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正 覺選佛場

── 動土典禮法會點滴 (第38期目次-5)

— 正國 & 正玲 —

丙戌年春末夏初之際,天氣變化多端、氣候陰晴不定。從四月初以來同修會會務就特別忙碌,春季兩梯次的禪三剛圓滿,緊接著就是禪三道場的動土典禮、布薩、浴佛節、大悲 懺 。短短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每週都各有不同的重要法事,同修會各組義工菩薩眾們也忙得不亦樂乎!而最特別的就是禪三道場的動土典禮,很多事項都是以前沒處理過的狀況,典禮前一 週 由 孫 老師召集眾同 修出坡整理 場地,植草護坡、除草整地、 立架護 樹等等工作,連 平實導師、師母及諸親教師們也都一起參與大眾的工作, 充分示現菩薩摩訶薩化導眾生 ,必與眾生同事利行的楷模。

事前規劃思縝密,空 蕪 場 間法幢 立

禪三道場動土典禮前,各組義工們各自規劃分派執事,此次法事預估將有六百位同修參與,以目前同修會的規模而言,這樣的人數對各組義工執事都是很難得遇到的大活動。眾同修為報答佛恩、師恩, 發心護持 平實導師弘揚 佛陀正法的大願,十多年來這次可算是一次大型法會。其他諸如場地佈置… … 等事務暫且不提,光是 香積組預計 要在空無一物的工地上,製作出六百多份的便當,在人力有限的情況下,若仔細盤算所有相關應準備的種種事項來說,還真會讓人手軟!

為了要在空曠的工地上辦好一場隆重莊嚴的法會,數天前便開始籌備集中各項所需物資。法會前一天,義工菩薩們趁早準備,在早上八點左右就已經就緒,大約有五、六十位師兄 姊 ,六輛貨車及十數輛的小轎車,滿載著鍋碗瓢盆、瓦斯火種、粗重細軟、大大小小,其 數甚眾 ;另有義工菩薩 載著佛菩薩 莊嚴的聖像、鐘鼓幢幡、鮮花布幔,法會所需一應俱全,一行浩浩蕩蕩出發到大溪吉地。另外,同時也僱請挖土機幫忙將地剷平壓實,以便隔天可以做充作臨時停車場地使用。

到達工地,法會主場地的佈置已經事先請人搭好簡單的棚子。義工菩薩展現以往佈置禪三會場的本事,將原來空空蕩蕩的棚子,架設起隆重莊嚴 的壇場 ,裝飾會場成為肅穆清雅的清淨地。原來空曠雜 蕪 的工地,就在義工菩薩們的慧心、巧手,及團隊的分工合作下,短時間煥然一新,儼然成為有佛菩薩駐 鍚 而生氣盎然的法會會場。

另一邊,義工菩薩們利用會場邊的空地,佈置起中央 空廚般的 各種廚房器具,安排好清洗、整理、 切剁片整 、煎 煮炒炸 、下鍋起鍋的流程動線。還有將廚房用具事先清洗妥當,就等明天吉時一到,準時備 妥蒙山施食所 需的豐盛菜餚,以及 將施食後 的菜餚變化成眾同修的 伴手餐盒 。當然,這也需要有師兄姐事先 採買午供及 蒙山的所有食材。

當天色 逐漸暗下 ,會場佈置的工作也漸漸完成,顯現出整齊有序的會場。為了保持這一天來的努力成果,迎接明天的殊勝法會,以免附近 的貓兄 、狗兄過於熱情地想要提前參觀會場,在無意之間留下令人驚奇的場面。因此有四位師兄當晚就睡在會場中,以維持夜間會場中的「秩序」。四位師兄每人都自備帳篷,各自睡在自己的帳篷裡。有師兄超誇張的, 一 個人睡四人份的帳篷,更誇張的是有一位師兄睡六人份的帳篷,這不是袖裡乾坤,而是菩薩的帳篷乾坤了。根據其中一位溫師兄表示:晚上 這裡很靜 、很好睡。於是,繁忙的事前準備工作所完成的成果,就在四位義工菩薩駐地守護下,暫時劃下休止符。 壇場就 在整個空 蕪 的場地中矗立著, 幢幡在微風 中,輕輕的、靜靜的飄動著,似乎 表彰著 正法在 頹圮 中重新建立起來,正預備著迎向光輝的明日!

隨緣應變 龍天護 ,人 天兼算現祥 儀

法會當天一早,義工菩薩們忘掉昨日的 疲憊, 一心只想早點奔赴法會現場,開始驗收之前所有準備工作的成果,也隨時提高警覺,面對所有可能的突發狀況。此次法會,特別細心的準備了醫療站與知客站,以便在偏僻的法會場地中,能夠緊急的照顧與會大眾的身體健康。由於會場中,豔陽高照,於是使用「五百萬」的超大號 雨傘來遮太陽 。場地正中央是動土的基樁,基椿四邊堆滿平整的黑色細沙,細沙上總計擺放十二把的金色鏟子,在陽光中閃耀著光芒。 從壇場 到動土的基椿,慎重的鋪上大紅地毯,一塵不染的令人眼睛一亮。 壇場兩旁 的觀禮席,座位排列得筆直整齊,原來是義工菩薩在排座位時,細心的用繩子拉出對齊線,然後一張張 坐椅 仔細的對齊排妥,然後在每一個座位上整齊的放置《動土儀軌》與《佛事儀軌》,作為法會儀軌之遵循。

廚房的義工菩薩們熱鬧異常,大量的蔬菜、水果、米糧、醬料,全部鋪陳開來,大伙兒 挑菜的挑菜 、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另有幾位義工菩薩穿上圍巾,頭戴高帽,全副武裝, 切豆乾 、切香菇、 切素火腿 等等。就在這一番辛苦忙亂的準備中,有幾位義工菩薩 匆忙間不小心 受傷而掛彩了,還好都是皮肉小傷並無大礙,簡單處置後,又義無反顧地繼續投入繁瑣的工作中,忙得不可開交。再有師兄、師 姊們擦 供桌、洗水果、擺花盆、設香案等等,行動迅速,無有稍懈;更有 梵唄組 的義工菩薩準備法器、香花、香爐等等, 將壇場 的擺設 點得益發莊嚴肅穆而又生氣蓬勃。

到了中午用餐時間,算是義工菩薩們在忙碌一個早上後,唯一的短暫休息。義工菩薩工作辛苦,所以午餐雖然簡單卻是真材實料,非常豐盛: 炒冬粉 、炒米粉、炒麵、 蕃茄與豆皮 燴飯,份量多少自己決定,吃飽喝足而止,這樣才有氣力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另外,還有美味可口的湯,材料有玉米、蘿蔔、 滷 豆腐,超好喝的。尤其是新鮮的玉米,粒粒晶瑩剔透,咬下去濃郁的湯汁還會噴出來,令人滿口留香。短暫的用餐後,義工菩薩們顧不得休息,又開始繼續忙碌,再度提起精神,因為法會即將正式展開。

事前規劃中,交通疏導本來就是考驗計畫 週 詳與否的重要問題。原來預估當天將有約 100 多輛車來到會場,此外還會有大型的遊覽車要來到僻靜的鄉間小道,讓交通疏導更顯得是個重要的挑戰!因為進入會場的通道只有一條猶如羊腸、狹小的產業道路,僅能勉強讓遊覽車通過,就算是小轎車 要會個車 都得大費周章。再加上附近住戶及小型工廠偶有大型車輛出入,要維持交通順暢著實需要事先縝密的動線規劃,及不少人力的配合指揮。加上典禮前一直都是陰雨不斷的天氣,若法會當天再下起大雨,情況就更加令人難以想像了!這一組人馬中最辛苦的應該算是李正興師兄了,幾天前就開始規劃安排動線及整理停車場地。法會當天早上又得指揮交通組義工們,先用石灰 粉將數千坪廣 的車輛動線及停車區域畫好。因為大家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原本計劃用兩包石灰粉 來畫動線 ,但採買的同修不知何故卻買來了六包。大伙還在煩惱多出那麼多包的石灰粉要如何處理?沒想到完工時,六包石灰粉剛好用罄,一分不多、一點不少!想來應該是護法龍天冥冥之中 一 起來幫忙,才會如此精 準 剛好吧!

再者, 指揮交通的工具,因道路入口極小又無明顯醒目的路標,故於路口設置「 正覺海會 」的大看板,斗大的字老遠就清晰可見,方便與會大眾辨識認路。沿途安置指引的各種路標,指揮用的白手套及口哨等等,樣樣具足。直到法會當天才發現,萬事俱備,卻獨獨漏了交通指揮棒。對於沒指揮過交通的義工菩薩們,少了這樣工具,如何指揮車輛駕駛 清楚的 明白行進方向,完成疏導交通的任務?此時一念閃過:「 DIY 自己動手做」,如何做呢?緊接著又起一念:「山上竹子 恁 多,正好就地取材」,義工們大夥就選了幾枝胖瘦適中的竹枝,鋸成適當長度再用紅、黃兩色膠帶交錯纏繞,雖是克難式指揮棒,倒也別具風格而且實用!

參與法會的同修們在中午時分陸續到達,義工菩薩們各就各位準備開始迎接陸續到達的車輛,維持交通的順暢。好在老天作美,不但沒有下雨,而且還是個大晴天,一切都十分順利。惟獨考量到遊覽車車身龐大、重量又重,首先擔心遊覽車難以會車,將會使交通打結;二者擔心臨時停車場是 泥土地濕軟 ,恐怕無法負荷遊覽車的重量,恐怕會陷落,因此規劃遊覽車到達會場,乘客下車後,遊覽車必須離開會場回到省道大馬路上找停車位。當遊覽車離開會場時,避免在狹路上不能會車而交通打結,必須於路口管制車輛不得進入,以免雙向無法會車而卡住!

當第一輛遊覽車到達會場,卸下乘客將要離開時,就依照計畫通知路口管制人員,停止車輛進入,但因為對講機功率不足彼此無法聯繫,又因為會場地處偏僻的鄉間,行動電話訊號極為微弱,聯繫上斷斷續續不夠清晰。路口管制經過約 20 分鐘仍不見有遊覽車出來,路口車輛卻已經是大 排長龍了 。管制人員只得先讓小型車陸續放行,當時遠路的台南 共修處諸位 同修搭乘的遊覽車,因恐無法會車而不敢 冒然准許其駛入 ,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得商請台南 共修處的 眾同修們在半途下車步行入會場,也商請開小型車正要進入會場的同修們,若有空位者幫忙接駁。但仍有許多同修頂著大太陽步行進入會場,藉此機會向台南 共修處同 修們及其他同修告罪懺悔,由於應變處理不當,讓大家受苦了!後來由正興師兄騎著機車沿路查看,才發現原來應出來的遊覽車自行在路邊找到一塊小空地,就安然地停著,讓義工菩薩們在外頭苦苦等候不見它的蹤跡,打亂了整個交通疏導的計劃!好在後來就由正興師兄騎機車穿梭聯繫,交通疏導就非常順暢,車輛也就能順利進入會場了。

原來臨時停車場規劃能停 100 多輛車,結果湧入了 200 多輛車,再加上 6 輛大型遊覽車,剛好將整個臨時停車場塞得滿滿的,連規劃的通道也全都停滿,所有參與法會的車輛完全停妥後,全都動彈不得,如果再多一輛也停不下。這種車輛數剛好填滿整個臨時停車場,顯然不是人力所能事先規劃,隱隱約約之中,護法龍天又幫忙安排規劃,彌補義工菩薩即使費盡腦筋也難以完成的艱鉅任務,都能順利圓滿的完成。

時間愈接近, 壇場的 與會同修們也愈聚愈多。原來預估與會的人數大概在六百人左右,所以兩側的觀禮席租借了六百張座席。這時觀禮席已經 坐滿了 ,開始有許多同修找不到座位,只好站著等待法會開始。又一會兒,觀禮席的棚子也 站滿了 ,有人開始要站在棚外, 頂著豔陽 。這時,香 積組兼 推廣組組長 廖 師姐眼見人數超出預估非常多,法會即將開始,卻還有同修們陸陸續續的進入會場。食材一向都有備份,義工菩薩也都會多準備很多食材,所以食材絕對夠,但是餐盒沒有太多的備份,還有一些配料也不夠,顯然法會後的餐盒一定不夠發。總不能讓同修們沒有座位坐,回家又空手而回,那就太對不起眾同修的熱誠了。於是 緊急央請 ,數月以來常在此 地出坡的 鄒明志師兄聯絡採購餐盒,並且開車到附近採買一些數量不足的調味配料。

鄒兄帶 著 香積組邱美芳 師姐急忙開著車到大溪市鎮上採購,也顧不得法會即將開始,自己不能參與,開車急奔。車子一離開法會所在的山谷,到了省道上,沿路上總覺得怪怪的,這才注意到:怎麼天氣突然變壞了,剛剛不是豔陽高照,熱得大家滿身大汗?最近天氣就是這樣 說變就 變。也顧不得天氣了,趕緊採買要緊。就這樣在一路陰霾的天氣下,以及偶而飄下綿綿細雨,好像就要下起雨來的情形下,到了市鎮急急忙忙的採買了些廚房配料,又急忙趕回會場。車子接近會場時,才發現原來不是天氣變壞了,而是會場上方的天空四 週 沒有半點雲,使得會場豔陽高照,更遠一點則天空 雲層積厚 ,沒有半點陽光。所以,從 遠處望來 ,就像是有一束亮麗的大光束,從天空中直接照下,讓整個會場籠罩在萬丈光芒中。 似乎是昭告著天 地萬物:光束照射之處,未來將是全世界目光聚焦之處。更 像是照破眾生 冥冥暗夜的明燈。因為此處是要建立同修會未來永久的禪三道場,此後將不必再到處流浪、商借場地舉辦禪三了!明年開始就要在此處舉辦精進禪 三 ,令已經發起菩薩性的大乘行者們,能夠在自有的道場中,舒適的 參禪而親 見本來面目, 照破無始劫來遮 覆眾生的無明而親證 世 尊的大法光明,可以隨著 世 尊教導 的法道逐步 修行成佛。所以,同修會的禪三道場也叫做「 選佛場 」,因為 未來劫能有 諸佛成佛,就是要有菩薩親證成佛所依永不變易、永不斷壞之真實本心。找到真實本心才有可能成佛,這也是天界眾生共同企盼之事,更是一切護法龍天誓願力所成就之處。所以,春末夏初天氣陰晴不定,也是 極 難事先規劃,但是就在護法龍天的大力擁護下,同修會興建 選佛場 的動土典禮,就在「四處 陰雨獨晴寶地 」的殊勝因緣下,開始了。

執鏟立下 千年基,開 示法緣萬年 計

法會在逐漸響起清脆的鐘鼓聲中開始。 維那唱言 :「 主法和尚就位 , 大眾向上禮佛三拜:代表眾三拜,大眾向上 三 問訊。 」由於觀禮 席擺滿 座椅,座椅前後的距離,只留足夠站起來的空間,所以只能問訊,無法禮拜。然後,就在大眾唱誦「 南無 本師釋迦牟尼佛 」聲中,主法和尚慢慢就位。 維那唱言 :「 恭請 主法和尚宣讀 召請疏文 。代表眾請長跪,大眾請合掌。 」主法和尚開始宣讀疏文,向 世尊及 諸佛菩薩稟報:同修會將於此 地啟建禪 三道場, 祈 請 世尊及 諸佛菩薩神力加被, 令啟建禪 三道場諸事順遂,可以令正法有一個長久依附的道場而能夠源遠流長,能夠利益一切渴求正法的佛弟子。 平實導師宣讀疏文,言詞懇切,悲願廣大, 令在場的 眾同修們亦感同身受,同發誓願。與此同時,許多位義工菩薩 身著 海青忙著將香點上,將十數桌供桌上豐盛的供品上 插滿香 ,讓此地的 冥 界有情 一 解饑渴,並且還要 注意續香 ,讓香煙不斷, 令此界眾生 能身心飽滿。

在《蓮池讚》、《阿彌陀經》 唱畢及數百聲 佛號後, 平實導師向此地的有情眾生、土地神 祇 、幽冥眾生及 一切含識眾生 開示:「 希望此地一切 依草附木 精靈、孤魂野鬼,以及此地的有情都能感受到我們的盛情誠意。我們 佛教宗門正法 ,直至今天可以 說是法脈 猶如懸絲,我們為了正法 的弘傳 ,每年都必須在外租賃或商借道場來使用,導致浪費許多的人力與物力,也造成許多的不便。本會現在於此地界籌建供大眾使用的禪三共修道場, 這個禪 三共修道場是個 選佛場 ,意義非常的重大,因此既然選定在這裡作為道場興建的場地,不得不要與諸位,即在此地的一切有情、一切的孤魂野鬼、一切 依草附木 精靈,都要請你們體諒,請你們能夠共同支持;因為了義正法 的弘傳非常 困難,必須懇求諸位的體諒,能夠讓出這塊寶地。 正覺同修會 也感謝諸位這麼長久以來,對這塊寶地的照顧,希望我們今天到這裡興建的禪三正法道場來,未來也能利益諸位。今天在這裡特地供應了飲食以及水果、 淨香等 ,供養諸位,願諸位藉此供養 以及法緣的 緣故,未來都可以進入佛門中。若因緣成熟,也祈望諸位能早日往 生善處 ,來世再來人間, 能夠在我們同修會中,共修正法、同證菩提。在今天接下來的法會之後,請諸位有情能夠離開這塊寶地,不要讓我們將來施工時,讓這個地方的有情有任何的損傷。感謝諸位有情護持正法的一切大功德,期望諸位以此功德 迴 向往 生善處 ,來世同到 正覺同修會 來,共聚一堂,同證菩提。感謝諸位盡心護持照顧此地的佛弟子眾,也感謝此地一切有情、一切魑魅魍魎、 依草附木 精靈的支持與愛護。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接著進行蒙山 施食儀 軌,由主法和尚 平實導師、 理事長悟圓法師與寬道法師 同持大悲水 進行灑淨 。大悲淨水遍灑於供養的食物,願一切有情飲食無缺,皆得飽滿, 再遍灑 於整個動土範圍,祈望該處有情 速能遠離惡道身 , 藉此護持 正法的功德,往 生善處,速證 菩提。

接下來的動土儀式,由主法和尚、 理事長悟圓法師 、 寬道法師 與諸位親教師們共計十二位,手執金色鏟,在總幹事高唱:「 一鏟, 禪門振 宗風!再鏟,正法永流傳!三鏟, 皆共成 正覺! 」,以及與會眾同修歡聲雷動的鼓掌聲中,整個會場彌漫著興高采烈的氣氛下,簡單而隆重的完成動土儀式。接下來,就是與會大眾引領期盼的 平實導師開示:

「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我們十來年,每年舉辦一次 ( 最近五、六年每年舉辦二次 ) 精進禪 三的共修,都必須到處去借道場。諸位可能 不 瞭解我們流浪的歷史,讓我們一起數來吧!我們第一次禪三是在瑞芳進去的一個小地方,叫做侯 硐 ,就是常常有人去十分 寮 瀑布玩的那個方向。 」此時,豔陽高照,氣溫極高, 白 老師擔心 平實導師會 曬 傷,於是拿來「五百萬」的超 大型遮 陽傘為 平實導師遮陽。 導師中斷演講,看著大陽傘說 : 「 喔!那個太大了! (大眾一陣笑聲) 如果你們有那個便利的話,一隻雨傘就好了,因為那麼大的 留給佛用 ,比較適合! 」 (大眾一陣笑聲, 白 老師隨即持著大傘離開) 然後又接下去開示 : 「 那麼,那一次活動,在當地山坳裡有一個平 陀 禪寺,它是一個很小的寺廟,… … 」 白 老師借來了一隻小雨傘, 導師說:「 喔!這個適合我用 (大眾一陣笑聲) ,那個大的 給佛用 (指剛才那隻「五百萬」的傘) ,我不能用。我們在那邊辦禪 三 ,那是第一次禪 三 ,我記得大概是二十幾個人,禪三過程中當然也不免會有一點兒小插曲。後來有人又找到一個地方,那是我們的第二次禪 三 ,是在中壢市的永平禪寺, 陸 老師就是那一次打禪三打出來的 (大眾鼓掌)。 那時候他 的監香老師 就是 張 老師 (大眾一陣笑聲及鼓掌) ,後來因為在 那邊, 我們那時候是 明心時馬上 就進入見性一關。然後教導想要見性的人,叫他們 去看雞 、看魚、 看螞蟻 。有些人正在地上 看螞蟻 ,裡面有一個常住法師就也來教 起禪來 ,還是有著小插曲;還好住持和尚 對禪蠻有一點 瞭解,就告訴他:『你不要管人家,人家在參禪,你不懂得。』那麼這件小插曲就順利的過去了,這是第二次禪 三 。 」

「 覺得會被 不懂禪的 法師干擾,不太好,所以第三次禪 三 ,那是在石城舉辦的,沒有常住法師的干擾。這是前三次的禪 三 。第一次禪 三 ,因為到第三天如果參不出來時我們就明講。包括第二關的見性也都是明講的,那時候就到山溪旁邊,教導 他們佛性是 什麼?要怎麼看!要這樣子、怎麼看,就教他們。結果只有一位見性,兩位是後來回家才終於 觸證到 ,才算眼見,其他都 變成解悟 。所以總共只有三位是眼見,因為那次有八個人明講,其他的五個都 是解悟的 。那麼到後來,一個一個也都走掉 (只剩下三位真正眼見佛性者,今天還來參加這個法會) 。這三次禪 三 ,我們都是明講的,最後一天,只要是參不出來的人,我們就聚集到 小參室 裡面明講的。你們都知道二○○三年初, 楊 先生退轉,他的明心是怎麼來的?就是趁著 中午放香的 時間,就在 永平寺的 中庭樹下,我跟他明講,教導他如來藏是如何 如何 ?你應該怎麼體驗。明講的就沒有功德受用,他的因緣如此,那也是無可奈何!第三次在石城的禪 三 ,最後一天參不出來時,那天下午也是全部喚進 小參室 裡面明說。 」

「 這三次的禪 三 ,我 的色身都 很難過,第一次是一直嘔,沒辦法,只好喝糖水加鹽,我想這個大概是巧合啦!難道 這個密意明說 這麼嚴重嗎?因為我這一世是自參自悟,所以也沒有人教導我說:『 這個密意不 可以明講,要讓大家自己參!』所以我就明講,這是第一次禪三 色身難過 !但這一次不很嚴重,只是有一點虛脫,跟剛才 張 老師被 曬 的情況有一點類似! ( 大眾一陣笑聲,因為氣溫太高, 張 老師有些不適。) 第二次在永 平寺時 ,到第三天晚上,也是因為白天有許多人都是被我明講的,所以到那天晚上,半夜裡面就開始脹氣 ,脹到 一個肚子就像青蛙一樣,有一位師姐帶了還沒有開封一瓶的氣功油,然後有一位許師兄就用氣功油一直幫我推揉著腹部,推到他的手 都麻掉 了。因為這個氣功油 很 冰冷,他的 手麻掉了 ,我卻沒有感覺好轉。我差不多到清晨四點左右,脹氣才漸漸消了,消了以後索性就在那邊看著一樓的前庭,覺得這個地方我好像很熟悉,好像往 世 住過。可是這個不可能啊!這個寺院當時來講,是二十多年前才蓋起來的。從 那次禪 三開始,就開始勾起一些往 世 的東西,一點一滴慢慢就出現了,這是第二次,當青蛙喔! 」 ( 那一次禪三時,寺院上方出現了 瑞相 ,一片 祥 光,卻不是燈光照出來的,找不到光源。)

「 第三次在石城,也是因為我這個人蠻… … ,台灣話叫做鐵齒,叫做不信邪。我想:『大概那兩次身體不適是碰巧啦!』所以難過也就算了,第三次還是準備明講。打算到了最後一天下午把沒 破參的 人全部叫進來,可能是我心裡已經決定要明講,所以那天一開始喉嚨 就啞掉 了。也沒感冒,就是沒聲音,讓你別講!不讓我講話!接著,我就請他們從 石城跑到 頭城 去買酸楊桃 汁,那個楊桃汁 1250c c ,三個鐘頭內我就喝完了!哎!有一點聲音了,第二天下午叫進 小參室 又明講。可是我 那次禪 三結束回去檢討,就 覺得說這一定 不是巧合,不可能連著三次都這樣子。所以我就開始改變了。後來也因為在經中讀到開示, 說不可以 明講,然後從那次開始改變。 」

「 到石城辦禪 三 ,已經是第三 個 道場,後來那邊也因為他們心態上的問題,所以我們就再度流浪,流浪到東溪鄉 有個慈願 寺,就從那個北海公路過去。沒想到,我們在那裡辦了兩、三次禪 三 ,以後發生的事情又使我們無法再借到慈 願寺了 ;這 都是楊 先生等人辦的事,他們去那邊做工作,使住持法師不再借給我們辦禪 三 。那個做工作的事情,我 想天鐘師 跟 天乙師應該 很清楚內容。因此我們那邊又不能去了。 」

「 好在後來我們有位師姐就幫我們找到女童軍中心,之前我們也去石門水庫旁邊那個童話世界 ── 後來改成彌陀世界 ── 去勘察適不適合。但是我們去到那邊發現,那邊若是下雨的話,我們便沒辦法舉辦禪 三 。正在頭痛,剛好有位師姐幫我們找到女童軍中心。雖然大家比較辛苦一點,前一天義工菩薩就要跟著福田組長到那邊去佈置,從一個與佛法完全無關的地方去佈置起來;你們第一天去報到,覺得它好像是現成的、本來就應該如此,其實不是,那是他們一整天佈置的結果。然後兩個梯次禪三結束了,他們三個鐘頭以內就要全部收完,要還給房東,這個是很辛苦的。 」

「 每一次禪 三都這麼辛苦,因此我們覺得需要趕快把 這個禪 三道場完成。但 這個禪 三道場也是好事多磨,這塊地,其實很早以前我就來看過,我為了 要找禪 三道場,以前也找過很多地方,車子到處去跑,到處觀光去,為了找尋禪三道場用地,也為同修會當了一陣子山水師。有些地方我看了都不中意,因為不能用,雖然很便宜也不能買。其實這塊地,當初,大家找到這塊地的前一年,我就來看過,因為開價太高,所以,我丟了一句話就走了。因為我們來看的時候是滂沱大雨,我丟下一句話:『每坪最多六千塊錢,超過六千塊錢就不買。』我就走了,不跟他們再談。沒想到最後又回到這裡來,但是價錢有降下來。我們也是談了很久,最後才終於接受啦!我們現在這塊地,大家可能不很明白,未來會用鐵板圍起來,開始動工興建禪三道場。 」

「 這個地方預計明年 〔 編案: 2007 年 〕 四月禪 三就會在這裡啟用,所以明年四月以後,來這裡打三的人日子就好過了,不會像以前那麼辛苦。我們現在 在 女童軍活動中心,個子高一點的,腳都無法伸直了睡,很辛苦!搬到這裡來以後就會比較好一點。另外大家可以看一下,在這個地方 前面斜一點 的地方,我們準備 要蓋正覺 寺。「 丙建 」的這塊地,我們是要蓋三層的禪三道場,沒有地下室,總面積 480 坪 ,三層樓總共 480 坪 。到那時候諸位打禪三會輕鬆一點,將來正 覺寺蓋好 以後,禪三將會改在正 覺寺辦 ;這個地方將來就改為常住法師的安單處,把它作為祖師堂。這邊將來供觀世音菩薩與 克勤大師的像 ; 將來正覺寺那邊供 釋迦牟尼佛,另外就是 文殊、普賢。 」

「 將來正覺寺的規模比較大,第一層很大,並且是要中間沒有 樑 柱的,所以工程就比較難作一點。本來我的打算是正 覺寺要縮小 ,因為我想 : 蓋這麼大,會不會太浪費了 ? 有的人說 : 『老師 ! 你不可以縮小,這一個地方將來是要容納二千人來用的,地方怎麼可以縮小 ! 不夠用!』 (大眾鼓掌) 所以他們不同意我縮小,可能我現在還沒有完全接受啦!還在考慮中,還可能需要一面走、一面瞧,看到底正法的發展是怎樣 ? 因為正 覺寺要兩、三 年後才會動工,申請變更完成以後還要去整地,要先有雜項執照,才可以申請規劃。所以正 覺寺要拿 到建築執照,還要一段時間。不過, 這個禪 三道場明年就可使用,我就已經很歡喜了。其他的對我而言都是錦上添花,我對這個沒有什麼野心。 」

「 要說有野心 的話 ── 應該說是企圖 心 ── 企圖藉著諸位不斷的成為 真實佛子 ,能夠進入佛道之中,將來我們可以有更多的人力,來完成《正覺藏》的編輯;把所有 的偽經都 摒除在外,這樣我們就可以使正法再延續至少一千年。我們過去已經把它延續了一千年而來到今天,現在希望再把它延續一千年。因為我們已經把八、九、十識的問題,能夠把它解決掉,把它摒除掉,將來不可能再有人來爭執有 九個識 。我們已經把它確定下來 : 「識」就是總共只有 八個識 。所以正法未來的一千年基礎 已經楷定 ,已經不會有問題了。現在接下來就是要怎樣再把它延續一、兩千年,就是要靠《正覺藏》。可是《正覺藏》是一個很大的工程!這個大工程必須要有很多的人來幫忙,特別重要的是:要有非常多已經 破參的 師兄、 姊 們, 一 起來做。這個工程才有辦法完成。以我們現在的人力來講,我們這一世走了都還無法完成。所以需要再擴增更多的 破參者 來一同參與,這個《正覺藏》 才有辦法把它完成!如果能夠完成的話,正法還可以再多延續一千年,未來的兩千年就可以維繫於 不 墜。大家將會非常的辛苦,要有準備:非常辛苦!但是下一世再來,大家都將很輕鬆啦!這是我的看法。因此若要完成《正覺藏》需要大家共同來努力,把這個復興佛法的大業,在我們手裡來把它完成。 」

「 今天 這個禪 三道場的啟建,有我們大家努力 護持讓這個 工程迅速完成。諸位這個大功德,絕對功 不唐捐 ,因為這個功德會使正法延續下來。以前從來不認同「如來藏」的道場,現在已經有人宣稱他們的法也是如來藏。不管他們是如何的標榜,只要他們認同如來藏勝法,那就夠了。至於證如來藏的法,就由我們來傳:他們去支持,我們來傳。這是我的看法。所以,很顯然地,在我們這些年將正法的法義不斷重整之後,佛教界也不得不去做這樣的轉變。藉著諸位共同的力量把他們引導出來,促使他們不得不要正視如來藏的妙法,這也是諸位的大功德。由於諸位努力護持正法,引導各地佛教道場,走進正確的觀念,走回如來藏思想 的正路 。這個功德,是諸位的功德,把諸位這個功德 迴 向快速的成佛,並且 迴 向成佛的過程中都是快快樂樂的,不必悲哀的學佛,每一世都很迅速、很成功而且很快樂。謝謝諸位! ( 大眾鼓掌 ) 阿彌陀佛 !」

廣大誓願 殊勝行 ,南 贍部洲弘 菩提

最後大眾在 迴 向發願的 禮誦下 ,共許生生世世護持大乘了義正法的大誓願。並 由維那高唱 :「 大眾禮謝 主法和尚,頂禮三拜。 」引領大眾 禮謝主 法和尚。但是 平實導師的麥克風已經被控音人員不經意的關掉了, 平實導師再以其平易近人的風範,就用兩手當擴音器,放在嘴邊大聲回說:「 禮佛 一 拜,阿彌陀佛。 」大眾就沐浴在 平實導師親切柔軟的呼喚聲中及口中唱 唸 佛號聲中,滿心溫暖的圓滿了啟建法會。

當法會圓滿結束時,陽光依然普照而流 洩 下更燦爛的金黃色光芒,令整個會場大眾的臉龐也都顯露出亮麗光彩。 香積組義工 菩薩即時完成近千 個 餐盒,分發給從全台灣各地匯集而來的同修們。眾同修領著餐盒、水果及護持正法的廣大誓願,身心愉悅的踏上歸程。最後, 香積組幾乎 發完所有餐盒,只剩下大概十來 個餐盒供自己 食用,不多也不少,所有 香積組的 義工菩薩都大呼不可思議。

擠滿 200 多輛小型車加上 6 輛遊覽車的臨時停車場,就從最外圍的小型車,還有 佔 住主車道的遊覽車,逐漸一部一部的緩緩離開會場。四處聽到同修們依依道別的聲音,因為各地講堂的同修們原來都相聚一堂,在台北講堂上課,隨著各地講堂的設立而分開了,大家難得相見。中午大家才互相招呼好久不見,才幾個小時 之間, 又要互道珍重,於是別情依依。特別是同修會所修的是大乘究竟了義正法,在廣大的學佛人中,難得 有宗門 裡的知音人。佛教道場雖然遍布全台,到處也都有佛弟子,但是有誰能夠作家相見?只有同修會中的眾同修,彼此才能作家相見,才是佛法殿堂中的家裡人,才是真正的知音人。家裡人才短短相聚又要別離,不免依依不捨,因為不能暢懷而談,才相談數語,催促上車的吆喝,聲聲傳來。因為 不 上車,前面車子不走,交通就不能疏解。

珍重!珍重!珍重了!在菩薩的法道上,我們必然重聚。現在,我們只是回到台灣的每一處,站在散播大乘了義正法 法 種的 最 前哨。如來藏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本來就彼此相照,本來就沒有離與不離,沒有合與不合。我們都知道禪三道場的所在了,我們未來必然常常在此相聚, 為了照破眾生 無明而再相聚。正法終於有了根基之處了,不再飄蕩流浪, 正覺諸菩薩 爾後更當鼎力護持正法 的弘傳 ,響應 平實導師弘法護教之悲願,救護 佛子四眾出邪見 深坑,奠立正法千年基業,乃至將 今時末法 期回溯至像法期,普令一切 有緣佛子同 證菩提,才能真正的報答佛恩、師恩於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