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如來藏與阿賴耶識正義--

                         評法蓮法師《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之缺失

 

唯識與如來藏的爭論,是近代才有的現象,最初,由提出「法相唯識學」的甌陽竟無居士(18711943),與提出「法界緣覺教法」的太虛法師(18891947)揭開了至今將近百年的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之爭論,爭論孰能真正代表佛法的正統義旨。接在太虛法師與歐陽竟無之後,則有印順、王恩洋、呂溦、雄十力等人各自以自己所宗的思想理論提出種種的佛法見解,互起爭執,遂使得世人產生了民初佛法大興盛矣的表相,至今仍然有人心嚮往之,然而世人卻不了解,事實上佛法的真正義旨,經過了這樣的各自爭論之後,所得出來的結論,卻已使得本來完整圓滿的  佛陀法教,變成了支離破碎,各自為論,以己為宗的戲論佛法現象情況,錯解了佛法義旨,破壞了後世的佛弟子們修學真正佛法的道路。自甌陽竟無生存的時代往前推移幾千年以迄佛世,所有的佛弟子們,包括中國與印度的佛法修學者,縱然有中觀與唯識的分門別派,然而普遍地都承認阿賴耶識是第八識,如來藏也是第八識,為何在民國初年左右時期的這些前人會提出這個問題來呢?他們之所以會對如來藏與阿賴耶識產生不如理的作意,咎在自身未證法性,因為不能自宗通達的緣故,因此對於不一不異,名相性空,離於名相的無相實相不能夠如實的了知,所有才會迷謬於唯識如來藏理,謬執我法,對於二空不能生出正解。如果是已經證悟空性第八識的菩薩,能夠善於觀察法界,則對於佛法就不會產生謬執,了知一切萬法唯是自己第八識的自心現量,在凡夫位、菩薩位時,或多分或少分函藏無明煩惱染污種子,不似佛地第八識般清淨無染,要待數數修學觀行,於斷盡最後一分所知、煩惱障時,才得純淨無漏法種的第八識,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而登佛地。

 

觀法蓮法師在《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一書中,其立論為:「以前認為自己所找到的第八阿賴耶識是不生不滅的無為法,是圓成實性,現在才知道這種見解是來自同修會所熏習的知見,與經論相違背,不是經論所說的意旨(《如來藏與阿賴耶識》頁3。」

 

「本識即是第八識,是三界趣生之主體識,乃屬有為法(同書頁5。」

 

「八識皆是彼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所現八種了別識故,三界一切萬法皆由八識不實妄想生故,怎可說第八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怎可說阿賴耶識函蓋自性清淨心,何以故?因八識皆是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所現法故。若不知第八阿賴耶識與如來藏自性清淨心,非一非異之正理者,則不明  佛意,八識是自心現故,切莫真妄不分,慎思之﹗請慎思之﹗(同書頁8

 

「若言阿賴耶識是因地真如者,則真如變成無常之法,以阿賴耶識自體無常故(同書頁16。」

 

「看到這些經論,才知禪宗祖師說『萬法歸一 ,一歸何處?』之真義也。所謂萬法歸一者,歸三界主體識阿賴耶識,而此阿賴耶識歸何處?祖師又曰:『離心意識參﹗』即是教人離八識妄心,參究本來自性清淨心如來藏。而此阿賴耶識只是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所現有為功德相用而已(同書頁54。」

 

「末學法蓮以前認為所找到的第八阿賴耶識就是真心、法性、實際、如來藏,於查閱經論深入對照思惟後,才知道自己真心妄心不分,體用性相不明(同書頁54。」

 

由以上這一些論述來看,法蓮師的論點乃是:

 

1.  第八阿賴耶識不是真心、不是法性、不是實際、不是清淨心如來藏;

 

2.  第八阿賴耶識是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所現,是指妄心、是無常之法。

然而實際正法的立論乃是:

 

1.第八阿賴耶識是真心、是法性、是實際;

 

2.  第八阿賴耶識即是第八識如來藏,兩者唯是在修證佛法上,為辨別果位性質上的差異,所如理施設的建立相,兩者說是同一個第八識。是故法蓮師父所說第八阿賴耶識是如來藏自性清淨心所出生的論述,於我的立論而言,就變成了無義戲論,因此就不需要論述。

 

一、阿賴耶識即是眾生心、眾生法身、真心、法性、與實際根本處:

 

依實際理地來說,將阿賴耶識與如來藏分解為細部來探究他們的體性,難免會落入邊見裏,離於中道實相;然而,如果不這樣施設分類,作細部探究的話,一分執迷眾生又會錯解  佛義,落入自性現妄想裏。在佛世時,就已有「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的現象發生:阿難尊者有一次行化到外地,遇到一群佛教弟子正在談論法義,阿難尊者聽到其中一位說:「  佛說:『若人生百歲,不見水老鶴,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阿難尊者一聽,心想:「糟了,佛法被誤解了。」因此阿難尊者糾正他們,告訴他們:「  佛的法義是『若人生百歲,不解生滅法,不如生一日,而能得見之』,或許是因為口音不對,你們誤解為『不見水老鶴』。」然而此一群佛弟子回去問他們的師父,他們的師父說:「阿難的說法錯了,我的才對」,阿難尊者見其不可理喻,遂離去;接著不久,有一位聖宿大士,出面指證:阿難說的法對,另外一個的法義錯了,才把他們糾正過來。然而事實上是: 佛對弟子眾說法時,常常是因機而施教,對執有者說空,對迷空者說有,最後集成諸法唯自心現量,應當成就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末學此文論述,亦依照諸  佛菩薩聖教量如理作意,來彰顯出第八識在凡夫位時,雙俱心真如門與心生滅門體性的義旨。

 

《解深密經》佛云:「廣慧﹗此識亦名阿陀那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隨逐執持故;亦名阿賴耶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攝受藏引、同安危故;亦名為心,何以故?由此識色、聲、香、味、觸等積集滋長故。」由此段經文,知一切有情眾生皆有一阿賴耶識,能夠聚集滋長受藏色、聲、香、味、觸等種子,執持身與身同安危。又,前七識是為壞不壞,具有展轉因,有間斷的緣故,不能持身,入滅盡定時皆斷的體性;而且前七識亦不具有集藏滋養一切種子的能力體性,所以說前七識不能是法身,所以只有第八識,具有能夠持身與集藏諸種子的體性,因此說第八識才是法身、即是法身;故知阿賴耶識就是法身,因為  佛已說明阿賴耶識具有能夠持身與集藏種子的體性能力。

 

《成唯識論》卷三  玄奘菩薩云:「謂契經說:雜染清淨諸法種子之所集起,故名為心,若無此識(阿賴耶識),彼持種心不應有故;謂諸轉識在滅定等時,有間斷故,根境作意善等類別,易脫起故,如電光等不堅住故,非可熏習,不能持種,非染淨種所集起心。此識(阿賴耶識)一類恆無間斷,如苣勝等,堅住可熏,契當彼經所說心義;若不許有能持種心,非但違經,亦違正理,謂諸所起染淨品法,無所熏故,不熏成種,則應所起唐捐其功,染淨起時既無因種,應同外道執自然生。」

 

卷二云:「阿賴耶識與諸轉識,於一切時,展轉相生,互為因果;攝大乘說:阿賴耶識與雜染法,互為因緣,如炷與燄,展轉生燒,又如束蘆,互相依住,唯此二建立因緣,所餘因緣不可得故。」

 

玄奘菩薩此處所說,亦證明持種識乃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具有堅住性,於一切時為一切因緣的所依,因為有為法不能堅住的緣故,阿賴耶識具有堅住性,有為法無堅住性,因此知阿賴耶識具有無為法的體性;又因為阿賴耶識是諸法種子之所集起心,能夠集起諸法種子的心本體不能有生滅,故知阿賴耶識不是妄心,阿賴耶識是一切因,阿賴耶識即是眾生心、眾生法身、真心、法性、與實際根本處。不能像法蓮法師所說的將本識第八識阿賴耶識心體,片面的認為是妄心、是依他起性、屬於有為法。至於阿賴耶識與如來藏的關係,與阿賴耶識是否具有無常、變異性與應當斷除否的問題,在後文將會解說。

 

二、阿賴耶識的體性

 

1.阿賴耶識具有生滅變異體性

 

《雜阿含經》云:「愚癡無聞凡夫寧於四大色身繫我、我所,不可於識繫我、我所。所以者何?四大色身或見十年住,二十、三十、乃至百年,若善消息,或復少過。彼心、意、識日夜時剋,須臾不停,種種識變,異生異滅。譬如獼猴遊林樹間,須臾處處,攀捉枝條,放一取一;彼心、意、識亦復如是,種種變易,異生異滅。」此處  佛所說法:「心、意、識亦復如是,種種變易,異生異滅。」與《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云:「心名採集業,意名廣採集,諸識識所識,現等境為五。」與「復次大慧﹗自心現妄想八種分別,謂識藏、意、意識及五識身相者,不實相妄想故。我、我所二攝受滅,二無我生。」又云:「大慧﹗自建立自通者,過世間望,彼諸凡愚所不能信。自覺聖智境界無以為譬,真實如來過心、意、意識所見之相,不可為譬。」

 

此處  世尊明白告訴我們在等覺位以下至凡夫位的第八識心尚具有種種變易,異生異滅、廣採集、自心現不實相妄想等等體性,凡夫則函藏多分不實相妄想,賢聖則有少分或微細不實相妄想。  佛地的第八識真如,則是過心、意、意識所見之相,不可為譬,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詳見《楞伽經》)

 

    再且,如果在凡夫位的第八識阿賴耶識體性是畢竟無變異性,那麼世間的現相,就應該是:阿貓永遠是阿貓、阿狗永遠是阿狗、我們生而為人、就應當永遠只能是人,永遠不可能修行變成清淨無染的 佛。因此,依照  佛所開示諸識隨因緣轉的體性,是故知阿賴耶識具有染污變異的體性。

 

2.阿賴耶識具有清淨真如常住體性

 

另外一方面  佛經《契經》云:「金剛藏菩薩云:『一切眾生阿賴耶識,本來而有,圓滿清淨,出過於世,同於涅槃。譬如明月現眾國土,世間之人見有盈虧,而月體性未曾增減。藏識亦爾,普現一切眾生界中,性常圓潔,不增不減,無智之人妄生計著。若有於此能正了知,即得無漏轉依差別。』」、「賴耶體常住,眾識與之俱;如輪與水精,亦如星共月。」

 

此處,  佛藉著與金剛藏菩薩的請問說法,將眾生本來而有的法身第八識,阿賴耶識所俱有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性的體性告訴我們。如此一來,我們就能了知阿賴耶識即使是在凡夫眾生位中,亦具有真如性、圓成實性,不變清淨性,不可如法蓮法師一樣,誤認為阿賴耶識心體無清淨性,具有染污性,有變異性。然而此法難信,誠然,唯有真正信根圓滿成熟的眾生,才能必定信  佛,莫要說  世尊處處顯說隱說告訴我們第八識自性清淨而有染污難信之法,其實真正信根圓滿成熟的眾生,  佛只要說一次,只說一句「賴耶體常住」,真正信根圓滿成熟的眾生就能夠衷心信受,僅尊  佛旨,永不變異,不必一定此眾生已經證悟法身第八識,方能信此「難信之法」,因為信根已成就的緣故,就能夠有如此的功德受用,其人不久必證菩提。然而,第八識自性清淨而有染污,確實也是難信之法,絕大多數眾生亦必要等到其人自證心量以後,才能如實親自體驗。是故當信  佛語:阿賴耶識具有常住清淨涅槃的真如圓成實性,莫如法蓮法師所說:「阿賴耶識是圓成實性與經論相違背。」

 

3.阿賴耶識雙俱生滅變異與清淨真如常住體性

 

《契經》中,云:「阿賴耶識恆與一切染淨之法而作所依,是諸聖人現法樂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諸佛國土,悉以為因,常與諸乘而作種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大寶積經》卷109佛云:「然諸眾生不知我身內所住識有何體。跋陀羅波梨﹗此識善成就故,流至一切諸有,然諸有不染著。」

 

《成唯識論》卷二云:「阿賴耶識與諸轉識,於一切時,展轉相生,互為因果;攝大乘說:阿賴耶識與雜染法,互為因緣。」卷四又云:「若無此識,彼染淨心不應有故,謂染淨法以心為本,因心而生,依心住故,心受彼持彼種故。」

 

  佛所教,亦顯現極成阿賴耶識為常住真心,為第八識,為一切有為法無為法染法淨法一切法的所依,雙俱染法生滅與淨法常住體性的正義。故知法身第八識即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即是眾生位中的法身第八識,而此第八識無始以來為一切染淨法的持種識,其自身雖然函藏無量雜染種子,其本身自性卻是清淨而無染污。

 

二、如來藏亦雙俱生滅變異與清淨真如常住體性

 

1.如來藏具有生滅變異染污體性

 

《佛說不增不減經》云:「佛言:『舍利弗﹗甚深義者即是第一義諦,第一義諦者即是眾生界,眾生界者即是如來藏,如來藏者即是法身。』」

 

《央掘摩羅經》卷第四:「佛告文殊師利:『一切眾生有如來藏,為無量煩惱覆,如瓶中燈』」、「菩薩道者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我次第斷諸煩惱得佛性,不動快樂,甚可愛樂;若不斷者恆輪轉生死。」

 

《楞伽經》佛云:「如大價寶,垢衣所纏,如來之藏常住不變,亦復如是,而陰界入垢衣所纏,貪欲恚癡不實妄想塵勞所污。」、「此如來識藏,一切聲聞緣覺心想所見;雖自性淨,客塵覆故,猶見不淨,非諸如來。」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云:「是故大慧﹗菩薩摩訶薩欲求勝進者,當淨如來藏,及識藏名。大慧﹗若無如來藏者,即無生滅。」

 

《勝鬘經》云:「若於無量煩惱藏所纏如來藏不疑惑者,於出無量煩惱藏法身亦無疑惑。」

於《雜阿含經》,佛已明白顯說眾生皆有法身、第八識如來藏,此如來藏於眾生位時,為無量煩惱覆,具有染污性,要次第觀行斷諸煩惱才能成為佛地的第八識,捨棄如來藏之名,改稱真如。顯見此如來藏於眾生位時,具有變異生滅性,不同於佛地第八識不動可樂的體性。於《勝鬘經》裏,  佛陀亦如是開示:「如來藏為煩惱染汙難可了知。」

 

    同於阿賴耶識的義理,如果在凡夫位的第八識如來藏體性是畢竟無變異性,那麼世間的現相,就應該是阿貓永遠是阿貓、阿狗永遠是阿狗、我們生而為人、就應當永遠只能是人,永遠不可能修行變成清淨無染的 佛。 依照  佛所開示「當淨如來藏,及藏識名」,故知如來藏具有染污變異的體性。

 

2.如來藏具有清淨真如常住體性

 

《契經》中,佛云:「佛云:『金剛藏﹗如來常住恆不變易,是修念佛觀行之境,名如來藏。猶如虛空不可壞滅,名涅槃界,亦名法界。』」

 

《如來藏經》:「佛云:『善男子﹗一切眾生雖在諸趣煩惱身中,有如來藏常無染污,德相備足如我無異。』」

 

《入楞伽經》云:「寂滅者名為一心,一心者名為如來藏,入自內身智慧境界,得無生法忍三昧。」

 

世尊明白告訴我們,如來藏亦除了具有煩惱染污性之外,尚還具有常住清淨涅槃的真如性、圓成實性。

 

3.如來藏雙俱生滅變異與清淨真如常住體性

 

《勝鬘經》:「若於無量煩惱藏所纏如來藏不疑惑者,於出無量煩惱藏法身亦無疑惑。」、「佛即隨喜:『如是﹗如是﹗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污,難可了知。』」

 

《如來藏經》:「佛云:『如是,善男子,我見眾生種種煩惱,長夜流轉生死無量。如來妙藏在其身內,儼然清淨如我無異。是故佛為眾生說法,斷除煩惱淨如來智,轉復化導一切世間。』」

 

如此,亦顯現極成如來藏是為常住真心,為第八識,為一切有為法無為法染法淨法一切法的所依,雙俱染法生滅與淨法常住體性的正義。

 

由以上所論述的正義來說,一切眾生皆只有一個各自的第八識,而這個第八識在凡夫位的眾生裏,體性皆是自性清淨而有染污,要待數數觀行後,才能成為圓滿究竟清淨的佛地第八識清淨真如。阿賴耶識是第八識,如來藏也是第八識,阿賴耶識雙俱無始以來清淨真如性與煩惱妄想生滅性,如來藏也是雙俱無始以來清淨真如性與煩惱妄想生滅性,如來藏的體性完全相同於阿賴耶識的體性,那麼結論必然就是:阿賴耶識就是如來藏。兩者唯是異名,所指的法義皆是眾生的第八識,皆是第一義諦。

 

 

三、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義

 

《入楞伽經》卷八 佛云:「大慧﹗言剎尼迦者,名之為空阿賴耶識,名如來藏;無共意、轉識熏習,故名為空,具足無漏熏習法故,名為不空。大慧﹗愚癡凡夫不覺不知,執著諸法,剎那不住,墮在邪見而作是言:『無漏之法亦剎那不住。』破彼真如如來藏故(或是破彼空不空阿賴耶識故。)」

 

世尊在此明白開示,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皆是指法身,而且  世尊更指出這兩者不會同時存在一起,也就是說阿賴耶識不會與如來藏共處,兩者是同一個體,只是稱呼不同,兩者誰也不是誰的所生法;就好像比喻說有一個女子,年輕時是媽媽,年老後變成了祖母,我們不能夠說媽媽跟祖母是不同的人、是兩個人,因為實際上媽媽與祖母都是指向同一個女子。

 

又:《入楞伽經》卷七:「佛云:『大慧﹗阿黎耶識者名如來藏,而與無明七識共俱,常不斷絕,身俱生故。離無常過,離於我過,自性清淨。』」

 

《密嚴經》:「佛說如來藏,以為阿賴耶;惡慧不能知,藏即賴耶識。如來清淨藏,世間阿賴耶;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

 

世尊在此亦是明白告訴我們,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而且  佛還告訴我們這個第八識離無常過,離於我過,具有非無常非有我的體性,不同於外道所提出的「我常」論義。此第八識於眾生位時,與無明七識共俱,常不斷絕,名為如來藏,即是阿賴耶;此第八識於佛地如來位時,則純淨無染,稱為清淨藏。然而,不論是處於如來地的第八識清淨藏,或是處在凡夫地的第八識阿賴耶,第八識其體性都是自性清淨、離無常過,離於我過。因此我們就能夠清楚的知道法蓮法師所說的如來藏出生阿賴耶識體性的論點乃是「不如理作意」的「自心現妄想境界」,這樣的論述與佛陀  世尊所開示的正理互相違背,佛子千萬不能認同此一論斷。

 

《大乘起信論》馬鳴菩薩云:「心生滅門者:謂依如來藏有生滅心轉;不生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阿賴耶識。」

 

                 生滅門:

                

  如來藏(體不生滅)   (種子流注而有七轉識) 生滅心

 

                                       涅槃性

 

                 體不生滅                種子生滅     和合 

        (阿賴耶識涅槃性)              (七轉識)

 

                 非一非異    名阿賴耶識

 

       表一、 第八識生滅門

 

依如來藏有生滅心轉如來藏(體不生滅心)+種子流注所生之生滅心

 

   「不生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阿賴耶識」賴耶識(體不生滅心)+種子流注所生之生滅心如來藏可分為不生滅如來藏涅槃心與生滅心七轉識,兩者合起來成就心生滅門法義;不生滅阿賴耶識涅槃性與生滅的七轉識,兩者非一非異,兩者和合起來名為阿賴耶識體性。故知馬鳴菩薩已經說明了阿賴耶識即是指如來藏義。

 

永明延壽禪師亦言:「若有不信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別求真如理者,如離相覓境,即是惡慧,以未了不變隨緣、隨緣不變之義,而生二執。」

 

由以上諸  佛菩薩所開示的正理,亦顯現極成「如來藏即是阿賴耶識」,為常住真心,為第八識,為一切有為法無為法染法淨法一切法的根本所依,雙俱染法生滅與淨法常住體性的正義。至此,百年來對於唯識義與如來藏的爭議可以休矣,莫再依於前人不如理作意所延伸出來的無義戲論再起爭執,也莫再依循印順法師所提出的「性空唯名系」、「虛妄唯識系」,與「真常唯心系」來迷謬自他,莫要再無真實義諦的分別名相戲論來替代佛法,因為一切有情眾生皆是唯一真心第八識自心現量,別無它法。近代更有學人,強將佛法分類為賴耶緣起與真如緣起來解釋佛法,謂賴耶緣起的義理不夠完備,不能解釋凡夫如何能夠成為覺者的道理;而說真如緣起為後期所提出的佛法理論,其義理完善,依於自心現量來解釋凡夫讓自己成為覺者的義理,較賴耶緣起的理論更為成熟。其實,此種論述已經落於名相分別的戲論境界裏了,而真如緣起等理,其實本已存在經論中,但彼等近代學人卻不能真實理解,卻不能遠離此無義戲論。謂  佛已明說阿賴耶識具有熏習性,能夠現行往世所熏習的種子,成就異熟果報,這不就是如來藏所具有的自心現量體性嗎?故知近代學人多只是從事學問研究,而沒有真實實踐的來了解佛法。

 

第八識雖然方便施設有種種名相,或心、或空性、或法性、法界、法身、本際、阿賴耶識、異熟識、如來藏、清淨藏、無垢識,或真如,然而體皆是一,唯一第八識阿賴耶。禪宗祖師所言:「萬法歸一,歸於第八識;一歸何處?一即是一。」無有別義。古時,祖師為了要辦別判斷弟子們是否真實證悟此第八識,於是提出「一歸何處?」的疑問,來勘驗確認弟子們是否所悟真實、或是為落入行於境界相,不得自心受用的野狐禪中;再且,此句「萬法歸一,一歸何處?」亦有事相上的無上密意;若有人於祖師正當口說「萬法歸一」,手伸食指於學人面前比出1手勢時,口問學人「一歸何處?」學人若是福德因緣具足,此時即能識取自心,知1落處,離於境界相,從此得自心受用功德,不落於名相戲論,於事於理漸漸通達,不會如未悟凡愚、或是福德不具足之人,迷於事理,不辨真實義諦。佛菩薩亦一再地告戒佛子:若有心外求法者,即成外道;設有一法過於藏識者,如夢如幻,都不真實。再且,此 於凡夫地、於菩薩八地、於佛地,皆有不同體性,謂八地菩薩以下的第八識,或多分或少分,念念生滅,具染污煩惱種子雜染性;八地以上妙覺以下菩薩離斷常一異生滅俱不俱二見,得自覺聖智究竟相初步成就,其第八識雖然具有異熟性,然而以煩惱永不現行故,非具染污煩惱種子雜染性;佛地圓成四智,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成就,其第八識真正常樂我淨,是故若說「一歸何處?」當知應歸真如-阿賴耶識心體。

 

四、阿賴耶識與如來藏的深入探討

 

在我們確認了藏識即賴耶後,我們應當再深入探究  佛為何要提出這兩個不同的名相來描述第八識呢?                                                     

                                                                       自覺聖智究竟相

凡夫       如來藏(多取其清淨義)        八地                   真如

凡夫       阿賴耶識(多取其雜染義)   八地  異熟識     佛地

       異熟識 (取其雜染變異因緣性)             無垢識

 

    2. 果位表解:

 

阿賴耶識:依據佛經梵語的翻譯解釋,其義為集藏識,集藏眾生一切染法淨法種子,具有能藏所藏與集藏的體性。

如來藏:顧名思義,即是組師們所說:「如來藏中藏如來」,藏識函藏具有能夠讓眾生成佛的體性。

 

《成唯識論》卷三云:「阿羅漢斷此識中煩惱麤重究竟盡故,不復執藏阿賴耶識為自內我;由斯永失阿賴耶名,說之為捨,非捨一切第八識體;勿阿羅漢無識持種。」

此處玄奘菩薩明白告訴我們阿賴耶識即是第八識,阿羅漢位因為已斷此識中所函藏的粗重煩惱種子,所以不再稱呼其第八識為阿賴耶識。

 

玄奘菩薩隨即又告訴我們:「第八識雖諸有情皆悉成就,而隨義別立種種名:謂或名心,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或名阿陀那,執持種子及諸色根令不壞故;或名所知依,能與染淨所知諸法為依止故;或名種子識,能遍任持世出世間諸種子故;此等諸名通一切位。或名阿賴耶,攝藏一切雜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見愛等執藏以為自內我故,此名唯在異生、有學,非無學位不退菩薩有雜染法執藏義故;或名異熟識,能引生死善不善業異熟果故,此名唯在異生二乘諸菩薩位,非如來地猶有異熟無記法故;或名無垢識,最極清淨諸無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來地有;菩薩二乘及異生位持有漏種可受熏,未得善淨第八識,故如契經說

   如來無垢識  是淨無漏界 解脫一切障  圓鏡智相應。

    阿賴耶名過失重故,最初捨故。異熟識體,菩薩將得菩提時捨,聲聞獨覺入無餘依涅槃時捨。無垢識體無有捨時,利樂有情無盡時故。」

 

是故我們知道,心、阿陀那、所知依、種子識、阿賴耶、異熟識、無垢識等等皆是吾人法身第八識的稱呼,唯是在佛法的修證次序上,為辨別果位性質上的差異,所方便如理施設的名相。

 

我們不能說因為  佛菩薩說:在修行上應當要捨棄阿賴耶識與異熟識,我們就認為阿賴耶識與異熟識不是法身第八識,以致錯誤地「因為阿賴耶識與異熟識非究竟,尚有變異性」,就認為應當要另外尋找一個真正清淨的第八識。我們應該要了解:就是因為我們尚未成佛,所以我們的第八識就一定會有染污,不是完全的究竟清淨。完全清淨無染污的第八識,只有  佛的第八識才有如此的功德,佛地以下所有有情眾生的第八識或多分或少分或微細分都函藏有無明煩惱的種子。再且,或阿賴耶識、或異熟識、或如來藏、或真如等等的稱呼,都只是一個名相,一個指稱,根本上是性空,不是實際、實相無相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的第八識,種種對於它的稱呼都不能究竟的代替它的真實存在性, 是故  佛說諸相非相,一切法如幻、遠離心意識、有無不可得,唯識學的百法千法萬法億法無量法通通都屬於二無我的聖教義,都不能取代阿賴耶、異熟、無垢識的本來實相存在,是故  佛說:

 

「云何諸法勝義無自性性?謂諸法由生無自性性故說名無自性性。」

「依如實智慧修行得名為佛,非心、意、識、無明、五陰得名」

「心、意、識、五法自性,離故,大慧﹗菩薩摩訶薩當善分別一切法無我。」

 

至此極成在法義、法理、法相上,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義,唯是為區別有情眾生在佛法的修證次序上,為辨別果位性質上的差異,所方便如理施設的建立相。非如法蓮法師所說,在阿賴耶識外別有如來藏,也不是「阿賴耶識為如來藏所生或所顯而說與如來藏不一不異」,作如此說者,即犯兩重第八識過失,一切有情眾生不能有兩個第八識共存,佛地亦然,現見如是,法蓮法師誤解認為阿賴耶識只具有生滅性,故暗示阿賴耶識為無自性性,以為如來藏不具生滅性,而將一心函蓋二門的真心,強行分割為二心再取其為真心,或誤認為如來藏是另一心,出生阿賴耶識,以想像之如來藏為真心,造成諸多法義上的過失。法蓮法師之所以會做這樣的論述,乃是因為其入於不如理作意邊見邪見裏,來解釋佛義,遂在佛法上犯了大過失,應當悔過,後不復犯。若能如此,則法蓮法師仍然不失為佛教界之勇猛菩薩,善知慚愧、善能護法故,其 餘一切同做如是論述者,亦應於佛前大眾前懺悔,永不復做,如此尚不失菩薩身份,則佛教幸甚,佛法幸甚。

 

五、其他法義辨正

 

法蓮法師在《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一書中,亦有提到 佛世尊慈悲的開示我們佛子悟後起修,應當要離相修學人無我法無我自覺聖智究竟相的部份。

 

《入楞伽經》云:「大慧﹗何者第一義諦法體相?謂諸如來,離名字相、境界相、事相相,聖智修行境界行處。大慧﹗是名第一義諦相諸佛如來藏心。爾時世尊重說偈言:名相分別事,及法有二相;真如正妙智,是第一義相。」(《如來藏與阿賴耶識》頁3所引經文)

 

第一義諦法體相即是指第八識,此處  世尊因為要明白的開示我們  佛地與佛地以下的有情眾生皆具有這一個第八識,所以  世尊取用如來藏來做為第八識的名相,而不說第八識為阿賴耶識,因為八地以上菩薩的第八識已經斷除煩惱障種子,不名為阿賴耶識,而如來藏名稱,則通凡夫、有學無學、妙覺以下諸菩薩眾,是故  佛說第八識即是如來藏。(參考上圖表2.果位表解)

 

菩薩要能夠成佛,應當修學「人無我相」與「法無我相」;「人無我」在初地完成猶如鏡像觀時,離我、我所、無知、業、愛,即得大成,「法無我」則是在入初地後,才稍分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要到八地位階才能完成法無我自覺聖智究竟相的初步成就,到佛地才圓滿自覺聖智究竟相法門。然而,一切大小菩薩要能夠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從最初發心,到最後成就真如正妙智,都要靠這個第一義諦法體相,如果沒有這個法身如來藏來做為修學的所依,那就猶如煮沙欲成珍餚,是不可能會有任何成就的。

 

語譯經文如下:「所謂第一義諦法體相,即是諸  佛所行離名字相、境界相、事相相的自覺聖智究竟相真如境界,大慧﹗第一義諦法體相,即是諸佛所行的自覺聖智究竟相境界,即是一切有情眾生本所具有的第八識如來藏心境界。此時  世尊再次申說法義:五法三自性與二無我法,佛地所具有的四智圓明,都是第一義諦第八識的本有體性。」

 

這是此段經文的大義,法蓮師引用來支持他的「阿賴耶識非第八識」的論述,在末學看來,則有風馬牛互不相及的味道。此處經文要義乃在顯出佛地真如與諸有情眾生的第八識雖然說是同一法身,同皆具有真如常住圓成實性,然而畢竟尚有不同體性,凡夫眾生位的第八識多過失故,函藏各類貪瞋癡善不善法各類雜染種子,名為如來藏,非真實如來;佛地的第八識究竟清淨,名為真如,具足正妙智。菩薩於證悟第八識後,若要了知佛地真如體性,應當深觀第八識,阿賴耶自體性,修學五法、三自性、二無我,及離五法、三自性、二無我真義,修學如來所行境界,離名字相、境界相、事相相,成就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如此一來,其第八識則改名為清淨真如。

 

《如來藏與阿賴耶識》頁15,所引:【《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云:「復次修觀行者,以阿賴耶識是一切戲論所攝諸行界故,略彼諸行,於阿賴耶識中總為一團一積一聚,為一聚已,由緣真如境智,修習多修習故而得轉依,轉依無間,當言已斷阿賴耶識,由此斷故,當言已斷一切雜染。當知轉依由相違故,能永對治阿賴耶識。又阿賴耶識體是無常,有取受性;轉依是常,無取受性,緣真如境聖道方能轉依故。」

 

法蓮法師將  彌勒菩薩此段論述解釋為:「由上彌勒菩薩已明白宣示,阿賴耶識是無常,有取受性,須緣真如境智,修習多修習故,方能轉依。若言阿賴耶識即是真如者,自體如何轉依自體?若言阿賴耶識是因地真如者,則真如變成無常之法,以阿賴耶識自體無常故。」】

 

法蓮師此段解釋菩薩論教,有妄想不如理處,亦有正說如理處,然而因為其誤解  彌勒菩薩真義,故說法蓮師錯解此段經論真實義理:「復次修觀行者,以阿賴耶識是一切戲論所攝諸行界故,略彼諸行,於阿賴耶識中總為一團一積一聚。」  彌勒菩薩此義是要說明凡夫眾生地的第八識,是一切雜染善不善諸行所攝藏之因,簡略的來說:阿賴耶識所攝藏的諸行,則可以總分類為一團、一積、一聚。  世尊在三法印聖教裏,已經有明白的開示:諸行無常的法義,因為有這樣法義的緣故,故  彌勒菩薩在下文說阿賴耶識所攝藏的「諸雜染善不善行」為無常體性,故說阿賴耶識體是無常。然而之前的論述已經說明非「滅捨阿賴耶體」,只捨賴耶名相的道理,是故知  彌勒菩薩旨在說明凡夫眾生地的第八識攝藏的分段生死種子心行,具有無常的體性。

 

    論中所云:「由緣真如境智,修習多修習故而得轉依,轉依無間,當言已斷阿賴耶識,由此斷故,當言已斷一切雜染。」  彌勒菩薩此義是說明:修學佛法的佛子,如果想要圓滿佛智,那麼就要轉依無間的阿賴耶識所本有的真如圓成常住自性清淨境界性。佛子於無量世裏努力的修學佛法、修集福德資糧,終於能夠證得第八識;佛子於證悟自身的阿賴耶識以後,捨棄了「第六意識為我」的妄想,就能夠獲得轉依,轉依於此第八識的清淨真如性,就有了根本的真如境智,就能夠知道所謂的悟後起修就是要踏上成佛之道,而所謂的成佛之道首先就是要努力的消除性障、護持佛法、修集更多的福德資糧,加上修學百法明門、五法三自性、七種性自性、七種第一義、二無我、無所有相、自願處相、自覺聖智究竟相等等諸多的唯識相法義及證驗(詳見《楞伽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地地增上,迨至八地位階,完成自覺聖智究竟相的初步成就,此時菩薩身中的第八識,已經斷離一切粗重的煩惱染污性,繼續依於自身較為清淨的第八識,來觀行法界,繼續修自覺聖智究竟相以迄佛地。因為八地菩薩的第八識,比起八地以下位階菩薩的第八識要清淨很多,所以改易原來阿賴耶識的名稱,改稱為異熟識來做為區別,是故  彌勒菩薩說明捨斷第八識阿賴耶識的雜染性再轉依只易其名不易其體的第八識異熟識。文中無間的意思,是指唯識事理中種子流注無間相,及自類無間相的義理。

 

    「當知轉依由相違故,能永對治阿賴耶識。」相有「名相」與「事相」義:在名相方面,菩薩於八地前是依於第八識阿賴耶識數數修學自心現量,於八地後(轉)依同一第八識異熟識,棄賴耶識名,故說前後轉依「名相相違」的第八識,故說永對治棄捨阿賴耶識名體;在事相方面,凡夫眾生的第八識,具有集藏能藏所藏貪瞋癡善不善法各類雜染種子事,其果報現前各各不同,八地後之菩薩,其第八識不具染污現行識種子,其行相相似清淨,不同於眾生的取受染淨行相,故說前後轉依「事相相違」的第八識,說永對治棄捨阿賴耶識事體。

 

「又阿賴耶識體是無常,有取受性;轉依是常,無取受性,緣真如境聖道方能轉依故。」又阿賴耶識有取受性,能取受三界分段生死之身,故名阿賴耶;而此取受性是可斷法,故具有無常的體性,理必如是,事亦如是,若不如是,則無轉凡成聖之事,無轉依及修行成佛之事,前已解釋,此處略之。菩薩七地滿心時,已能念念無間入滅盡定,念念一念,行相純一;入八地已,菩薩境界更高,完成自覺聖智究竟相初步成就,轉依於異熟識,其第八識行相更不可思議,與前阿賴耶識體性函藏貪瞋癡善不善法各類雜染習氣種子事行相念念生滅,大不相同;然而,八地菩薩其第八識內尚具有所知障與煩惱障的隨眠變異種子,仍不同於佛地的第八識真常體性,尚須數數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等覺菩薩因為修學自心「緣性自性」,成就超子地境界,具足了知第八識體「緣性自性」故,因此在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時,能夠再次轉依於真常清淨無取受性的第八識真如,成就佛地的四智圓明一切功德相。法蓮法師引述  彌勒菩薩此段經論,可說是引喻失當,不僅不能做為支持其論點的證明,也顯出法蓮師父並未真正通達佛義,反而證明了  蕭導師法義的正確性;法蓮師的論述把佛法的真實義理顯示的支離破碎,落入分別名相、葛藤纏身、入海算沙的困境中,不能正見「離名言相」的究竟真實第一義諦。

 

    經由以上的論述結論,若有菩薩其實未悟第八識者,也已經能夠了知《成唯識論》 玄奘菩薩所云法義的真實義旨:

 

   「阿賴耶識為斷為常?非斷非常;以恆轉故。恆,謂此識無始時來一類相續,常無間斷,是界趣生施設本故,性堅持種令不失故。轉,謂此識無始時來,恆有種子流注,念念生滅,前後變異,因滅果生,非常一故,可為轉識薰成種故。『恆』言遮斷,『轉』表非常,猶如瀑流,因果法爾。如瀑流水,非斷非常,相續長時,有所漂溺;此識亦爾,從無始來,生滅相續,非斷非常,漂溺有情,令不出離。」

 

阿賴耶識體性非斷非常,是三界眾生的第八識,方便施設名相為阿賴耶識,其性念念生滅,前後變異,猶如瀑流,雖然具有變異染污性,然而卻能夠令眾生所作所為因果不爽,同樣地,也因為其本體性常不滅,又能攝身持種,令自類種子無間流注而沒有錯亂的現象發生,所以說其具有非斷的體性。然而此識無始以來本體非斷,確有無量雜染不淨種子無間生滅相續,而令眾生不能出離,輪轉生死。

 

《顯揚聖教論》無著菩薩云:「阿賴耶識者,謂先世所作增長業煩惱為緣,無始時來戲論熏習為因,『所生』一切種子異熟識為體。此識能執受了別色根、根所依處及戲論熏習,於一切時一類生滅,不可了知。」

 

其義為阿賴耶識以煩惱與戲論為輾轉因緣,所以能夠出生的一切種子;一切種子的所依本體阿賴識又名異熟識,取其種子具有異時而熟、異地而熟、異類而熟的含意,因此我們就能了知:第八識以體性來作分別,又可稱為是異熟識,故知異熟識即是阿賴耶識,前後兩階段都具有異熟的體性。又阿賴耶識能執受了別色根、根所依處及戲論熏習,能夠令一切種子於一切時皆能依其各自一類的種子相續生滅流注,然而其體性卻不具有能夠了知各類種子所能分別六塵境界的能力。如果認同法蓮法師所述,認為阿賴耶識是生滅體,如來藏才是為其所依的真實本體,那麼此處  彌勒菩薩說「一切種子異熟識為體」,法蓮法師是否要改變其論述而言「異熟識才是阿賴耶識的所依本體」呢?他的論述若能成立,則又墮於「八、九識並存」的嚴重過失中,又,如前已說正理:《成唯識論》  玄奘菩薩言:「異熟識體,菩薩將得菩提時捨,聲聞獨覺入無餘依涅槃時捨。」如果依照法蓮師片面性的觀察,而來解釋佛法的話,我們是否要因為  玄奘菩薩說:異熟識應當要捨的緣故,故說異熟識也是生滅體呢?又,因為於事於理上,生滅體不是、也不能是一切種子所依的真實本體,異熟識如同賴耶識一樣又成為生滅識,  無著菩薩此處又說「一切種子異熟識為體」,那麼,到此就會陷入兩難,進無去路,退無來路,進退不得,遂只好死在句下,博得一個「不解經教」的名聲,大大不值,如果能夠知過則改,脫出名相,速謀進路,如此乃成真大丈夫,能屈能伸。

 

《入楞伽經》云:「大慧﹗何者第一義諦法體相?謂諸如來,離名字相、境界相、事相相,名相分別事,及法有二相;真如正妙智,是第一義相。」此處法義是說菩薩於證悟阿賴耶識後,已入初地相或近初地相,菩薩要想了知「法無我」真義,應當深觀阿賴耶、異熟識,效法如來所行境界,離名字相、境界相、事相相,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法門。第一義諦法體相即是指第八識,此處曰近如來無垢地說,取「多清淨義」名相,故說第八識為如來藏,不說為煩惱粗重義阿賴耶識。菩薩要能夠成佛,應當修學「人無我相」與「法無我相」;「人無我」在初地完成猶如鏡像觀時,離我、我所、無知、業、愛,即得大成,「法無我」則是在入初地後,才稍分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要到八地位階才能完成法無我自覺聖智究竟相的初步成就,到佛地才圓滿自覺聖智究竟相法門。然而,一切修證上不論果位大小菩薩要能夠修學自覺聖智究竟相圓滿,都要靠這個第一義諦法體相,如果沒有這個法身阿賴耶識心體來做為修學的所依,那是沒有可能會有任何成就的,一定會落在虛無想像而永遠不能實證的真如名相上。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云:「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諸識有幾種生住滅?」「佛告大慧:「諸識有二種生住滅,非思量所知。諸識有二種生,謂流注生及相生;有二種住,謂流注住及相住;有二種滅,謂流注滅及相滅。諸識有三種相,謂轉相業相真相。大慧﹗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相。何等為三?謂真識、現識及分別事識。大慧﹗譬如明鏡持諸色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大慧﹗現識及分別事識,此二壞不壞,相展轉因。大慧﹗不思議熏,及不思議變,是現識因。大慧﹗取種種塵,及無始妄想薰,是分別事識因。大慧﹗若覆彼真識種種不實諸虛妄滅,則一切根識滅,大慧﹗是名『相滅』。大慧﹗相續滅者,相續所因滅則相續滅,所從滅及所緣滅,則相續滅。大慧﹗所以者何?是其所依故。依者,謂無始妄想薰;緣者,謂自心見等識境妄想。」

 

世尊經由  大慧菩薩的請問來告訴我們,諸識有流住生與相生、流注住及相住、

流注滅及相滅,與轉相、業相、真相等等非經由思量所能得知的一切種智智慧,要由聖教量與自心現量修學才能夠了知,這個道理一切真正證悟第八識般若的菩薩,因為能夠親自體驗的緣故,必定會認同,予以肯定。引起法蓮法師爭議的論點是:  世尊在這裡所說的現識一詞,究竟是指第八識,還是指第七識這個問題。法蓮法師認為  佛陀是說現識即是第八識,末學的論義則是:  世尊在這裡所說的現識一詞,是指第七識,並不是指第八識。在此處,  佛以「譬如明鏡持諸色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來說明現識的體性。

 

「明鏡持諸色像」,即說明色像是為明鏡所現所生。明鏡為色像的所依根本處;明鏡喻第八識;「現識處現亦復如是」,現識所出現的地方就猶如是色像出現在明鏡上一般,即是說明現識猶如色像一樣,都是明鏡所顯所生,而現識的明鏡,則是真識;顯明現識即是指第七識;「大慧﹗現識及分別事識,此二壞不壞,相展轉因。」即說明現識及分別事識因為無始時來一類相續,常無間斷,為真識所顯所生法,與真識不一不異,故說不壞;又,因為「現識及分別事識」無始時來,念念生滅,前後變異,因滅果生,非常一性故,入無餘涅槃時俱滅故,說為可壞義;真識則如  佛所開示的道理,離於生滅、離壞不壞相,故知現識在此處不是指體性離於二見的第八識;「不思議熏,及不思議變,是現識因。」只有第八識的體性能夠攝持諸種,能受善不善法熏習,及具有不可思議性的變異體性,所以凡夫能夠經由熏習修學佛法最後終於成佛,如前所述,此第八識為一切法界的根本因,當然亦是現識的根本因,故知現識在此處是指第七識,不是指第八識。由此觀之,法蓮法師認為此處  世尊所說的現識一詞,是指第八識為不如理作意的自心現妄想相,成無實義。

 

然而需要說明的是:「現識」這一名相,在  佛所開示的義理中,有時則指是第八識。  佛陀向弟子說法,法無定法,此中正理,導師  蕭平實菩薩於《學佛的心態》一書中,有詳實而入理的說明,可謂千古明燈,請諸位佛子一讀,即能了然無疑。至於《釋摩訶衍》一論,是否為偽論、是否為龍樹菩薩所述,與本文立論主旨並無直接關連,是故不做議論。此外,《大乘起信論》中,馬鳴菩薩亦明說:現識即是意根,有論文為證,大眾可以自行查閱,不須一再諍論。

 

法蓮師接著引諸多經教:《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幽贊》 窺基法師云:「通達位,從四定後初地初心真相見道。」《成唯識論》云:「加行無間,此智生時,體會真如,名通達位;初照理故,亦名見道。」《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清涼澄觀大師云:    「大乘見道唯在初地。」《華嚴經探玄記》法藏大師云:「見位智。謂由地前加行位終,觀於唯識無境之義,依無間定,雙印於彼能所取空,彼增上力引起,識中本性無流,生起大智照,遍滿法界,名為初地入真見道。論中一切法平等智釋無分別智,謂於初地正證真如,無能所二相,故云平等。」《大乘入道次第》智周法師云:「言通達者,證會之義也,此位菩薩無漏之智了證真如,故名通達。即唯識云:加行無間,此智生時,體會真如,故名通達,此通達位即是見道。」《攝大乘論》 無著菩薩云:「如是菩薩悟入唯識性故,悟入所知相,悟入此故入極喜地,善達法界生如來家;此即名為菩薩見道。」

 

法蓮師則云:「由以上經論所說,無論是《楞嚴經》、《成唯識論》、《攝大乘論》、《心經幽贊》、《華嚴經疏》、《華嚴經探玄記》等等,所有經論皆說大乘見道位在初地;皆說須於資糧位修集福德、智慧,歷經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滿足四十心功德,復入四加行位,歷經煖、頂、忍、世第一法,休習明得定,明增定,印順定與無間定加行無間,發起根本無分別智,體會真如,明大乘見道位,名為入初地極喜位。是故一切經論皆說大乘見道位在初地,未見有一經一論言大乘見道位在七住位者。」

 

然而,《菩薩瓔珞本業經》卷上,佛云:「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爾時從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羅密,正觀現在前,復值諸佛菩薩知識所護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自此七住以前名為退分。佛子﹗若不退者:入第六般若,修行於空、無我、人、主者,畢竟無生,必入定位。」   「佛子﹗入無生畢竟法界,心心常行空、無相、無願故,名不退住。」

 

又,在《大般涅槃經》卷二十七,佛云:「佛性亦爾,一切眾生雖不能見,十住菩薩見少分故,如來全見。」

 

      世尊於《菩薩瓔珞本業經》與《大般涅槃經》裏的開示,即明白告訴我們菩薩於七住位時,已證般若,入無生畢竟法界,進入六度中的般若行,能夠了知修學空、無我、人、主,入不退位,十住菩薩即能夠得見佛性,因此不可以認為大乘見道位唯在初地,而云:「是故一切經論皆說大乘見道位在初地,未見有一經一論言大乘見道位在七住位者。」因此坦白說,末學實在不見法蓮師的聰敏所在之處;儘管  佛於別部經中,可能開示表示說:「大乘見道唯在初地。」然而,當知  佛是如語者、實語者、不誑語者,  世尊是不可能會自語相違,不可能會犯妄語過失的,我們應當要做的是:反觀自己的智慧,為何不能正真了知  佛的隱覆深義呢?應當認為是自己的福德智慧不足,所以才無法真正通達  佛義,應當認為是自己的般若不夠,才會迷於經典文字法相裏,不能了知  佛旨。而不可不經辯正,就略嫌草率地下斷語,認為非彼即此,焉知非彼也可能是非此,而是言他呢?「大乘見道唯在初地。」此為  佛語,真實不虛,我們應當探討的是:為何  佛已經開示七住位菩薩入般若見道位,此處為何又告訴我們「大乘見道唯在初地」,故知  佛說「大乘見道唯在初地」必有隱覆的真實密義。約廣義來說,七住位菩薩,雖然證悟般若,了知不生不滅實相義,入不退位;然而此不退位,是有一大前提必須要具足才能說七住位菩薩入於佛道上的位不退中,此大前提即是  佛在《菩薩瓔珞本業經》裏所開示:「佛子﹗若不值善知識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會眾中,八萬人退。」故知七住位因為有但書的原故,非真見道不退位。若菩薩於七住位認取自心「無心相心」,復值遇善知識攝受教導,則才入真不退位,進入相見道位。初地菩薩因為已經修習了知自覺聖智差別相,加上修學自願處相,發十無盡願,於見道位之般若慧已經通達,故能夠入於初地位,少分了知自覺聖智究竟相真如行相,因此在佛法修道位上判為通達位與行不退位。

 

初地菩薩,不會被惡知識所轉,能夠依其所證自覺聖智究竟相智慧,圓滿地精進努力向佛道邁進,不會像七住位菩薩,剛剛才住自心現量境界,尚無自覺聖智究竟相智慧,若不受善知識攝護,則有退失所得菩提的現象發生,是故  佛有時說「大乘見道唯在初地」是指這樣的意思,並不是說七住位菩薩不入見道位。故知,窺基法師云:「通達位,從四定後初地初心『真、相見道』」、《成唯識論》云:「加行無間,此智生時,體會真如,名通達位;初照理故,亦名見道」、《攝大乘論》  無著菩薩云:「如是菩薩悟入唯識性故,悟入所知相,悟入此故入極喜地,善達法界生如來家;得一切菩薩平等心性,得一切佛平等心性,此即名為菩薩見道。」其中真義,初地菩薩因為具有自覺聖智究竟相少分智慧,通達法教,因此才能夠體會真如及真、相見道、住如來家;廣義而說為正證真如,非如七住位菩薩不能入自覺聖智相、不能通達法教,不能體會真如真相、不能正證真如,是故  佛說為「大乘見道唯在初地」,因為得一切菩薩平等心性,得一切佛平等心性,因此初地菩薩入如來家,入極喜地,極度歡喜。

 

法蓮法師在《如來藏與阿賴耶識》一書中,最後再引《占察善惡業報經》、與《宗鏡錄》永明延壽禪師所說法義,想要證明所謂八識,唯是一心,一心即是真心,真心即是如來藏義,以如來藏具真如體性,生滅性是其相用,而阿賴耶識具生滅性,故暗示阿賴耶識為如來藏所生的相用,無自性性。此中真義,如前所述,謂阿賴耶識與如來藏皆是真心,為同一第八識,皆雙具有心真如門不變易體性與心生滅門隨緣體性,唯是依於修道境界上的差別所方便如理建立的名相施設,皆是指眾生心第八識。自體有轉變的體性如何能夠始終不變?水波雖然不斷地變化轉異,然而水性卻從來沒有消失過的真義,法蓮法師自己弄不清楚,誤解認為阿賴耶識只具有生滅性,故暗示阿賴耶識為無自性性,以為如來藏不具生滅性,而將一心函二門的真心,硬是拆開為二心再合一為真心,誤認為如來藏與阿賴耶識合而為一才是指真心。做如此論述者,實是錯解法義,不僅對於自身的佛法修學道路自做障礙,也障礙了他人修學佛法的道路。對於佛法的論述,我們應當要抱著虛心探討  佛陀世尊所說法教真實義理的心態,若有疑問,應當與善知識詢問請教,再下定論;若有不如理作意的地方,則應盡速改正。我們不應錯解佛義,當知佛法甚深極甚深,微妙極微妙,因此言語表相縱多精妙,亦是難以表述完整法教,應當依止善知識的攝受教導,來修學佛法,才能次地增上,以迄佛地;最忌仗勢聰明,閉門造車,師心自用,如此一來,最易誤謗三寶,造下破法之過,還以為自己善知法義、善護佛法,敬請一切學佛者慎重之。亦願以造作此文之功德,普願一切有情眾生,皆能親近三寶,修學佛法,早證菩提,隨佛攝受,地地增上,共成佛道。

 

     南無釋迦牟尼佛

 

     南無十方一切佛

 

     南無大乘勝義僧

 

     南無究竟第一義

                                                   正安居士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