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

《甘露法雨》平實導師 著     全文下載

《為避免本書遭篡改扭曲原旨,故主張著作權。非經作者親自授權,不許翻印。》

 

 

目      錄

==>陸       序

==>甘露法施

==>群疑解析

==>總目錄頁

                                    ** 自   序 **

     佛法之內涵,唯有二主要道--解脫道與佛菩提道,除此以外,無別佛法。解脫道者謂:斷除我見及我執,於聲聞法中即是初果至四果所斷之煩惱也。初果所斷之煩惱為三縛結,即是我見、疑見、戒禁取見;二果所斷煩惱為減低欲界煩惱之貪著,令貪瞋痴淡薄,名為薄貪瞋癡;三果所斷煩惱為五下分結,即是欲貪、瞋恚、我見、戒禁取見、疑見;四果所斷煩惱為五上分結,即是色界貪、無色界貪、掉舉、慢、無明。

佛菩提道者謂:修証法界實相之智慧,即是第二、三轉法輪所說之般若也。般若分為總相智、別相智、種智;總相智及別相智即是大小品《般若經》及《金剛經、心經》所說之般若也,種智即是第三轉法輪所說之八識心王一切法,即是唯識學也。

三縛結所斷之我見,又名身見,謂於欲界身及欲界心之虛幻,不能証解,由是堅執欲界中之色身為常不壞我,或執欲界中之見聞覺知心為常不壞我,以為此見聞覺知心可於死後重新受生,以為來世仍是與此世同一之見聞覺知心;此即欲界有情之身見我見,亦是常見外道所主張之常不壞我也。

三縛結所斷之疑見,乃是因於已斷欲界身我見故,對於「欲界我」之錯誤見解,已經了知,無復生疑,故名已斷疑見;亦因斷「欲界身我見」故,於諸方大師所說法中,已能判斷彼等是否已斷「欲界身見我見」;於諸方大師之已斷欲界我見者,能如實知;於諸方大師之未斷欲界我見者,亦如實知見,故名已斷疑見;由如是斷疑見故,佛說初果須陀洹人「於諸方大師不疑」,是名斷疑見。

三縛結所斷之戒禁取見,謂於欲界中之種種外道所施設戒法及禁忌,及外道所取種種法,皆能了知其為妄想所設之戒禁。外道不知解脫道之正理,誤會解脫之修行理論,所以有種種不如理作意之邪思維;因於不如理作意之邪思維,遂有種種與解脫無關之戒法建立,以及種種與解脫無關之禁忌施設。如是種種不如理作意所生之虛妄想,名為戒禁取見;由戒禁取之邪見,故有種種與解脫無關之戒法及禁忌之施設;如是戒禁取之邪見,初果須陀洹人已知已見,已如實知故,名為已斷戒禁取見者。

欲界中之不如理作意所生之三縛結,若有真實明師指導,利根人甫聞即斷,成初果人,從此永不再執欲界中之無念靈知心為真如心,「欲界我」之邪見已經永斷故;由永斷欲界我見故,疑見及戒禁取見隨之永斷,分証解脫,不受欲界我見所惑,預入聖流,名為真實聲聞初果人也。

初果人由三縛結永斷之見地上進修,努力除斷欲界五欲之貪愛,雖猶不能即斷,而能使令欲界五欲之貪愛轉為淡薄,不復轉盛,如是名為斯陀含,成二果聖人,是名薄地,薄貪瞋痴故。

二果人又再進修,求斷五下分結,向三果解脫境界邁進。三果所斷五下分結者首為二果時所未完全斷盡之欲界五欲貪,謂薄地所殘餘之欲界五欲小小貪愛,是名欲貪永斷。次為瞋結,謂於欲色界中之違逆境上所起之瞋心,亦已斷除;此謂於違心之境雖猶於心中起微瞋,而不復現行--永不復生瞋之口行身行;當知更不轉生恨、怨、惱等後續心行,是名斷瞋。三為身我見,謂於色界天身(包括禪定中所發起之色界身)及色界之覺知心(包括定境中之定心),已能確認其虛妄,由是斷除色界我見,不復妄計色界身心為常不壞我,是名斷色界身見。四者戒禁取見,謂諸外道依於對色界身心之錯誤認知,起不如理作意,妄求色界定境之修証,以為涅槃;由是虛妄想故,施設戒禁以為証得涅槃所必須受持之戒禁,三果人於此更深細之戒禁取見亦已斷之,是名五下分結之戒禁取見斷。五者疑見斷,謂三果人於外道之誤認色界境界為涅槃之修証者,已如實知見;於諸方外道大師之已否斷除色界身我見,皆已如實觀察,悉知彼等所証「涅槃」之虛妄所在,於諸外道大師之是否已証涅槃,皆已於其言語著作之中正確判知,無有疑惑,名為五下分結之疑見永斷。如是斷盡五下分結已,名為三果聖者。

三果人進斷五上分結,即成四果阿羅漢五上分結首為色界三種妙欲之貪愛,謂色界有三種微妙之色法--色界天身之高廣姝妙與莊嚴、色界天人之微妙音聲、色界天身所生之微妙身觸之樂;阿羅漢觀察如是三種色界妙欲虛妄不實,故斷此色界貪,是名阿羅漢貪斷。次為無色界貪斷;俱解脫及慧解脫之阿羅漢,皆觀察「無色界有」虛妄,謂四空定中之微細覺知心乃是意識,十八界所攝,無常虛妄之法,是故不於無色界一切境界起貪,心超三界,名為阿羅漢無色界貪愛永斷。三為掉舉結;謂色無色界有情尚有之微細掉舉,阿羅漢由了知解脫道故,令戲論永斷,故斷掉舉之結使。四為慢結,謂色界及無色界眾生常於下界眾生起慢,以上界有情為勝,是名無色界有情有慢;阿羅漢斷如是無色界有情始有之慢,名為五上分結之慢結永斷。五為癡結謂阿羅漢觀察無色界一切境界,悉皆虛妄不實,彼諸外道為求無色界境界而施設之種種戒禁,皆是妄想所成之戒法;眾生對於涅槃之虛妄想,導致誤認無色界境界為涅槃,故起無數虛妄不實之邪見;阿羅漢於如是無色界之種種愚癡,已斷盡故,名為五上分結之癡結永斷。如是五結永斷故,名為阿羅漢、世間應供、殺賊、應儀。此是解脫道之修証。

佛菩提道之修証,始由六度萬行之熏習,外門之廣行六度萬行;復由四加行之斷除我見,雙証能取所取皆空,進而証得第八識如來藏,明了一切有情本具之實相心,通達般若總相智;進修般若別相智--閱讀般若系諸經,通達般若之別相智。復又進斷異生性,發起金剛心,進修種智--第三轉法輪諸唯識系經義,修証道種智;次第進修十地之十度行,漸次邁向佛地。此是佛菩提道,以修証自心第八識為根本,而後次第漸修,地地轉進,不得躐等躁進,是名佛菩提道。拙著《宗通與說通》之中已有詳述,此勿贅言。

綜而言之,佛法之道唯有二法:三乘與共之解脫道及大乘獨有之佛菩提道,以外無別佛法。今者台灣寶地有諸外道--以密宗為主--辯稱佛菩薩(其實是欲界天人冒名)所降甘露可以助人大益佛法之証量,而不知甘露之本質,假借新聞媒體廣告,大肆宣傳,蠱惑初機學人前往修學求甘露法,及服食甘露、捐輸錢財;然究其實,甘露之為物,乃是欲界天之日常飲食而已;縱能日日服食,於佛法上終無絲毫助益。彼等外道如是大作宣傳,以廣招徠,吸取佛教資源,財源廣進(彼等所求得之甘露究係欲界天人所降?抑或中國古代魔術之快速生長菌類?仍待台灣魔術師協會之當場鑑定,未可輕信真為欲界天人所降)。如是之事,雖有為數眾多之樂有為法者受騙,然無大害,只是浪費錢財時間而已,無害於身心;然而如是外道竟然振振有詞,以外道法而欺誑眾生,謂其法方是佛教正統,反誣余法為非;如是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破壞佛教正法之弘傳,佛教界焉可默而不言?返觀如是外道所說諸法,悉皆言不及義,完全墮於欲界中之種種有為有漏法中,而以種種虛妄不實之言詞廣告,欲與顯密諸宗爭佛教正統;而教界普知彼等諸人於佛法之極度無知,難以理喻,遂皆置之不理,令其坐大勢力,益發難以對治。如今唯一之計,唯有正視此一事實,檢具荒謬不實之言論妄法,析其虛妄,令大眾普知其法實與佛法完全無關,若諸佛子普皆知之,則其謬自敗,佛教所受之負面干擾便得消除,此乃當前佛教界之所應共為之事。去年應邀前往桃園演講,講題適與此事有關,乃有同修多人希望加以整理出版;惟因事冗,推延至今,始得出版;茲以出版時至,合敘因緣如上,即以為序。

        菩薩戒子 蕭平實 謹誌

                西元二00一年初夏於喧囂居

q-1*********************************

           *** 陸    序 ***

時值末法,睽乎當前台灣寶地,表相佛教之發展似非常興盛,然若深究其本質,則多佛門內之凡夫邪見與外道邪見,混淆佛陀正法,誑惑眾生;乃至有以鬼神感應法、及能求得欲界甘露之法來炫耀,謂之為佛法證量者,實令有智之士憂心。

《甘露法雨》為余師於二000年年底在桃園懿蓮念佛會所作之開示。甘露者,相傳古時諸天以種種名藥著海中,以寶山摩之令成甘露,食之得仙、久視長生,故以之名為不死藥。世尊不忍眾生久處漫漫長夜、求出無期,故開示涅槃解脫道與佛菩提道二門猶如欲界六天之天主以甘露水潤澤一切眾生,佛亦如是,欲令眾生永斷生死,得究竟安樂,故傳此二種出世間甘露法門,是真究竟不死藥也。如《妙法蓮華經》化城喻品中諸梵天王以偈讚佛云:「普智天人尊,哀愍群萌類,能開甘露門,廣度於一切。」此之謂也。

余師得法於 世尊,依三乘菩提之證量,著書弘法多年,闡釋解脫道及佛菩提道二甘露門修學次第,助益學人。台灣亦以仍有宗門正法及二甘露門之弘傳,而得稱為佛門寶地。而 余師向來所作種種摧邪顯正之舉,實乃為憐憫諸方學人廣受邪師誤導,欲予救拔,故不惜得罪諸方知識,欲令學人得入宗門了義正法,使 世尊正法永續流傳。

密教四大派之法義,皆源於印度教性力派之思想,借用佛法之名相,而闡揚常見及斷見外道法;假神祕手法,高推密教證量高於顯教,甚至將其所修外道法說為佛法,並將如是外道法之証量高推為更勝於釋迦文佛之佛法修証,謂彼等密宗諸佛之証量在釋迦文佛之上,竊取佛教之資源、而以外道法更易佛法,從本質上改變佛法內涵,遂行破壞佛法之事。而一般學佛人多不知此,見有所謂活佛、法王來台弘法,便恭謹供養承事;以虔誠學佛之心,卻錯擁外道、破壞佛教,誠可憫也。

余師於文中云:「佛教當前最重大的危機有兩個,第一就是密宗,第二就是應成派中觀的邪見。密宗最大的問題就是把佛教外道化,把佛教常見化;第二個大危機是印順法師和達賴喇嘛的應成中觀的無因論和曲解佛法。而這二大危機都是發源於密宗之內,所以密宗就是佛教毀滅的根源。」

未具擇法眼者,難曉邪知邪見為害眾生之深遠,若不加以辨正而放任縱容之,勢將斲喪佛教法義之根本;彼諸未具擇法眼者,見 余師評論印順法師和達賴喇嘛等知名法師,往往責之怪之,以為大逆、以為沽名。其實是:「已經有許多人信受密宗的邪知邪見,把它認為是佛法而篤信不疑了。若不加以釐清,佛教終究難免再度步上以前印度『密教興而佛教亡』的覆轍。」

願諸佛門中人勿因此書而起嗔惱,宜細加審查思維,辨明邪正,勿以密宗之法王活佛有大名聲而信受之,勿以密教有欲界鬼神冒名諸佛菩薩所行世間感應法而崇拜之。應以世尊之二甘露門為依歸,勤求證悟、進修解脫道及大菩提道;並進而摧邪顯正,將邪教邪法逐出佛門,彰顯正法,方是今時後世廣大佛子之幸也。

余也寡陋不敏,幸蒙 恩師多年教誨指引,得入真實了義之佛法殿堂,方知 佛恩、師恩深廣,難以回報。今於本書出版之際,謹遵 師命而作此序,普願十方大德皆具慧眼法眼,修持佛法中真實甘露法門,將來同圓種智,成就究竟菩提,方得名為真報佛恩也!

        菩薩戒子 陸大元 敬序

               公元二O0一年端午 於正覺講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