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見與佛法  平實導師 著

第四章  誤會解脫道與般若之實例

第三節 密宗之邪見舉例

關於密宗,今天也只能概略的靖蜒點水的說一下;詳細之處,有很多匪夷所思的邪見,會留待明年底《狂密與真密》書中公佈,這樣讀起來才會覺得興致盎然,所以今天只是輕提一下就好。

密宗是將印度教的教法及印度教性力派邪說與「佛法修証果位」的名相混合起來的一個宗教。首先說藏密四大派的古今一切法王、仁波切、喇嘛、活佛、及所有格西們,他們的修証都是常見外道法的修証。台灣的阿王諾布著作講得不錯,雖然尚未証悟,但她的知見已超過達賴喇嘛的應成派中觀邪見,超過當今密宗多數法王們的知見,成為密宗堛漱@股清流,我們這樣讚歎她。

因為密宗的很多上師說:「顯教沒有辦法迅速修行成佛,都是因地的修行;密宗則是果位的修行,一悟就是究竟佛。」但她已離開這種邪見,破斥這種邪見,引導部份密宗行者修正他們所修行的方向和知見,所以說是密宗堛漱@股清流。但也只限於台灣地區,外國人不知道她;喜饒根登吹捧她為當代全球第一修証者,其實是他在吹牛,外國人並不知道她。只有在台灣由喜饒根登藉著新聞媒體、花了很多廣告費、撰寫新聞稿捧出來。但她不妨是當今密宗堛漱@股清流,我們目前如是讚歎她;以後會變怎樣?目前不知道,以後再觀察。到目前為止,她對於般若及解脫道還是誤會,沒有如實的知解及親証,但我們對她仍給予讚歎和精神上的支持。

密宗之第二部份評論為藏密自續派中觀。此派與應成派中觀都是天竺晚期佛教密宗傳過來,自續派中觀是紅教的修法--寧瑪巴中觀知見。中觀是第一義諦,但他們誤將見聞覺知心當做如來藏。他們承認有如來藏阿賴耶識,可惜的是錯將意識當做阿賴耶識--將意識修行到達沒有妄想時,認為祂就是如來藏。這是錯誤的,落入常見外道法之中,在佛門中,這是很大的問題,而且普遍存在於顯教中。中台山、法鼓山、靈鸞山、法禪法師--他們都一樣,都要把覺知心修除妄想變成真心,以此為悟。他們不曉得這覺知心是妄心,如果這妄心修行可變成真心,問題就大了:當你悟了以後,妄心變成真心,而真心離見聞覺知,那就沒有前七識了,那你悟後怎麼可以有見聞覺知?因為真心離見聞覺知。試思:「你這真心生起時,妄心斷滅了,那還能在人間弘法利生嗎?」和植物人一樣了!如果禪的修行是將妄心變成沒有妄想、變成真心;可是你出定了要和人說話、處理事情雜務、又產生了妄想,那麼真心又要變成妄心了。有時變真心,有時變妄心,那不是生滅變異之法嗎?生滅變異之法怎會是真心呢?所以自續派中觀是錯誤的,第一義諦並不是打坐之後變成沒有妄想而將覺知心認為是真心。真心是與見聞覺知之妄心同時存在,是另一個從來沒有妄想與見聞覺知的心,祂雖然猶如虛空,但不是沒有自性、作用,不是想像而來的,一切真悟者都可觸証祂。以上是藏密堬臚G種對於般若和解脫的邪見--落入常見外道法的自續派中觀。

第三種為藏密中的應成派中觀:雙具斷常二見。應成派中觀認同自續派中觀「打坐時進入定中,覺知心沒有妄想變成真心」,但應成派認為覺知心進入定中以後還要再觀察,觀察結果是:所有法都不存在,但緣起性空的法性是如實存在的,這個概念才是真正的中觀。因此他們否定七八識;他們認為如來藏法是佛方便說法,實際上如來藏是沒有的。

這種邪見具足了斷見與常見,因為他們認為這意識是無盡的覺知,把意識分成三個層次:一、粗意識:打妄想的意識。二、細意識:能入定而沒有妄想,保持清醒明覺。三、極細意識:認為這不是人類所知道的心,主張因為這極細意識的關係,我們第二天還會醒過來。因為這三種意識的建立,所以他們認為覺知是無窮無盡的。

可是佛告訴我們:意識是十八界中的一界,是依他而起之法,生滅變異之法,死了就永滅了,要到未來世才有另一個全新的意識。他們認為意識為常不生滅之心,落入常見;以緣起性空之名相概念為實有法,認此概念為永生不滅,又落入無常生滅之法;因為緣起性空的慨念與法相是緣起法,不是本來自有的,是學佛以後才生於心中之法,是依於蘊處界而有之緣起性空。他們認意識為真,意識卻是斷滅之法,死亡就沒了。而且活著的期間:出生到死之過程中,每晚斷滅,所以又具足斷見。這是密教堛熔臚T種邪見--黃教宗喀巴等人的應成派中觀見,誤會了般若及解脫道。

密教第四種誤會:時輪金剛的無上密續。這就是時輪金剛最後階段的父續與母續--喜金剛。在別的派別埵釵U種不同名稱:黑嚕嘎、嚇嚕嘎、大樂光明、俱生大樂、無上瑜伽等,這都是屬於男女兩性的雙身合修法,是移植自印度教堛滷K法,是密宗金剛上師與異性弟子間永遠的秘密。男性稱為勇父,代表方便,其法若以男性為中心、為傳法者,即稱為父續;女性稱為空行母、明妃、佛母,代表智慧,其法若以女性為中心,為傳法者,即稱為母續。有時是父續母續合併。這種時輪金剛當然配合他的時節理論而建立。最後階段進入時輪金剛秘密灌頂後,就是上師與異性弟子真刀實槍上陣合修,這種理論與修法,他們稱之為雌雄等至;也就是到達性高潮時一心不亂名為等至。

這哪堿O等至?等至是初禪定境中不與語言、名、相等相應,或是二禪以上不觸內外五塵的定境;性高潮中的一心不亂,連等持都算不上,何況是等至?這是一種貪欲,不能稱之為等至,不是禪定等至,和禪定無關,也和佛法無關。可是他們認為如果能以上師所教授的性交技巧,保持樂受於身上持久不退且能遍身,這叫証得俱生大樂正遍知覺,這樣稱為即身成佛,而且是究竟佛。像這樣,諸位已婚女眾大概都成佛了,大多已經成就正遍知覺(樂觸遍身知覺)了;這種邪知邪見卻又冠上非常好的名詞叫做無上瑜伽。瑜伽本義是解脫智慧之境界。他們說這叫無上瑜伽,又名勝樂金剛,密宗因有這種獨特的快速即身成佛法門,名為金剛法門,所以又稱為金剛乘。

所謂空行母的修法,勇父明妃的修法都屬於這種雙身修法。又把它分為父續與母續:父續是男性所修的法,女性所修的法是母續;父續母續合併,兩法一起傳修,名為不二續--密宗唯一的不二續。這種金剛乘的密法,出家人不可以真刀實槍上陣,就用觀想。

至於所謂的遷識法,是觀想自己的明點(他們認為明點是本心)及觀想頭上有空行母;再將頭上空行母的性器官觀想得很清楚(此名觀想蓮花。女人性器官名為蓮花,男人性器官稱為金剛杆)。捨報時觀想自身中脈堛漫點,將海底輪(生殖器)的明點提上來,紅白明點會合提昇,從頂門梵穴出,射入空行母的蓮花而入子宮,由她把密宗行者的明點真心帶到空行淨土而解脫生死。這樣的邪淫妄想竟可稱為佛法,混到佛教中來,卻有很多愚痴人信受奉行,說這樣可遷移本識到淨土去。密宗黃教出家人不可以有實體明妃(明妃又名佛母、空行母),他用觀想的明妃來修雙身修法,引發俱生大樂--淫樂。

你們有沒有看過密教的佛像?有的佛像是抱著一個女人,有立姿坐姿的;那就是他們作為觀想用的。密宗出家人如果觀想不起來,再用眼睛看,看過以後依照雙身修法觀想自己是那個勇父,再觀想自己擁抱明妃、性器官相入而引生樂觸。若是女人則觀想自己是明妃,抱著另一個勇父,性器官相入,這樣去引生那種樂觸。他們以這種樂觸持久遍身而不洩精,名為即身成就究竟佛。這種邪見,與解脫和般若慧完全沒有關係,這是落在外道身覺境界堙A誤會佛法涅槃寂滅之樂,所以稱之為外道邪見。

第五:密宗堛犒D次第顛倒。可能有很多人來到這堨H前,曾在很多道場學過宗喀巴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有些地方講略論,沒有講得那麼詳細。可是宗喀巴他們把道次第弄錯了,他們認為二乘法修完後就要修唯識學,最後才是般若中觀,因為他們認為唯識是不了義法。他們不曉得唯識是一切種智,他們認為應該在學過唯識以後才修學中觀--中觀是最究竟的法。然後黃教又說應成中觀比自續中觀更究竟,超勝於一切顯密宗派。他們的佛道次第其實錯了。般若中觀只是第一義諦的總相智與別相智,唯識是通達了別相智與總相智之後才能修學的種智,修學種智才能讓你成佛,顯教的般若經所說中觀無法讓你成佛,只能讓你入見道位得總相智與別相智;可是密宗不曉得第一義諦內涵,顛倒了次第,這也是他們的一種邪見。此外,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所說的般若,並非佛法中的般若,是他們自己妄想的無因論的「般若」,不是佛法,大家不可信受。

             ************************************

               ==>往下一頁       ==>回目錄頁