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一切錯認意識靈知心為「常」不壞心者,皆名「常見」外道;故一切佛門中人,若將意識離念靈知心錯認為真實常住心者,當然亦屬常見外道類,無人可以推翻此一說法。唯有認同佛說,不以意識心作為常住不壞心者,可名為佛門凡夫弟子而非常見外道。唯有親證第八識如來藏心體,因此而能現觀如來藏心體假藉七識心王等諸法所顯示之真實性與如如性,並且轉依第八識如來藏顯示出來的真如法性而永不退失,方可名為親證真如者,方是佛門中大乘了義究竟正法之證悟賢聖,否則當知皆是佛門凡夫而非常見外道也。餘諸錯認離念靈知意識心為常住法、為真如法者,皆名常見外道。

平實導師

佛說小乘聲聞法(解脫道)的見道,只有一法,即是否定五蘊常住,了知五蘊的緣生緣滅性;特別是要現觀意識的虛妄性、緣生性,由此斷除我見而斷三縛結。是故,舉凡錯認意識心為常住法,公然自稱為證悟賢聖者,皆屬未斷我見的凡夫,不論身處於佛門內或佛門外,悉皆不能自外於常見外道身分。佛在阿含中說,意識是在本識入胎而住以後,出生了五色根,藉五色根及六塵為緣才能出生,所以意識是二法為緣生:「意、法為緣,生意識。」這是 佛陀聖教所說,卻有法師公開支持常見外道,公然主張緣生法意識覺知心是常住法,並誣稱是 佛陀所說;然而 佛陀並非如此說,故說彼等諸人已成為謗佛者。

平實導師

佛說大乘佛菩提之見道,唯有一法,即是親證第八識如來藏而現觀其真如法性;綜觀二轉法輪般若諸經宣示非心心、無心相心、不念心等心體之名,即可知之;又觀三轉法輪諸唯識經所說阿賴耶、異熟、無垢識等理,以及華嚴所說「證得阿賴耶識者即證本覺智」之聖教,更可證之。若人否定 佛所說親證如來藏現觀真如法性之妙法者,即是破法人,若所悟之標的,定外於真心如來藏者,若所悟落入離念靈知意識心境界中者,即非真悟,即是常見外道。身為常見外道,竟然誹謗真悟如來藏、現觀真如者為外道,寧有是理?有智之人知此理已,即能遠離邪見,趣向正法。

平實導師

真假外道

                   游正光居士 著

**********************************************

          平實導師 序

 

判斷某人是否具有外道見,不是依某人是否在佛門中修行來判定,也不是依某人是否身穿僧衣來斷定;而是依他的知見及主張是否同於外道來判定,若是落在常見、斷見、數論、極微等外道知見來接引及教導眾生,即是外道。即使已經受過三壇大戒,具足聲聞戒及菩薩戒了,假使他所弘揚的法義是常見、斷見等外道法,縱使他仍然穿著僧衣住在寺院中,亦是外道,名為佛門外道。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習雙身法、師徒亂倫,已喪失戒體而不只是佛門外道,已經是地獄種性;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識心,並且書之以文、梓行書籍,廣泛流通而嚴重誤導眾生者,已是謗菩薩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為一闡提人,來世報在無間地獄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後才能往生餓鬼道;再經多劫受苦之後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經多劫受盡種種痛苦以後才能回到人間,前五百世中盲聾瘖啞、五根不具;後來終於能有機緣得聞如來藏妙法時,由於往世邪見種子尚未懺除,於是又造毀謗如來藏勝法的大惡業,於是又重新墮落三惡道。如是循環不斷,終而復始,直到無量劫後懺除外道邪見種子以後,方能不再淪墮三惡道中。但是佛門中一向多有外道邪見流傳著,自古已是如此;p1為欲救護今時、後世廣大學佛人,必須對佛門中的外道邪見加以辨正,方能顯示外道邪見與正法知見的不同所在,學人即可遠離外道惡見,並且能快速證得解脫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證悟般若,絕對不許外於大乘聖典法教;若有人外於大乘聖教之開示,言其所悟「雖異於教門,然亦是大乘證悟」,當知其人即是佛門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經異於宗門之悟,同於常見外道法,然不能自覺而誤以為悟。

 

不論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師,若確實證悟而且依經據論檢查無誤了,若當代無人誤導眾生同犯大妄語業時,只需弘揚正法即可,不必破邪顯正;但若見有當代大師正在大妄語業中,也同時誤導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語業時,則不應獨善其身,為救被誤導之佛弟子及誤犯大妄語業之大師,應將彼等錯悟之大名聲法師所說錯誤法義加以辨正,由此破邪之作為即可顯示正法異於邪法之處,可免被誤導之眾生繼續墮於大妄語業及破法共業中,方屬深生悲憫之大悲心菩薩。

 

若有人以毒藥害死萬人者,其罪雖重,猶不如誤導眾生同犯大妄語及隨同破法之重罪也!何以故?此謂毒藥害人不過一世,若以大妄語業及破法共業害人者,此身雖不至於立即死亡,但死後無量世中同墮地獄中,必須歷經數十劫後方可得出,比之於萬人一世被害,其罪尤重。由此緣故,凡是大量誤導眾生之大師著作,應儘速加以辨正、公諸於世,令大眾悉知而得遠離共業;若不肯出以悲心,只樂於當好人而放過者,則彼等誤導眾生、殘害眾生法身慧命之大師著作,仍將持續流通至後世,貽害無窮;故悲心菩薩應出之以金剛之行而辨正之,以免誤導眾生之著作繼續流通而在後代不斷產生誤導之效應,故應加以辨正。小法師之法義過失則免議之,蓋其影響範圍小,而且著作未能廣為流通,其害不大;而多數小法師並未未證言證而大妄語,亦不害人隨之大妄語,縱使說法有誤,亦非刻意為之,故可不需加以辨正,除非彼等已對正法加以誤評、妄謗。

 

如斯等事都非人身攻擊,並非身口意行之評論,都屬於法義辨正、救護眾生,而非說人是非之世俗事,故應讚歎、支持,此事能救護眾生免於大妄語業及謗法、謗賢聖等地獄業故。今觀本會正光老師出之以悲心,欲救大師、居士之大妄語,更著眼於彼等座下之隨學者,欲免彼等師徒之地獄業,故於〈正覺電子報〉連載其文,正所謂「其心可感而其行無畏,其悲顯然而功德無上」,正應玉成之;乃為之結集出版,名為《真假外道》,以明 佛說外於真心而求佛法者名為外道,以其心外求法故;如是而令有緣人悉得了知外道義,悉能分辨真外道與假外道,不被佛門表相所欺矇,由之而得建立實證大乘佛法之勝緣,故隨喜之,即以為序。P3

佛子 平實 敬序

OO七年秋分 序於竹桂山居

**********************************

在末法時代,能夠弘揚世尊正確的二乘法已經很難得,更何況是弘揚上於二乘法的大乘菩薩法,倍復更難,何以故?因為大乘法甚深、極甚深,微妙、極微妙,很難讓一般人相信,如《佛藏經》卷一 佛的開示:「舍利弗!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說一切法無生無滅、無相無為,令人信解,倍為希有。所以者何?無名相法,無念無得亦無有修,不可思議,非心所依,無有戲論,非是戲論所可依止;無覺無觀,無有所攝,不在於心,非得所得。無此無彼、無有分別,無動無性、本來自空,不可念、不可出,一切世間所不能信;如是無名相法,以名相說。如是舍利弗!一切諸法無生無滅、無相無為,令人信解,倍為希有。」也因為大乘法難聞、難知、難解、難證,難怪許多眾生聽聞真善知識說甚深微妙大乘法、聽聞真善知識說聞所未聞法,聞之當然懷疑、不信,乃至毀謗。

譬如真善知識說真心離見聞覺知,如《大方等大集經》卷十一開示:「一切諸法無作、無變、無覺、無觀,無覺觀者名為心性。」又如《深密解脫經》卷一開示:「曇無竭!有人長夜樂見聞覺知樂,信樂而行;彼人不能知、不能覺、不能量、不能信內身寂滅離見聞覺知樂。」由於第八識真心離諸覺觀、無能所,所以祂離見聞覺知,不在六塵中起分別,與一般眾生所認知的見聞覺知心、所認知能在六塵中了別的心完全不一樣,所以才會有中台山惟覺法師、法鼓山聖嚴法師、佛光山星雲法師,及古時高麗釋知訥禪師、高麗普照禪師等人,認為「真心」有見聞覺知性,認為六識的自性見聞覺知性才是 佛所說的第八識「真心」,認為「真心」能見、能聞、能嗅、能嚐、能覺、能知,所以不欲見聞覺知消失,欲將此見聞覺知心入涅槃、住涅槃,卻不知見聞覺知心正是識蘊等六界,亦不知無餘涅槃是滅卻五蘊、十八界,無有任何一蘊、一處、一界存在,已無任何一界留存,僅存無餘涅槃之本際如來藏獨住於寂靜、極寂靜的無境界中。

又譬如真心無形無相,離一切相,非是世間一切色法、名數所含攝,如《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卷十開示:「菩提者離一切數,菩提者非色法,菩提者不可見,菩提者非青、非黃、非赤、非白、非紅、非黑、非頗梨色、無色、無形無相、無表、過一切相,無依、離一切依,無物、離一切物,無相、離一切相,不可言、不可說、不可見,不可和合知、不可別異知,非闇非明、無形無相,無可觀。」由於眾生很難想像這個無形無相、不生不滅的空性心能夠生、顯種種生滅不已的法相,不能理解經句中的真實義,所以許多 佛弟子,包括大法師、大居士在內,總想要在參禪當中找到一個有形有相的「東西」,當作是 佛所說的真心空性;不知空性心雖然無形無相,卻在眾生種種運為當中,顯示祂的虛空無為性、顯示祂的真如性;因此空性、真如性只是第八識的所顯法,第八識自身才是真實法。而第八識不是所生法,亦不是所顯法,迥無形色,亦無六塵中的作用,如何有一實質的「東西」或六塵中的作用,可以在參禪中找出?由於絕大多數參禪人窮其一生亦無法找到,有人乾脆否定祂的存在,譬如藏密的應成派中觀,如月稱、寂天、阿底峽、宗喀巴、歷代達賴喇嘛、印順法師等人,不僅不承認有此空性心,反而從生滅性的意識心中施設意識細心常住、意識極細心常住之說,以此來破壞 佛的如來藏正法,用他們的六識論邪說取代 佛的八識論正法,使 佛的正法蕩然無存。

又譬如真心不在六塵中起分別,所以祂無所得,沒有所謂三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五受(苦受、樂受、憂受、喜受、不苦不樂受);祂無形無相,卻能顯現種種境界相,為眾生所受用、所貪著;月稱、寂天、阿底峽、宗喀巴、達賴、印順等藏密應成派中觀邪見者,不知此理,將真心如來藏所變現的六塵據為己有,誤以為六塵都是識蘊六識自己所變現者。由於寂天、阿底峽、宗喀巴、達賴、印順等人如此虛妄建立的緣故,今日藏密男女合修、師徒邪淫的外道法才得以公然存在於某些大山頭中,也已普遍存在於某些小山頭中,成為蠶食佛法雄獅的害蟲。藏密的雙身法源於印度教的性力派邪說,以人間男女行淫的房中術技巧,套用佛法果證的高貴名相,藉著政治力量混入佛教中,聲稱為佛教的一支,並高推於顯宗之上;實質上,藏密根本不是佛法,因為他們所說的法都是在男女雙身邪淫法上用心,一生極力追求最強烈、最長久的遍身淫樂覺受,純屬欲界法,誤以為欲界男女性高潮時若能覺受遍及全身,就是佛地的遍身知覺,誤認為是成就佛道,此即是藏密引以自豪的「即身成佛」:在色身的淫樂上「成佛」。喇嘛們並觀察淫樂的覺受無形無相故空,認為即是證得不生不滅的空性,並認為享受淫樂遍身覺受的覺知心就是空性心,卻不知此還是墮在意識心及六塵中,都是生滅法。所有喇嘛們都不知:外於意識心還有另一個從來離見聞覺知、從來不生不滅、從來無三受、五受的第八識心存在,更不知成佛需要經歷三大阿僧衹劫,經歷菩薩五十三階位,斷除煩惱障、所知障,具足證知第八識如來藏含藏的一切種子以後,才能四智圓明而成佛。由於眾生無智慧簡擇,不知藏密荒謬、淫穢的內涵,亦不知藏密六議論的荒謬所在,反而被藏密行者所誤導,以至破財、失身、毀戒、大妄語,輪迴三途無有出期。

又譬如這個真心從本以來無生無滅,也不起念,如《放光般若經》卷七 佛的開示:「何等為無為法之法?p7謂不生不滅之法,亦不住,住無有異;亦不著、亦不斷、亦不增、亦不減諸法之真。何等諸法之真?無所有者是法之真,是名為無為法之法。」由於諸法都是以第八識為因、都是以第八識為第一因、無上因,並藉著種種緣而直接、間接、輾轉出生,所以諸法都是在第八識本體表面示現有生有滅之法相,都是從不生不滅的第八識藉著種種緣而有生住異滅的種種法相出現,所以諸法須依不生不滅的第八識才能說之為不生不滅;若離開第八識,沒有不生不滅之諸法可言,也無生滅不已的法相可言。可是卻有人執離念靈知意識心為真實不壞心、執生滅不已的意識心為常住不壞心,譬如河北淨慧法師、元音老人、達照法師,認為意識心能夠不起語言文字,一念不生而能了了常照,就是無生無滅、就是本來無念的第八識心;卻不知如此施設的「真心」前一秒鐘可以保持無念,後一秒鐘忽然出生一念就變成有念妄心;若有定力者,靜坐入定時可以無念,下座時就變成有念妄心了;這與經中說的本來離念、永遠離念不念心第八識完全不同,而且無法套用在第八識不念心、非心心上面。意識心離念時仍然是有生有滅的法,也是有時有念、有時無念的變異法,不是從來無生無滅、永遠無念之法;由於此錯,他們所修的佛法於是全面偏斜不正了!

又譬如聖教中所說,真心如來藏無形無相而有作用,並非聖嚴法師所說的假名施設法,他說:「真空就是如來藏,『如來藏』是一個假名,沒有一個真正的東西叫如來藏。」他公然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的存在,是將萬法根源的如來藏公然否定;如此公開宣稱他尚未證得第八識如來藏,不但是未悟的人,也是公開謗法的人,卻又公然說他與十二位弟子都已明心,顯然他與弟子們所明的心是意識生滅心,是公然大妄語。如來藏即是阿賴耶識心體,是出生意根及色身、識陰六識的真心,這是三乘經典中都如此說的。而且如來藏是有作用的法,至今仍然有人能實證祂;古今禪宗真悟祖師也都是由於證如來藏而出生了奇妙的智慧,能通實相般若;所以聖嚴法師將禪宗祖師弘揚的極妙如來藏公然否定,不但是謗法,也是欺師滅祖。

如來藏確實存在,若無如來藏的運作,一切有情都不可能生存;但祂運作時的了知行相極為微細,不是在六塵中運作;當祂在五蘊中運作時,藉五蘊十八界而顯示祂的真實性與如如性;祂是真如法性的所依,故不是名言施設,而是實有如來藏心體的作用存在著。譬如《成唯識論》卷三聖 玄奘菩薩開示:「此第八識自性微細,故以作用而顯示之。」乃是依真心如來藏而開示,說明此真心本識在蘊處界中顯示了祂的微細識別作用,是外於六塵而運作的識別性,故又名為阿賴耶識、異熟識、無垢識,這顯示祂是實體法,並非聖嚴法師所說假名施設的無實法唯有名言;祂遍在蘊處界中運作時,分明顯示祂的真實性與如如性,P9故此心又名真如。若無此心,五陰十八界都不能存在,所以不能離開真心如來藏而有其自性、有其作用、有其真如性;所有蘊處界的功能及真如心自身的功能性,全都來自真如心如來藏;若無心體如來藏,就不可能有如來藏自身的性用;若無如來藏心體,亦不可能有蘊處界的性用,故說「心為體,性為用」。

如同海水與波浪都是海水,波浪只是海水生起的許多性用之一,故波浪性用必須依海水為體,才能存在。故海水是體,波浪是海水的性用;不能說波浪是體,海水是用;因為波浪是海水的一部分,依海水而生起波浪性用。可是慧廣法師卻極力主張「性是體、心是用」,如同主張波浪是體、海水是用一樣。慧廣法師主張:心體的性用是本體,心體自身是作用。是將心的性用反過來當作心體的所依,是主張心體依附於心體的性用而存在,所以主張「性為體,心為用」,又將意識離念靈知取代實相心體如來藏,是知見顛倒、無明所覆;並且以此顛倒知見來誤導眾生,使隨從他的一切眾生墮入常見、斷見中。由於彼等以意識取代第八識如來藏心,並堅持「性為體,心為用」的顛倒邪見,反而毀謗實證如來藏正法,又毀謗宣說「心為體,性為用」的真善知識,毀謗如實說、如法說的真善知識為邪說,廣造謗法的惡業,何其無知啊!

由於第八識離見聞覺知、不對六塵起分別,無形無相、離一切相,無生無滅、永不起念,無三受、五受,所以 佛說這個真心不是凡夫及阿羅漢愚人所能相信、所能親證,因此 佛說:「我於凡、愚不開演。」唯有對菩薩種性人,才加以開示演說,因為菩薩能夠聽受、求證、親證,並不是阿羅漢所能求證、親證的;所以菩薩種性人不是多數人,而是少數人。一般人所謂的學佛,其實多數是學羅漢而非學佛;真正的佛法(非羅漢法)難聞、難知、難解、難證,不是凡、愚所能理解或親證,唯有少數的利根菩薩才能證得,使得許多學佛人窮盡意識思維都無法想像,何況能證?因此彼等所說、所解、所證都不能自外於妄心意識,所以將妄心誤認為真心,遂有慈濟的證嚴法師在《生死皆自在》一書中公開主張「意識卻是不滅的」,渾然不知 佛在四阿含中已曾開示。意識是緣生法,乃是意根、法塵相接觸才能出生的法。意識是被生的法,有生即有滅,所以是生滅法,不是不生不滅法。

或如河北淨慧法師座下一位佛學院老師杜大威,不能接受 佛陀所說意識心是緣生法、是生滅法,不能安忍 平實導師評論離念靈知意識是妄心所攝,遂有藏密行者劉東亮(網路化名翁阿轟)藉題訪問杜大威,將其訪問內容編輯為(就蕭平實的話題採訪杜大威先生)一文,貼在網路上,強烈主張離念時的靈知心意識為常住法,公然違背佛說。觀其內容不僅違背 佛的開示,而且也對 平實導師作了許多扭曲事實的評論。為救護彼等諸人所有隨學者,免於大妄語及跟隨他們謗法,P11後學不得不針對杜大威、劉東亮、證嚴法師違背佛說的地方,一一加以辨正,使這些披著佛法外衣的佛門常見外道無所遁形,冀望彼等三人座下之隨學者,都能知道彼等說相似佛法與正法之差異處,使佛弟子們不再受其誤導,而能遠離常見,方能斷除三縛結。由此緣故,乃成就後學寫作《真假外道》一書,就以敘述此書的緣起,代替序文。

菩薩戒子 游正光 謹序

OO七年十一月於正覺講堂

**********************************

          目    

平實導師序序1

自序序4

第一章 評劉東亮及杜大威的不死矯亂言論

第一節 緣起1

第二節 杜大威先生的落處5

第三節 杜大威先生的大錯謬17

第四節 杜大威先生對藏密的無知25

第五節 杜大威先生不懂法義辨正的意涵32

第六節 杜大威先生不懂真空與妙有36

第七節 杜大威先生也是常見外道45

第八節 杜大威先生不懂般若禪55

第二章 將佛法世俗化、淺化的證嚴法師

第一節 緣起67

第二節 證嚴法師的常見外道證據70

第三節 證嚴「上人」同具斷見外道的證據120

第四節 證嚴「上人」將佛法世俗化的證據162

第五節 證嚴「上人」將佛法淺化的證據179

第六節 證嚴法師的其他錯誤知見罄竹難書210

第七節 對證嚴法師的略評240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