城堡的高處有廟叫紮西拉康,呈長方形,有穿黃袈裟的喇嘛進進出出。我們沒爬到山頂,而從紮西拉康下面繞過去,前面就是佛母大院。佛母大院是個四合院,沒有大柱殿堂,標明這裡不是廟,但佛母大院的內牆全是壁畫,又描繪著密宗教義之精華。我立即被那些壁畫所吸引,便向那色彩鮮豔的牆壁走去。

 

紮凱撒仁說:「藏傳佛教在吐蕃王朝時代史稱『前弘期』,前弘期的始祖蓮花生就開始男女擁抱交合雙修。到了『後弘期』,最早的寧瑪派穿紅袈裟走鄉串戶,俗稱『紅教』。紅教僧人可以娶妻(佛母)生子。後來的薩迦派住的廟牆塗紅白黑三色,俗稱『花教』。花教的雙修傳到蒙古,忽必烈讓花教統領烏斯藏。花教也可以娶妻生子。後來,到了噶舉派,俗稱白教。白教搞雙修更普遍。壁畫上的這些大神都摟著女人,被統稱為『歡喜佛』,女的被統稱為『佛母』。我叔祖母年輕時就充當過那神懷中的角色」哇!紮凱撒仁的介紹好讓我吃驚!讓我更吃驚的是牆上的那些雙修的菩薩!

 

那些密宗本尊大神一律是青面獠牙,三頭六臂,有的多到九顆腦袋三十四臂。那些大神通通赤裸條條,他的身子要麼一色青,要麼一色紅,要麼一色綠、一色紫、一色黑,色彩十分鮮明。那些大神的頭髮直立,背景光芒四射或者烈火熊熊。那些大神的主要兩臂都摟著大乳蜂腰的裸體佛母,佛母的兩腿或者張開或者盤纏在男神腰上,他和她的主體構成了十分明確的性交狀態。那些佛母的身子多是白色,有的是天藍色,有的是嫩黃色。佛母的頭髮下垂,神態柔順。壁畫的構圖多為佛母背向觀眾,可以看見她的乳、肩、腰、臀和股溝,其中有三幅是側面構圖,可以看見大神在佛母的兩顆乳頭。紮凱撒仁說:「其實,在我們西藏的寺廟裡,不但有這種壁畫,而且還設有『密殿』。在密殿裡,用黏土塑滿了雙身修的群像,讓大神和佛母們在神燈香霧中雙修。這種密殿一般不讓外人進,特別是無神論者所睹。我要提醒你古隊長,在你的文章裡不能寫密宗,否則要吃筆墨官司的!」

 

一位上了年紀的男人用藏語打斷了我們的對話,有人來招呼道:「二位貴客,佛母有請!」

基米雅佛母頭戴蓮花珠冠,冠環三指寬,雲髻式的灰白頭髮堆積在冠環之上。她的鼻樑有點高,是真正的「門堆」人,照寫作《靜龍之國》的梅赫拉說,真正的「門堆」屬「蒙古--印度人種」。佛母的眼大而慈祥,聽紮凱撒仁介紹說我是漢人中的教書先生的隊長,不是武警或公安局的隊長,她那胖乎乎的臉笑成了一朵玫瑰花。佛母的脖子上掛著許多珠寶鏈兒閃閃發光,手腕上的鐲子一串串叮叮噹噹。她穿著小開胸的繡花白絲長裙,外套金黃色的女尼褂子。她的打扮有幾分像女王,有幾分像女活佛,還有幾分像有文化的老太太。紮凱撒仁向佛母敬獻哈達,我也向佛母敬獻哈達。獻哈達,和藏族一樣,在不丹是至高無上的大禮。我們坐下來,喝著白色的奶茶。

 

我首先請問佛母高壽。

她說:「我出生在吉格梅國王時代,14歲作了朱巴金剛的佛母。紮凱撒仁投奔我的那年,我都40歲了,已退居於這個城堡。我今年66歲,人們還要選我當國會議員。哈哈!不過,當議員不是我的目的,我的願望是在不丹辦起第一所大學,而且當基米雅的校長!哈哈!」

基米雅佛母才說幾句話,就顯示出她是一個樂觀、開朗、坦率而且還有雄心的女人。

 

基米雅佛母講歡喜佛的種類、由來和密理。

當我知道基米雅佛母通曉藏文、梵文和英文以及佛教禪密二宗經典後,立即拜佛母為我的法師。法師非常歡迎她的學生向她提問。我向法師提的第一個大問題是:不丹噶舉密宗所膜拜的雙身佛有多少種,其來由和理義是什麼?

 

基米雅佛母拉了我的手往外走,一面走一面道:「印度佛教的最後階段變化為密宗,實質上『佛教』這個概念根據時代和地域的不同,其內容的差異非常大。」法師的論斷我第一次聽說,她繼續說,「印度密宗是印度佛教吸收了印度教濕婆神理義的產物,高原密宗是印度密宗吸收了高原本土文化苯教教義的產物,所以藏傳佛教是印度佛教(顯宗)、印度教生殖派(性力派)和苯教文化的三結合。」哇!法師的論斷讓我五體投地!

 

基米雅佛母繼續說:「印度密宗分『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四個歷史流派,前三個史稱『老密』,後一個史稱『新密』。蓮花生從烏仗那(烏仗那,現巴基斯坦境內。印度的巴基斯坦地區為伊斯蘭軍首先佔領,蓮花生是第一批逃往烏斯藏的無上瑜伽密僧人。)把新密帶到高原,首建桑耶寺,吸收了當時的國教苯教的內容,成為藏密的開端。新密的中心叫『樂空雙運』,其標誌就是『雙修』。吐蕃王朝不但亡於苯、佛鬥爭,而且亡於桃色事件(指六世吐蕃贊普王妃昂翠與僧人大臣缽闡布的桃色事件),這不能說與雙修無關。後弘期始祖阿底峽尊者在古格王朝火龍年大法會上對『無上瑜伽』提出限制,但各派我行我素,從寧瑪派到薩迦派到咱們噶舉派,雙修活動越來越不成體統。格魯派(黃教)大師宗喀巴進行『無上瑜伽』改革,規定僧人要先學『顯宗』,已成正果之後才能進入佛教的更高階段學『密宗』,因此黃教搞雙修的只是格西以上的少數大師,一般僧人要嚴守原釋迦牟尼的戒條。」。」(編註:事實上藏密大小喇嘛莫不追求男女性交淫樂 無一例外因為藏密教理法義皆以第四喜灌頂之淫樂遍身不退作為喇嘛們「即身成佛」之最高修證目標。)

 

「這樣說來,凡是新密無上瑜伽體係也包括藏密無論哪個教派都有雙修之舉?」我問。

「是的。」佛母繼續說,「無上瑜伽的修持要建壇城即曼荼羅寺廟或者在荒山野洞中進行,各派均有自己的本尊神,這些神均為佛菩薩的變化身,梵名『俄那缽底』。」

 

紮凱撒仁插話說:「俄那缽底,譯成漢語,就是『歡喜』,所以漢語叫雙身佛為歡喜佛。」基米雅指著佛母大院內牆上的壁畫一一向我介紹各類俄那缽底。她說:「密教最大的本尊神叫大日如來,其地位與顯宗的如來佛、阿彌陀佛祖等同,常以佛身出現,變化身也抱著女人,女人叫大天母。你看,就是它。大日如來之下有許多金剛、天母和冥王。你看,這個就是大威德金剛,九顆頭中間一顆為牛頭,身綠,三十四隻手中間一雙抱的佛母名羅浪雜娃。佛母背披鹿皮,手執頭蓋骨血碗。大威德金剛是格魯派的本尊。你看,這位叫六臂怙主,是格魯派達賴係統的本尊。怙主是觀世音菩薩的變化身,所以達賴就是觀世音菩薩的轉世。」

 

紮凱撒仁插話說:「藏密中的觀世音菩薩是男的,他的變化身也是男的。」

「觀世音的變化身著虎皮,赤腳,以蛇束腰,身藍。他擁抱的佛母名班丹拉姆(編註:就是前文(十八)歷代達賴喇嘛的守護神--惡魔 Palden Lhamo),即吉祥天女。吉祥天女有兩副面孔,一面慈祥,一面猙獰。你看,這叫勝樂金剛,四張臉,六雙手。勝樂金剛是紅教的本尊神,他抱的佛母叫多傑爾帕姆。多傑爾帕姆是紅教裡可以轉世的惟一的女活佛。在無上瑜伽裡,她是了不起的女神,身白,多傑爾帕姆,在藏語裡意為母豬,這位母豬在雙修中有男性佛菩薩的權力。班丹拉姆和多吉爾帕姆是藏密中的兩位神力極大的女菩薩。」

 

「那麼,薩迦派的本尊呢?」我問。

「薩迦派的本尊有兩個,因為有兩個傳承係統。一個本尊是馬頭金剛,你看,就是這個神,他懷抱的佛母叫多羅菩薩。另一個本尊神是大黑天,身黑,卻抱著雪白的伽什龍佛母。」

 

「那麼,噶舉派的本尊神呢?」

「我們噶舉派裡有四個大支和八個小支。四個大支叫帕竹、噶瑪、蔡巴、拔絨。拔絨的主尊是這個,他叫密集金剛,他抱的佛母叫可觸摸金剛母;蔡巴的主尊是這個,有黑翅的大自在天(鵬鳥),他懷中抱的佛母叫亞措,即玉佛聖母;噶瑪的主尊是這個,叫時輪金剛,他懷抱的黃色佛母叫大地之母;帕竹的主尊是這個,叫歡喜金剛,他懷抱的佛母叫無我佛母。我們主巴,即不丹密宗,是帕竹大支裡的一個小支,本尊神當然是歡喜金剛,我本人也就是無我佛母。」

「啊,原來是這樣!」我高興得叫出了聲。

 

伊斯蘭軍隊侵入印度,見了密宗僧人便殺,印度密宗僧人紛紛逃往烏斯藏(烏斯藏,也寫作衛藏。衛指前藏,吐蕃時代的衛地;藏指後藏,吐蕃時代叫藏地。『西藏』的稱謂從清朝開始。),把印度新密帶到了大高原。新密無上瑜伽,主張即生成佛,否定釋迦主義輪迴萬世成佛的理論新密主張『樂空雙運』以證明即生成佛之可能『樂空雙運』本來就是印度教的修煉方式,因此新密本身就是佛教和印度教的化合體。新密到了烏斯藏,又出現了眾多的主尊,牛、馬、豬、鵬、湖等等,這本來就是苯教的神,『樂空雙運』和苯教生殖崇拜也相吻合。所以歡喜佛(俄那缽底)不但在大高原紮了根,而且其種類越來越多。」

 

27年前,我在李安宅教授家裡看過教授珍藏的至寶他在拉蔔楞寺和塔爾寺偷拍的五張俄那缽底的黑白照片。當時我問起過俄那缽底的種類和由來,教授總是在印度密宗上畫圈,不如紮西羊堡的基米雅佛母說得如此全面。至於俄那缽底的義理,教授的講義上寫道:「男女合一為一單位,完人也,只有女或只有男,都是片面的,不完整的,佛家叫做不圓滿。佛家的圓滿理想要求陽具陰德,陰具陽德,陰陽合而道則成。所以,男女合體,並非真有男女關係」和教授爭論得最厲害的是我,我以為教授把道教和密教拉扯在一起了。沒想到27年之後,在俄那缽底義理問題上,我可以直接向密教中的大師求教。

 

基米雅佛母說:「俄那缽底的義理出自《大日經》、《金剛頂》、《維摩》等眾多經典和釋密史、藏密《紅史》、《白史》、《賢者宴》、宗喀巴及其弟子們的書以及苯教經典,在浩如大海一樣書籍裡均有記載。這些書不是早就譯成了漢文了嗎?」

我說:「法師在上,弟子能讀到的畢竟是少數。」

「那你說說。」法師說。

 

「比如《金剛頂》云:『離欲清淨故,以染而調伏。』意思是:為了離開欲望達到清淨,必須染指欲望從而制止欲望。《大日經》云:『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意思是:成佛的意志是主要因素,體恤憫愛是根本行為,不過,為了達到成佛的目的,怎麼有利你就可以怎麼搞。再比如《維摩》云:『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意思是:首先用欲望把人鉤住,然後才把人從欲望中解脫出來獲得佛的領悟。如此等等。」

 

「好!無上瑜伽理論首先否定釋迦牟尼的禁欲主義主張以欲制欲講求方便行事不受顯禪的戒律束縛。那麼,否定了老祖宗後必須拿出新的理論,這叫做佛教之發展。你又說說!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請佛母賜教。」

 

「好!」佛母說,「印度老密宗早已提出『悲慧和合』,『悲』為父,『慧』為母。到了印度新密無上瑜伽部,進一步完善為『樂空雙運』理論。『樂』者男女交歡為『大樂』,『空』者淫欲體驗的結果『一切皆空』,『雙』者必須是男和女 一對配合,『運』者運作、運行。新密大瑜伽怛特羅法之修持形式規定為『男女和合之大定』,也就是男女交合在一起入定。這和合(性交)大定形式被印度僧人帶到烏斯藏,烏斯藏之苯教不像伊斯蘭要反對,表示容受,因為苯教主張『男女相觸陰陽成大倫』信仰男女神崇拜男女生殖器所以無上瑜伽在大高原根深葉茂。」

 

我的法師真了不起!我告訴基米雅佛母,明天一早我和紮凱撒仁務必離去。晚飯後,我請求佛母再給我上一課。

她問:「什麼內容?」

我說:「關於樂空雙運。」

 

無上瑜伽也叫『金剛乘』,其僧人大都自稱金剛。」佛母在卡墊上盤腿而坐,開始給我講課,「小基米雅是這條谷南端村子的女孩,那年14歲。金剛朱巴路過村子看上基米雅,要小姑娘作佛母。佛母也叫明妃。在那個年代的不丹,政教合一,人人講奉獻,女孩能把身子佛供奉給當明妃,是極榮耀的事,於是小姑娘欣然同意。金剛朱巴把基米雅帶到廷布一座大寺廟裡,進了大金剛魯巴的密修室。朱巴把小姑娘獻給他的導師。大師十分嚴肅地對小姑娘進行金剛蓮花儀式,也就是『明妃加持』。大師說:『你俗女身經過觀空之後就是天女身。』小姑娘這就成了明妃。大師拉著小姑娘的手進了幔內,小姑娘不怕了,然後按怛特羅法,大師抱她坐入懷中這叫『男女和合(性交)大定』。在和合大定中,金剛不能動,把思想集中在『大樂』上去體驗當明妃不是容易的事,在格魯派大師宗喀巴的《道廣論》中,規定明妃要懂三十多種和合大定的動作。」

 

我聽得發呆。突然問:「魯巴金剛多大年紀?」

「那年大約60歲。年齡不要緊。」佛母繼續說,「我剛才講的『密灌頂』儀式,藏密各派均有書本記載和規定,其程式和我經受的幾乎一模一樣。下面我講『慧灌頂』,這種儀式也是按密宗規定進行的。當小姑娘和大金剛魯巴入定(性交)時,魯巴的弟子朱巴跪在幔外,心裡觀想著大日如來。當大師完成入定之後,立即拉著小姑娘的手走出幔布。這時,大師用拇指和無名指在小姑娘的蓮花中取出紅白二珠。大師口念『金剛持為我佛子灌頂』和一大段《金剛曼經》,再念俄那缽底主尊咒語,之後把摩尼寶放入弟子口中,讓弟子咽下。」

 

「什麼?紅白摩尼寶?」我很驚訝。

「哎呀,為什麼搞密灌頂時,一定要求選用12、14、16歲的女孩呢?這才保證是處女,處女的蓮花裡才能取出紅珠!」佛母進一步解釋說。

 

「咽下?」

佛母說:「當然,咽下之後,大師把『大定』之後的小姑娘親手置於弟子手中,然後手執金剛杵放於弟子頭頂,口裡念道『諸佛為證,將伊授汝』。(編註:請閱宗喀巴所著《密宗道次第廣論》,即本書「附註」中之註7.)。告誡弟子遵從密修儀軌,不得追求世俗淫欲,否則不成正果打入地獄。授明妃禮畢,令弟子如法修持『和合大定』。弟子一面入定體驗大樂,大師在一旁指導。直到大師滿意,認為合乎義理為止。從此小基米雅成了朱巴的明妃。她的全名叫朱巴基米雅佛母。」

 

「密灌頂和慧灌頂之後的生活呢?」

「此後就是漫長的樂空雙運修持。那時的朱巴才40歲,40歲的密宗僧人大都練成了氣功,金槍不倒,大定的時間長,14歲的基米雅總是精疲力竭。」

「請問,您沒生過孩子嗎?」

「16歲那年生一個兒,19歲那年生一個女。就在生了第二胎那年,朱巴金剛又找了一個12歲的佛母。」

「朱巴金剛有多少佛母?」

「到朱巴代替魯巴為止,已經有八個正式命名的佛母」

「您有兩個孩子之後,再沒去搞樂空雙運了?」

生了兩個孩子的女人,哪有12歲的好呢?

「那麼,您是怎麼打發日子的?」

「教育孩子,自己也學文化。」

「您懂梵文、藏文和英文,老師是誰?」

「朱巴金剛很有學問,我的梵文及佛學知識是從他那裡學的。在諸多的佛母中,只有我好學,所以他很喜歡教我。後來,我的一兒一女去印度上了大學,後來一個去了比利時,一個去義大利。此後,我專心致學,在35歲時,還去孟買讀了社會學係,也學會了英文。」

 

我心裡想高呼「基米雅萬歲」,可是我沒有。

 

我問道:「據說,不搞樂空雙運就不能即生成佛嗎?

「從大日如來開始,密宗修持方式為『身』、『口』、『意』三條。

『身』者,入定時的坐式和手勢。坐要『跏趺坐』,全盤腿或者半盤腿,同時雙手合掌舉胸前,十個指頭或彎或伸或交叉勾連,變化著各種形態,以示佛的資訊發佈和傳遞。

『口』者,入定時口中所念之咒語。藏密的咒語繁多,有的來源於苯教。比如藏宗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哞,按密理,它包括佛部、寶部、蓮花部、金剛部,具整、悲、樂為一體,是涅盤之通途。其實,『嗡』為語首,『哞』為語尾,『嘛呢』意為如意之寶(編註:男性生殖器),『叭咪』意為蓮花之純潔。而蓮花,在印度教裡明確地代表女性生殖器這一最常使用的咒語的真實含義就可想而知

『意』者,是在入定中對主尊佛菩薩正面形像的觀想,也叫空觀。無上瑜伽和印度老密宗不同的是,在『空觀』時要用『大樂』進行干擾。

金剛在入定後,用明妃施以『大樂』,久而久之,『大樂』對入定者不起作用,也就證明徹底消除了欲望。明妃的『大樂』越高級,入定者越是空觀出主尊的光輝形像,那麼這位金剛就達到了『空』的境界。達到了『空』的境界就達成了佛的境界。所以,『和合(性交)大定』是無上瑜伽『意』的主要內容,『樂空雙運』是即生成佛的主要途徑。」

 

「基米雅佛母萬歲!」我真的吼出了聲,然後我問,「請問佛母,您在和合大定中空觀出什麼?是不是即生成佛了?」

基米雅佛母說: 「根據我的體驗,當明妃的根本不存在空觀的可能性。明妃上了『和合』之後,其任務主要是產生『大樂』。明妃都是未成年的小姑娘,數十分鐘後,累得汗流浹背,哪還有情緒去空觀主尊大神的光輝形像?只有朱巴在每次大定(性交)之後,總是說看見了大日如來和俄那缽底諸尊佛菩薩。」

「那麼朱巴金剛已經成佛了?」

「朱巴活了64歲,他死的時候我還在孟買讀書。據說他落氣時天上有萬道霞光,真的成佛了。」

「啊,果然能即生成佛。」我說,「您作了佛母,又生了兩個孩子,現在又是學者,那麼請問,您對佛母生活總的感受是什麼?」

開初是一種無私的奉獻後來明白我在被虐待。我從孟買社會學係畢業回不丹後,正逢多爾吉國王的民主改革,便向國王寫了一個很長的『終止密修和合大定』的奏章。」

「國王接受了這個諫書嗎?」

「在60代末,廢除了農奴制之後,政教合一解體,國王宣佈和合大定為非法。」

「那麼,現在的不丹密宗還在搞和合(性交)大定或者樂空雙運嗎?」

「這怎麼說呢?金剛們不敢公開地四處尋找貌美的12、14、16歲的女孩,可『大樂』的事兒據我瞭解依然有,只不過搞得更加隱密罷了。你們西藏那麼多寺廟,在搞和合大定嗎?」

「這佛母在上,弟子真的不知道。」

「哈哈!我基米雅十分坦率,可你,可你雖不是一個小人,至少是一個不誠實的人!」

佛母生氣了,我怎麼辦?

紮凱撒仁解救道:「佛母,古隊長是教書先生,真的沒進過寺廟,他真的不知道。」

我非常感謝我的哥們兒紮凱撒仁。

 

我和紮凱撒仁離開西羊城堡時,我用漢人的大禮向我的法師朱巴基米雅佛母拜辭。

我們沿著從西藏流來的河逆行,不到半天便進入了下珞隅--印度阿魯納恰爾邦境內。紮凱撒仁懂珞巴語,我們不便在印占區停留。更重要的是,江孜的糾紛還等著我這當隊長的去處理。

 

編註:本文摘自古子文先生所著《深入藏地:徒步西藏十萬公裡紀實》。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6月出版,全書共有77章。茲摘錄其中第6節(第33~43頁) 。

*****************************************************

 ─── 結 緣 品 ───

歡迎翻印 廣為流傳

自利利他 功德無量

本書印刷軟體已貼上網站:www.realsidelama.com

歡迎下載運用或轉貼

爾後如被刪除或破壞,請於其他與西藏文化相關之網站搜尋

本書得來不易   請勿入庫私藏

廣傳迷途佛子   令知藏密真相

不為外道所瞞   返歸世尊正法

修集摧邪福德   方證無上菩提

「西藏密宗的秘密」已貼上網站:www.realsidelama.com

  歡迎下載或轉貼 內含A4、A5印刷軟體

--------------------------------

                回目次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