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

      釋悟圓、善藏法師等

本書是近代大乘佛法見道的實錄,

證實大乘佛法的般若證悟,

在末法時代仍然可能,

證實禪宗的證悟者確實可以發起

般若實相智慧而能如實證解甚深般若,

證實唯識增上慧學的真見道法門,

至今仍然絲縷不絕的繼續流傳中,

藉以發起大乘學人的大信心。

 

         發願文

願我修學大乘理 不遇聲聞緣覺師 願我得遇菩薩僧 受學大乘第一義

不久見道證真如 隨度重關見佛性 隨我導師入宗門 親證三乘人無我

願具妙慧勇摧邪 救護佛子向正道 普入大乘第一義 受學究竟微妙理

願隨導師學種智 通達初地法無我 修除性障起聖性 發十無盡大願王

願我依佛微妙慧 善修菩薩十度行 無生法忍增上修 地地轉進無障礙

乃至究竟菩提果 不捨眾主永無盡 願我世尊恒慈愍 冥祐弟子成大願

南無釋迦牟尼佛 南無十方一切佛 南無大乘勝義僧 南無究竟第一義

                                                                                           p.1

○○○○○○○○○○○○○○○○○○○○○○○○○○○○○

如聖教所言,成佛之道以親證阿賴耶識心體《如來藏》為

因,《華嚴經》中亦說證得阿賴耶識者獲得本覺智,則可證實:

證得阿賴耶識者即是大乘法中之開悟者,即是大乘別教勝法真

見道者。經中、論中又說證得阿賴耶識而轉依識上所顯真實性

與如如性,能安忍而不退失者即是證真如、即是聖人,當知親

證阿賴耶識時即是開悟見道也;除此以外,別無大乘別教、圓

教正法之真見道;若尚有他法可作為見道內容者,則成為見道

內涵有多種,則成為實相有多種,則違實相絕待之聖教也。

                                                        平實導師

                                                                                          p.3

○○○○○○○○○○○○○○○○○○○○○○○○○○○○○○○○

般若實相之證悟,唯有親證如來藏而現觀其真如法性,方屬真悟,餘者皆

非真悟。今時諸方大師悉以離念靈知心作為真如心而謂為悟,即違常識認知;此

謂離念靈知意識心夜夜斷滅故,是現實生活中即可體驗之常識故,亦是醫學界

共同認知之常識故。佛法中亦謂離念靈知心從因緣生,於悶絕、正死位、滅盡定、

無想定中亦如是,悉必斷滅故。離念靈知心必須因與緣具足,方能出生:因

者謂第八識如來藏心體及其含藏之意識覺知心種子,緣者謂意根心、法塵、五

色根作為俱有依。此一因三緣,若缺其一,意識離念靈知心即不能出生於人間,

即無法有知覺性現行,何況繼續存在與運作?若離念靈知意識心或離念靈知心

之知覺性,可認作證悟標的之實相心、可認作真如心者,則應實相有五:離念

靈知意識心、意根、法塵、色身五根、如來藏,則大違法界實相絕待不二之理。

若所生之意識心可以認定為實相心,則意識心所依緣之意根等三法,以及能生

意識心之最終心如來藏,當然更屬實相!則是實相有五,大違聖教與諸賢聖之

理證!亦違禪宗諸祖及當今一切真悟者之實證!知此,則開悟證聖之標的,可

以知之矣!稍有世間智之學人,聞此即當知所檢擇也!

                                                             平實導師

                                                                                                    p.5

○○○○○○○○○○○○○○○○○○○○○○○○○○○○○○○○

目 次

第一篇:釋悟圓法師017

第二篇:釋善藏法師020

第三篇:林欽源居士069

第四篇:邱美芳居士076

第五篇:謝秀蓁居士084

第六篇:劉正琴居士091

第七篇:洪美珍居士112

第八篇:徐義雄居士116

第九篇:曾蓉蓉居士128

第十篇:黃正榕居士132

第十一篇:蔡青利居士140

第十二篇:林育才居士146

第十三篇:段凡中居士168

第十四篇:劉惠莉居士176

第十五篇:詹益墩居士184

第十六篇:葉經緯居士202

第十七篇:劉惠淵居士208

第十八篇:劉善生居士219

第十九篇:黃惠卿居士235

第二十篇:張正萍居士257

第二十一篇:周子全居士271

第二十二篇:林明佳居士287

第二十三篇:施瑞雯居士301

第二十四篇:蔡華容居士313

附錄:公案拈提一則石霜犬吠327

                                                                                                      p.7

○○○○○○○○○○○○○○○○○○○○○○○○○○○○○○○○

附錄公案拈提一則:

第三三一則 石霜犬吠

漳州石霜大善和尚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春日雞鳴。」僧云:「學人不會。」師云:「中秋犬吠。」

師上堂云:「大眾!出來!出來!老漢有個法要,百年後不累爾。」眾云:「便請和尚說。」師云:「不消一堆火。」

印順法師云:《如來的世俗解說,釋尊時代已經是神我別名,所以在佛法流行中,如來而被作為神我型態去解說,是非常可能的。如來界、如來藏與如來有關,而如來與神我有關,所以討論有神我色彩的如來藏說,應注意佛教界對於「我」的意見!釋尊的一代教法,以緣起、無我為宗要,雖然在某些大乘經中,「無我」已被巧妙的譬喻而判為方便說了,如尊重史實,那麼釋尊的無我說,正是針對當時印度教的「我」,否定神我而樹立源本於正覺的正法。》(摘自印順法師著《如來藏之研究》頁41)

平實云:印順法師被尊稱為台灣佛教界之導師,身為大乘比丘、自命為大乘法之修證者,而崇尚聲聞小法,以聲聞法之緣起性空解釋般若,(p.327)緣因早年受彼密宗應成派中觀邪見,故入歧途。彼云:「抗戰開始,我遊西川,接觸到西藏傳的空宗。那時我對於佛法的理解,發生重大的變革,不再以玄談為滿足,而從初期聖典中領略到佛法的精神。由於這一番思想的改變,對於空宗也得到一番新的體認,加深了我對於空宗的讚仰。」(詳見印順法師著《中觀今論》自序)

然而印順法師不解真正之空宗,亦不解真正之「有」宗,更不解大乘諸經所說空性之異於二乘空;觀其眾多著作,余今故作是言。於其誤導佛子之處,余以拙著《真實如來藏》中所說正理加以辨正反駁,然未指名道姓,是故佛子多有不知者。拙著《真實如來藏》出版後,於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以掛號郵件六二五七一號寄交法光月刊共計四本,其中一本指名轉交印順法師,冀彼閱已,修正邪見;於今二年有奇(編案:此一拈提摘自《宗門血脈》書中,已於二千年七月出版),未見其有修正之語文,反而放任徒眾繼續否定如來藏。

印順法師依密宗所認同之天竺佛教末期智光論師邪見,不依中國嘉祥大師正見;認為大乘第三轉法輪諸經乃外道神我思想,故否定如來藏思想。然而密宗錯解佛法極為嚴重(編案:詳見《狂密與真密》四輯書中一一舉例辨正);智光論師誤判諸謬,余亦已於《楞伽經詳解》第二輯中重判剖析(編案:亦已於《宗通與說通》書中細判),讀者逕行購閱,即知古來諸方對於空宗、有宗判教之邪謬,茲不重述。

而如來藏非是思想,實有可證故。拙著《真實如來藏》已反覆證明其實有,非但印順法師所不能推翻,一切人天亦不能推翻。印順法師自謂已「從初期聖典中領略到佛法的精神,由於這一番思想的改變。對於空宗也得到一番新的體認,加深了我對於空宗的信仰(編案:由此一語證明印順不承認自己是空宗信仰者的話,是不如實之語)」;然究其實,印老並未真正領略到初期聖典阿含諸經之真正精義,何以故?一味主張離於本際之涅槃寂滅故,一味主張無有涅槃本際之緣起性空及無常空故,佛說涅槃有不生不滅之本際故,佛說羅漢涅槃非是死已斷滅故;而今印順法師主張不生滅之如來即是外道神我故,然佛所開示之如來或如來藏迥異外道神我故。而今印老主張「如來的世俗解說,釋尊時代已經是神我別名」,卻不知自身對於如來之理解,正同「世俗的解說」,謂印老所知之如來藏(對六塵)有知、有覺故,然佛說如來藏第八識(對六塵)離見聞覺知故。

復次,緣起性空之理若離涅槃本際第八識如來藏則行支緣無明支為因而起,無明支復應別有所緣之支,所緣支復應更有所緣支;是,則應十二因緣推之無盡,無人能究盡其理,無人能成辟支佛果;(p.329)非,則應無明支乃由種子識(如來藏)所藏無明隨眠種子之現行而有;不應無明由虛空中無因自現而生有情,否則即成虛空外道。乃竟台灣佛教導師之印順法師,竟受密宗應成派中觀邪見蠱惑,隨彼邪見而否定如來藏,誣佛所說如來藏「思想」同於外道神我之說,豈真無明由虛空無因忽生耶?

果如是,則印老不必持戒出家,汝修行成佛已,復將再由虛空無因忽生無明,再度淪為凡夫,持戒出家修之何用?必因人人各有種子識,修行淨除自己種子識中二障隨眠已,種子已經純淨,不復再現無明種子,故成佛已,永不再墮凡夫生死,斯名正說。若依印老否定持種識(第八識如來藏)之邪見,則一切人學佛、供養法師、孝順父母,乃至殺人越貨、燒損擄掠,悉無正報,無因無果,一切無明種子非可經由修行熏習淨化故,一切無明種子悉將再由虛空無因忽然現行故,虛空不受熏習淨化故,虛空無法,非是心故。若無第八識如來藏持種,尚有極多大過,余於《真實如來藏》書中已有略述,而印老不能置辯,故知其謬也大。是故印老不應於否定第八識持種識如來藏之後,單說諸法緣起性空,否則必同應成派中觀之具足斷、常二邊邪見,焉得名為佛法?

印老所言「在某些大乘經中,『無我』已被巧妙的譬喻而判為方便說了!」如是之言可證印老完全不解大乘法義,未見大乘見道功德;此謂二轉法輪、三轉法輪大乘諸經,在在處處說人無我、說法無我(不曾將無我法判作方便說,並以如來藏來支持二乘無我法不墮斷滅境界中),不唯深妙正真,非二乘無學所知,更建立二乘無我法於不敗之地,令一切人天所不能壞,唯能信受而修學之。大乘諸經固說第八識如來藏是法界實相,然如來藏自性清淨,離見聞覺知,永不作主、不作主宰,不自知我,云何印老誣同外道神我?外道神我有覺有知、常作主故。

印老之有此過者,咎在不解佛說如來藏體性之意旨,復未能證實而體驗之,便誣:如來藏同於外道神我。殊不知如來藏一法亙古已在,其清淨無我性永不改易,一切外道欲修證之而不可得,俱認意識覺知性為常不壞心,故名常見外道,佛於二乘諸經已廣破之,云何印老說如來藏同於外道神我?而此如來藏法,古今禪宗祖師證悟之者極多,余諸同修共我修學,今亦已有百餘人親證而能隨時體驗之(編案:此是公元二千年事,非謂此書出版之時),悉符一、二、三轉法輪諸經,無有絲毫差異,云何印老否定三乘緒經根本之如來藏法?

復次,大乘諸經從來不曾否定二乘無我法,故非如印老所說「無我已被巧妙的譬喻而判為方便說了」,反以涅槃本際之無我如來藏,建立二乘無我教立於不敗之地,(p.331)何嘗否定之?然而二乘無我與大乘無我有異有同,印老不知,故作誣蔑大乘之說。所以者何?同者俱謂蘊處界無我、無我所,因緣所生、無常變異,終歸於壞,故名無我;如是無我,三乘所共,宗旨無二。異者謂大乘菩薩所證前述無我,乃由親證法界實相涅槃本際之如來藏心,並體驗其無我性後,名為證得無我,是名菩薩所證人無我;由此法界實相如來藏心之無我性,復觀蘊處界無我、觀蘊處界衍生之百法無我、無我所,觀衍生之千法、萬億法無我、我所,名為菩薩證得法無我;其中唯有小部份同於二乘無學所證無我,其餘悉皆不共二乘,辟支、羅漢知有第八識而不能證故,故說二乘涅槃名為方便。然因眾生未悟之前,猶如印老聞之不解,故須廣設譬喻而演示之;然諸大乘經教僅說二乘無我教是方便教,不證中道實相故,實情如是故,未嘗將無我判為方便說也,「二乘無我」非即「真實無我」故;是故印老此語實有大過,誤導佛子錯將大乘究竟無我法認作外道神我法,而不能知三乘無我法俱依無我如來藏而顯故。

由是故說印老至今仍然墮於玄談中,三乘見道俱無,不入義學;何以故?聲聞初果見道之後,聞佛說有涅槃本際,即知不墮斷滅見故;印老否定無我性之如來藏已,必墮無因有緣之緣起性空斷滅論故,佛說此名免無角法戲論之外道無因論也(詳見拙著《楞伽經詳解》第二、三輯論述),以此緣故導致印老誤解大乘般若,將二乘法所說陰界入空之緣起性空法來解釋般若,渾然不知般若所述乃是真如佛性之中道性智,猶自著書否定真如如來藏,其過大矣!

佛子欲離印順老法師之過咎者,當信人人皆具無我性之如來藏第八識,信已方能死心蹋地參禪;若不信自己亦具此心,則必不能持之以恆、戮力參究,焉有悟緣?然而真悟菩薩乘願再生此世界者極為稀有,大多畏懼隔陰之迷所障,故多求生諸佛淨土,少有再來者;是故此時邪師說法如恆河沙,難得一位、二位真實證悟之人;善知識難遇,其故在此。於此奉勸佛子:當依大乘經律論宗旨、檢校一切善知識著作及其言說,莫迷於出家、在家表相,莫迷於道場弘偉、生徒眾多等表相;凡有所說,必須完全契合佛說諸經意旨,若墮邊見,悉不應受;今觀印順法師諸多著作,悉是情解思惟研究所得,非有證量,未證實相本際故,否定涅槃本際故,不離外道斷常邊見故,斫喪三乘佛法之根本故,一切佛子不應信受。

然而禪宗祖師證悟之涅槃實相妙心無我性如來藏究應如何契證?不可無所著墨,便舉石霜犬吠公案以示佛子:有僧參禮潭州石霜大善和尚,問云:「如何是佛法大意?」普天下阿師悉有此疑,只是不敢來問平實,攸關顏面故;(p.333)今幸此僧代問了,且拉長了耳朵,聽那石霜和尚怎地答他:「春日雞鳴。」禪師家、渾如此;學人為法出家,首要之事即是見道明心,今問佛法大意有情皆有之自性如來,云何禪師答語盡是鄙俗世間事?豈不疑怪?

這僧亦如印老一般不會,卻是老實答個不會,未敢故作聰明道無如來藏,亦未敢誣稱「如來與神我有關」,石霜和尚看他老實,便再指示云:「中秋犬吠。」無奈這僧因緣不具,沒了下文。

只如石霜和尚道春日雞鳴,卻與佛法大意有何相干?僧云不會,石霜卻道中秋犬吠;春日雞鳴與中秋犬吠又有什麼相干?值得相提並舉?道是佛法大意?天下阿師欲求大乘見道、親證大乘人無我,急須於此著眼。若得契會,便見涅槃實相妙心,便能漸漸貫通三乘法道親證如來藏之無我空性、親證二乘蘊處界之緣起性空;從此三乘無礙,不受諸方大師所瞞。若會不得,盡是依草附木精靈、無主遊魂。

若有阿師不會,下問平實,平實卻效公雞振翅高鳴,問:「汝會麼?」若猶不會,平實復學犬吠:嗥!嗥! 聰明阿師急著眼聽!

平實如是,已然郎當不少,破費不貲,可中若有伶俐阿師一眼覷著,卻須還我一曲「明珠吟」來!

大眾如果盡皆不會,且撿個法會團聚日子來,平實便上座向大家道:「大眾盡皆過來!過來!在下為汝等說佛法大意。」大眾附近已,平實便令一人上座,自己卻下座告眾:「不消一堆火!」(p.391)

                                         (錄自公案拈提第四輯《宗門血脈》)

 

註一:印順認為佛示現在人間之前,外道即已主張有常住不壞的如來,所以大乘經典所說的如來常住是外道思想,是外道法,不是真的佛法,是與外道思想合流。若印順此一推論之邏輯是正確的,則佛降生人間之前、之後的許多外道也宜稱已證涅槃、已得阿羅漢果,這在四大部阿含諸經中曾有多處明文記載,依印順的見解,則佛門中的所有阿羅漢與涅槃的法義,也應該是與外道合流而同樣是外道法了。事實是否如此?他的道理可以說得通嗎?印順派的法師與居士們,對他的錯誤邏輯與推論,應該對佛教界有所說明,以釋群疑。

註二:自二○○七年起,凡購閱公案拈提系列書籍者,每一冊皆附贈一片CD。此CD名為〈超意境〉,是以各輯公案拈提中的偈頌為詞,並以優美的旋律錄製而成,可供參禪者聆聽欣賞及參究之用,內附彩色精印之說明小冊,聆聽時若能同時參閱小冊之說明,極易引生疑情,有助於破參證悟。本CD及附贈小冊,售價新台幣280元。(p.335)

○○○○○○○○○○○○○○○○○○○○○○○○○○○○○○○○

                回總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